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任意门

被洪崖洞坑惨的我,走进这座《百年孤独》小镇
吞拿

写着“我爱重庆”的涂鸦。/图虫创意


重庆无疑是近几年最炙手可热的网红城市之一。解放碑、洪崖洞、李子坝、磁器口……一个个熟悉的地名成为重庆城的名片。


但盛名之下,这些大众景点也暴露出种种问题:拥挤的游客如潮水般涌来,催促你拍照后尽快离开,走马观花式的游览成了所有人的唯一选择。


2021年“五一”假期,重庆千厮门大桥上人头攒动。/视觉中国


一旦人流量超过景点的承载能力,糟糕的旅行体验在所难免,差评也接踵而至。


但你仍有机会在城内找到一些几乎零差评的好去处,比如,四川美术学院


四川美术学院的前身是四川省立艺术专科学校,创办于1940年,几经合并后,1959年更名为四川美术学院,简称川美。


四川美术学院虎溪校区矗立的巨型校友墙,上面刻着4万个校友的名字。/视觉中国


在当地人心中,川美里住着一群“不务正业”的画家和形似“乞丐”的怪人——艺术家似乎总是与贫穷相伴。


不过正因如此,他们出没之处总是不乏廉价而地道的美食



老校区:涂鸦、美食、夜市


川美老校区坐落于黄桷坪著名的涂鸦一条街


超过1公里的街道两旁,居民楼和围墙都被学生们涂上了五颜六色的颜料,而这已经是持续几十年的传统。


黄桷坪涂鸦一条街上的居民楼。/视觉中国


涂鸦会不定期更换,所以不同时期所见的景象也大不相同。当地居民早已习以为常,任他们给自家房子换上彩色新衣。


有趣的是,学校内完全不似外面的缤纷,显得古朴清幽,没有太多相机青睐的元素。相比之下,附近的铁路四村才是更出片的打卡地。


军哥书屋外的铁轨。/图虫创意


这片铁路职工的家属区如今被衣着靓丽的年轻人占领。铁轨从老房子间穿过,偶尔传来几声鸡鸣狗叫,旧日的生活图景依稀可见。


附近的餐馆也保留着老重庆的味道。


学校门口的梯坎豆花是街上著名的老店,2元一份的凉菜、3元一碗的豆花可当作一顿美味的简餐,预算充足时,蹄花汤、红烧肥肠、粉蒸排骨则是不可错过的经典家常菜。


同为老店的胡记蹄花汤提供相似的菜肴,但主打蹄花汤。炖烂的猪蹄入口即化,不过这些年来价格也水涨船高。


胡记蹄花汤。/图虫创意


早在交通茶馆成为网红景点之前,川美的师生就把这里当作茶话会的主场地。


这个营业30余年的老茶馆原属交通局,故名为“交通茶馆”,由于难以赢利,一度险些被拆除。


常在此地写生的川美教师陈安建不忍茶馆里原汁原味的市井生活成为过去,于是承包下茶馆,并将其改造成如今的模样。


交通茶馆。/视觉中国


交通茶馆常年保持着两三元的低价,近年大火后也不过是10元一杯茶,可以无限续水,坐上一整天。


理想主义似乎贯穿整个黄桷坪,喜马拉雅艺术书店、老巢酒吧、军哥书屋等,都是川美人聚集的“文艺老窝”。


这里还有曾经远近闻名的夜市,街头小吃和水果、琳琅满目的画笔和颜料、十几元的衣服、两元一次的套圈游戏,让黄桷坪成为淘货、夜游和吃宵夜的宝地


章鱼小丸子。


夜市上摆摊贩卖的蛋烘糕。


从川美毕业的艺术家陈可如此描述此地:


“身穿奇装异服、散发着艺术范儿的美院学生夹杂在最local的重庆市民中,在麻辣烫、录像厅、茶馆,还有重庆高高低低如迷宫般的小径之间穿行,活脱一个《百年孤独》中马贡多小镇的模样。”



新校区:院落、粮仓、梯田


川美的新校区在虎溪,一进校门,就会遇到一条波浪般起伏的道路。


学生们调侃,这是因为“艺术的道路是坎坷的”


其实,新校区的这片地曾经有26处小丘和11处山谷,校区建造的理念便是最大限度地保留其地理特征,以此凸显山城的地方性色彩。


校园内的彩色“梯田”。/视觉中国


同时留下的,还有当地原本的生活方式——原住的农民能够继续在这里耕地、放牛,和学校师生共同生活。


因此,在川美新校区,你能看到山丘延绵起伏,校园的建筑如院落般散落其中


共生的理念让川美新校区脱颖而出,成为2013年首届国际公共艺术奖上亚洲地区唯一获奖的公共艺术项目


川美新校区的图书馆。/视觉中国


重建的背后是拆迁,新校区的修建注定会让一些原有的风景消失。


虎溪曾是市郊农村,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粮仓,但大都因修建学校而被拆除。


为了留住这些记忆,川美门口的罗中立美术馆被建造成粮仓的形状,并加入了梯田的设计。


 罗中立美术馆。/图虫创意


川美前院长罗中立说:“院落、粮仓和梯田是最传统的乡村符号,我想通过这种方式留住我们的乡土记忆。”


拆除原有建筑时留下的瓦砾、农具,也被再次用于新校区的修建或装饰,美术馆外墙的彩色瓷片则使用了廉价回收而来的材料。


如今成为热门拍照地的院墙也不简单。


川美新校区内砖瓦和石块垒起的墙。/视觉中国


这些围墙用砖瓦、石块手工垒砌而成,随意摆上几个土陶罐,不求精巧,反而保留了粗粝的质感


竖立的巨大大石块给新校园增加了几分沧桑与厚重。


而这些景观的搭建,都由师生和本地农民共同参与。艺术打破了社会身份的边界,一个多元的社区由此萌芽。


如今,学生、农民、游客、周边居民在校园里穿梭往来,随处可见的雕塑互动性极强,屡屡出现在游客的合影中。


学校内的隧道也是艺术现场。/视觉中国




参考资料

[1] 陈安建:“茶馆”系列从他们中来也必将回到他们中去|凤凰艺术

[2] “地域营造”——四川美术学院虎溪校区之“公共性”解析|《装饰》杂志,2019.9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吞拿
吞拿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MORE

评论40

枝寒雀静
总而言之,这个地方是一个很适合文艺青年拍照的地方。
11-18 13:45
樱桃琥珀
爬坡上坎,不仅是对山城地形的精准形容,也是重庆市民的主要出行方式
11-18 13:37
小蘑菇
去的黄桷坪校区,校园没有想象的美,但印象最深的是学校边上的胡记蹄花汤太太太好吃了!
11-18 13:15
惙惙
重庆是一个立体城市,不仅是地势和山造成的,在山上更是盘踞着各种牌楼,立交,索道
11-18 13:06
妖刀
如果时间够充裕,喜欢清净小众、艺术气息的话,建议去虎溪校区。
11-18 11:51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