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市井力

花几十万元读MBA,读的究竟是什么?
周叠瑶
现实是,高昂的学费永远挡不住对MBA趋之若鹜的考生们。

VCG31N1216605180.jpg

牛津大学万灵学院。(图/ 视觉中国)


MBA(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全称工商管理硕士,在研究生教育领域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在影视剧中,MBA几乎和精英阶层画上了等号。


韩剧《德鲁纳酒店》男主具灿星的设定就是毕业于哈佛MBA的精英酒店管理人,而国产电视剧《欢乐颂》中古灵精怪的富二代曲筱绡也对读MBA情有独钟。


然而,在现实中,动辄几十万元的学费、对工作年限和年薪的要求,以及相对学术型硕士更简单的考试,让很多人认为MBA不过是大佬们“混圈”,顺便提升学历的一种手段。


在一些特定行业,MBA的学校前缀比MBA项目本身更有价值,但这份价值只会是事业上一个小小的推力,更大的助力在于MBA带来的人脉、阅历等“虚”的方面。


读MBA的人身份背景各异,目的也不同。有人谋求职业转型,有人为了创业和投资结交人脉,还有人只是想要一个名校学历,甚至有人是以婚恋交友为目的。


不论出于何种目的,现实是,高昂的学费永远挡不住对MBA趋之若鹜的考生们。从2010年到2020年,全国MBA报考人数呈总体上升趋势,从近8万人暴增到约22万人,在这10年间涨了近两倍。


在牛津大学读MBA,有人夜夜笙歌,有人昼夜苦读


10月16日,在英国牛津大学读MBA的晓琳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视频。


一群身着黑色燕尾服或黑色西服裙的学生带着满面笑容,鱼贯进入礼堂参加新学年的开学典礼。作为同届300多人中为数不多的华人学生之一,晓琳也难掩心中的激动。


晓琳是个典型的川妹子,毕业于国内某985大学化工专业,并取得了国外某知名大学化工硕士学位。


在国外读书期间,她意识到自己缺乏工科天赋,以后可能不会继续从事化工类相关工作,于是通过自学考过了CFA(特许金融分析师)一级,想转行进入金融行业。


后来,晓琳的丈夫成功申请上了英国牛津大学的博士。她在英国陪读期间,也幸运地找到一份纽约证券交易所驻伦敦代表处分部的数据分析工作。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晓琳发现自己周围的圈子都很固化,在职场上也遇到了瓶颈,于是萌生了读全职MBA的想法。


可能是晓琳的工科背景以及公司中唯一一位女性员工的身份让牛津大学的招生官印象深刻,晓琳最终顺利被牛津大学MBA录取。


MBA课程的授课方式主要以案例讨论为主,比起听老师给出标准答案,和同学们讨论的过程给晓琳更大收获。在课堂上,学生们还需要时常与老师斗智斗勇。


一次,老师拿出了一个存钱罐,让所有同学参与竞价购买,价高者得。最终经过“合谋”,所有同学联合起来,都只写用一分钱购买,让老师赚取差价的“阴谋”彻底失败。


除了完成日常课业,晓琳几乎把剩下的60%的时间都用在了社交。“读MBA的同学玩得很‘疯’。通常是下午上完课,先去吃晚饭聚餐,然后转场到酒吧喝酒,最后去蹦迪,折腾到凌晨一两点。”晓琳说,“当然,社交的花销也很大,几乎和学费差不多。”


音乐群、滑雪群、宠物群……晓琳一共加入了十几个由MBA同学组成的兴趣爱好群和讨论群,每天都能蹦出三四百条未读消息,根本看不完。

“我们会组织20多个人跑到5小时车程以外的地方去冲浪,还会组织70多个同学跑到苏格兰,白天在车里面唱歌,晚上在酒吧里唱歌。”晓琳说,“当然,这些活动你也可以不去。但我觉得不去的话,就失去了很大一部分读MBA的意义。”


最近,学校给所有MBA学生放一周的假,让他们完成一篇3000字左右的小论文。但几乎所有人都不会留在牛津,纷纷跑出去旅游。晓琳和丈夫也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去一趟西班牙。


“一届300多位同学,每天都有同学过生日。”晓琳说。前段时间,晓琳刚刚参加了一位菲律宾同学的生日聚会。据说,这位同学家中的家族企业是亚洲最大的制造“伟哥”的药企。


晓琳的同学中,有戴着大金链子参加活动的非洲酋长,有墨西哥某市前市长,还有刚毕业工作第一年就赚了500万元人民币的青年才俊。“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晓琳说。


据晓琳透露,身边同学大多非富即贵,但都很低调。有一次,她陪同学去看画展,没想到同学直接就把画展上的画买了下来。过了很久她才知道,这位同学家里有好几家上市公司。


但也有部分同学需要完全靠奖学金才能读下来这个项目。因为财力有限,他们通常也不会过多参加社交活动,一心读书。


p2567151273.jpg

韩剧《德鲁纳酒店》剧照。


“读MBA让我面对未知时不再恐惧”


受到MBA课程和同学们的影响,开学不到一个月,晓琳就萌生了回国创业的念头。她想把丈夫在实验室中的技术进行市场化转型。在生物化学能源行业讨论群中,晓琳刚刚抛出这个想法就收到了同学们的热情回复。从工厂选址、渠道搭建到产品品控,每个环节都有人给她提出意见和建议。


在开学的第一个月,晓琳还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竞选MBA学生会职位,为华人群体发声。为此,她制定了一个竞选策略——联合了MBA同学中的20多位华人同学和其他一些少数族裔同学,再积极争取其他选票。


最终,因为竞争对手过于强大,晓琳以42票惜败。但她不后悔这段经历,也很感恩朋友们为她的竞选出谋划策、帮助她演练、改演讲稿,更珍惜和朋友们一起走过的这一过程。


“在这里,我每天都在飞速成长,就像在进行一场旅行,在这场旅行中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在二十几岁的时候能有这样的经历,我觉得特别值。”


与晓琳一样,曾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西安校区就读非全日制MBA的赵博也十分感恩这段学习经历。


五年前,赵博还是一家跨国化妆品公司西北大区的培训经理。已经工作近十年的她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通过在业余时间读个书提升一下自己。


“读MBA最大的收获,就是让我面对未知时不再恐惧。”赵博说。


曾经的赵博,虽然数学基础还不错,但成年后看到金融、财务相关的名词就头疼。家中的财政大权她也主动双手奉上,任凭丈夫说了算。


赵博清楚记得,有一年买车,丈夫申请了一笔消费贷,本来要和她商量,但她完全给不了意见。结果还完贷款后,丈夫算了下利率,大呼决策失误,损失几千块利息,她也只能看着他郁闷。


但在学了基础财务类“硬课”后,赵博这个曾经看到数字就发晕的小白对数字终于不再抵触。前不久,有人向她介绍理财产品,她用学到的知识算了下收益,果断放弃,还能跟对方说上一两句,再也不怕被人牵着鼻子走。


现在,当她看到一些关于金融、经济类的相关文章,也能读一些,不像以前只能直接忽略。“有了这些工具,我的视野半径扩大了。”赵博说。


除了学习到财务方面的基础知识,让赵博更怀念的是离开校园这种单纯环境多年,在身边圈子已经相对固定之后还能结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即使已经毕业多年,赵博依旧会和当年的MBA同学经常聚会。


读MBA,比去相亲靠谱?


有人说,如果单身女性想脱单,不如去读个MBA。高昂的学费、严苛的面试、一定工作年限和薪酬要求已经帮你筛选出一个高质量男性的基础画像。你所需要做的,不过是考察性格、人品这些软性条件。


娱乐圈女星和民营企业家相识的场合很多也发生在MBA的课堂上。据报道,田朴珺和王石就是因MBA而结缘。


因此,早在若干年前,MBA就被戏称为married but available (已婚但可约)。有博主还特意在小红书上分享了“单身女性读MBA脱单指南”,建议女生们可以以工作人员或志愿者的身份参加各校之间的MBA联谊活动、学校的行业协会和联合会活动以及MBA群体的大型活动,增加脱单机会。


据该博主介绍,MBA组织的活动特别多,比如沙漠友谊赛、龙舟赛、赛艇等。这类活动需要长期的团队合作和训练,所以日久生情的机会很多。


对这一点,晓琳深有同感。在开学前三周,牛津大学商学院会出面组织本校MBA学生与剑桥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MBA的学生进行三校联谊活动。开学一个月,就成了好几对。


“当然,这种事还是要靠缘分。”晓琳说。


她的一位主要抱着找对象目的的女性朋友成功申请到了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成都分校的MBA项目,已经毕业了却依旧单身。


她还认识一位朋友,抱着同样的目的申请到了中欧商学院的MBA项目,虽然也没有脱单,但结识了一群上海本地名流,成功转行做了医药代表,工资翻倍。


除了婚恋交友,有一些已婚女性会利用读MBA 这段时间怀孕生子。


曾在华东理工大学就读MBA的莹莹当年就见过这一效率极高的神奇操作。那名女性是莹莹的一位同学,在职业上碰到了瓶颈,于是一申请到MBA就辞了职。


“她在第一学期刚结束的时候怀了孕,正好利用读MBA这两年半的时间生了娃,带了孩子,还顺便拿到了研究生学历和上海户口。”莹莹说,“所以对已婚有生娃打算的女性来说,读MBA也不失为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不论是晓琳、赵博还是莹莹,她们都不后悔自己读MBA的选择。三个人都在职场遇到了瓶颈,想通过读MBA跳脱出原有的交际圈,同时思考自己究竟适合做什么。


刚刚就读MBA的晓琳现在还沉浸在开学初的兴奋中,没想好自己毕业后究竟是找工作还是创业;赵博转换了职业赛道,从培训经理转行到互联网成人教育讲师;而莹莹则没有换工作,一直在一家外企做市场营销,但因MBA收获了学历和一群好朋友,让独自在上海打拼的自己不再那么孤单。


也许正如赵博的北大MBA老师所告诫的那样:“永远不要把读MBA当成你人生中的救命稻草,这样反而能收获更多。”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新市井力

本文作者

周叠瑶
周叠瑶
不妨放下脚步,细赏路边的小花。
MORE

评论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