F小姐

爱看书的天才女友,怎么穿什么都那么好看啊
F小姐
《我的天才女友》第三季已经看完好久了,可对这一季的莱农念念不忘。
《我的天才女友》第三季已经看完好久了,可对这一季的莱农念念不忘。

总觉得她的美,她的觉知,她的锋芒,这一季才像座觉醒的火山,真正喷发。

从那不勒斯到比萨、米兰、佛罗伦萨,莱农从内心晃动的女孩儿,成为了能够识破自我的女人。


后来,只是看她灰蓝色眼瞳里透出来的光也觉得过瘾。

和莉拉那种特别让人向往、却可能招架不住的锋利不同,莱农眼神里的尖利和笃定,没那么刺,但也有她独一份的叛逆。


喜欢莱农,还因为向来喜欢看写作的女人——照片里的,电影里的。

喜欢看她们的思想落于指尖、落于有韵律的敲打之上;还喜欢看她们拿着不离手的烟,坐在书堆成山的桌前,凝眉思考文学的模样。

▲ 左上:Diana Vreeland,右上:萨冈,左下:皮娜·鲍什,右下:波伏娃


这一季的莱农,给人灵光的不仅仅她的觉知,还有她越发时髦的文学派复古穿搭。剧刚开播不久的时候上网看剧评,就有好多人在赞叹莱农这一季的穿衣魅力了。

记得第二季那会儿,她更多只穿几种素色。大学前的假期去海边度假,她常穿浅色、松垮、单薄的裙装,虽然没见着显眼的旧褶皱,却总觉着她套的是母亲留下来的老派连衣裙。


后来到比萨上大学,莱农认识了弗朗科,他们一起去服装店选新衣服、新鞋子、新眼镜……一起读书,一起旅行。

莱农读了很多小说和诗,举止开始有了文学气质。她剪了一头蓬松的短发,虽然爱穿暗沉色的衣服,但衣物的质感眼见着雅致了。

她也常背一只红棕色牛皮包,我记得英剧里那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聪明、睿智的探案女人也爱这么穿。


莱农其实一直都拥有敏锐、勇敢和聪明,只是她将自己关在充斥着不自信的暗房里,她的特质得浸泡在时间药水里,才能逐渐显影。

穿衣的变化,也是莱农显影的一部分。像剧情越推进,莱农的穿衣风格就越深得人心,每一套搭配都见证着她的才气和力量感。


小说里有说到,莱农后来的衣橱和令人欣赏的气质,是受了婆婆阿黛尔影响的——她为米兰一家出版社做文学翻译,“阿黛尔是一个很瘦的女人,不是很漂亮,但很优雅精致,服饰一点儿也不夸张。”

剧集里,莱农各种让人眼前一亮的衬衫、半身裙、套装、饰品,的确和阿黛尔一样,是别致、优雅、不浮夸的。


倒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种一样,只是文学派女人身上多少都有的一种底色——知识分子气概。

比起说它是某种风格的统一,我更爱说它更好地形容了一类穿衣风格的灵魂——即便胡乱穿衣,也有独特的态度、思量在。


▲ 电影《心动的感觉》

莱农的衣橱,自然和她的觉知相互辉映。

比起大学时常见的黑白灰,她穿上靓丽的颜色时,更好看了——鹅黄色、肉桂色、天蓝色、紫罗兰色、草绿色……条纹衫、菱格衫、花纹裙,穿大衣时还会多搭条丝巾点缀。

而她读的书,也从意大利文史拓宽到了女性主义学说。莱农有了日渐强大的精神内核,也逐渐有了驾驭各种颜色和纹路的自信。


她穿这些衣服时神色自若,非但没让人觉得花里胡哨,反而get到了复古的精髓——要想复古,就尽情挑选丰富的花色吧。

不过,层次感也得拿捏好。很少见到有人将全然不同的花色搭成一套,驾驭不好,容易显得太用力。

像莱农穿繁复的花色衬衣,常常只搭条素简的包身裙。比如去参观莉拉的计算机工厂时,她就穿了件复古方格衫,下边搭了一条优衣库式的卡其色半身裙。

衬衫一直是我看来复古氛围的重点。拎莱农这件来说,浅淡的绿色和棕色方格交错,元素明明都挺简单,搭起来就是别致。


▲ 莱农肩上亮咖色的托特皮包也增添了不少复古感。


还有和尼诺一家出外游玩那回,她在衣柜里左挑右选,最后挑了件草绿色的薄针织,下身依旧是卡其色半身裙,裙子包住上装的衣摆,露出腰线。

其实这一季里头,莱农比这雅致的穿搭不少,可我就是觉着这是本季最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会儿她内心正好有团浓烈的火,眼睛里拧着一股为长久以来的不甘奔赴的欲望。总之觉得,这时候的她,迷人极了。


因为太喜欢莱农这一季的衣着,还特意研究起了其他复古影片里的文艺女主怎么穿。

大多是和莱农一样,喜欢将衬衫包进半身裙,或是直接套一条微微收腰的连衣裙。不爱腰线紧到束缚的穿法,但微露一些腰身,的确能提点不少精神气。


文学派姑娘喜欢的衬衫还挺多样的,有垂顺的、硬挺的,有简约素色的,也有遍布花纹的。但可能和低调、内敛的格调有关,她们几乎不选太张狂的样式,有机会的话,会在领口处存点小心思。

在哈堡小镇上开书店的弗洛伦斯,就有好多领口精美的衬衫和裙子。她有件奶油调的橙色衬衫,配了一小排绣着小红果的领襟。


还有件熟绿色的花纹衫,上面的花朵看着像萨贺芬的画,紧密又纷繁,衣领在前颈处一分为二,但没用凌厉的切口。圆润的领襟更贴合她的温柔气质。

▲ 电影《书店》

电影里,弗洛伦斯去镇上唯一的读书人家里做客时,穿的那条覆盖了复古花纹的浅黄色连衣裙也十分好看。包圆的裙领渗满了读书人的雅气。


我猜想,喜爱文学的人,都不太爱刻意的精致。

弗洛伦斯的着装远远看去,抓取不到任何显眼的精美,可她手腕处戴一只小表盘的磨旧皮带表,瞬间就点亮了慧光,甚至能想象得到,她伏案写字读书时,时间如何走动,表带如何在木桌上摩挲。


好像是这样的,不太经意、朴素、低调的精致感,更吸引喜爱文学的女人们。

这种共同体爱好是不论东西的。前几天在微博发了条林青霞年轻时在电影《金盏花》里头的穿搭,发现好多人爱。

影片里,林青霞是位国文家教老师,常穿着和她的眉目一样清爽的裙装去上课。

穿法和上面提到的莱农和弗洛伦斯没什么差。

有趣在于,文学派女人们的衣橱再怎么雷同,都会因为各自的才气而彰显出不同个性。林青霞身上,多了几分东方式的古典之外,还有她特有的轻灵。


看着她,我倒是容易想起小学教语文的班主任老师。她偶尔会像少女一样轻飘飘地走路,身上也有种很难得的轻逸。

现在有点想明白了,那可能是种脑袋里装着知识,对世界有所了解的安心。


印象里,老师也喜欢风格类似的穿搭——用素色衬衫搭各种各样的花裙子,再踢上一双跟不高的穆勒鞋。

那会儿还不懂什么复古,但现在想起来,老师偏爱的风格,就是电影里文学派女孩们的复古穿搭。

文学派的穿衣法则,可以说是最亲近我们普通人的了。

能借鉴的样式也很多。《根西岛文学与土豆皮馅饼俱乐部》里的女作家艾什顿,除了裙装,还爱穿boyish风十足的裤装。烟灰色的宽筒裤扎上宽皮带,搭一件浅浅的雾蓝色雪纺衫,妥妥的雌雄同体风。



还有《走出非洲》里的年轻梅姨和《英国病人》里的凯瑟琳。

在沙漠里看书的她们,无论是穿温柔的白裙子,还是潇洒的卡其色吸烟裤,眼角睿智的、文学气质的光芒,在风沙里也如往常般凌厉闪烁。



文学气质的人爱穿的衣物,照我们现在看来,很多都是基础款。

比起设计繁复、剪裁高标的各类艺术风穿搭,文学派复古女郎的穿搭门槛,几乎抬个腿就能进来。

非要说的话,真正的门槛在眼神和思想里。所以,找合衬衣装的同时,保持静心、深入的读书习惯,也不失为穿衣的其中一步。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F小姐
F小姐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灵感
MORE

评论36

会飞吻的阔腿裤
知性美
05-05 14:34
掉毛的春天
觉醒的女孩子赶紧向上卷起来吧,毕竟我们要为自己而活
04-26 15:40
Cherie的紫苏呀
一直都很喜欢锋芒毕露的美,这是我们普通女孩很难做到啊
04-26 15:05
foolishpony
接下来也跟剧中的她们一般,努力活成最好的样子吧
04-26 14:47
缸缸hh
颜值耐看,剧情精彩,这一季的莱农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04-26 14:19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