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朋友

月入2.5万的我,每天只吃一顿饭
马路天使
在旁人看来,家庭条件优渥的筱绿完全没必要如此“虐待”自己,为了省钱,她每天几乎只吃一顿饭,有时候甚至是神通广大的她搞来的“免费午餐”——生活在一线城市,筱绿一个月最多只花500元,除了生存必需品,她几乎做到了不消费。以下是筱绿的自述。

一觉醒来已经中午2点,别人一天工作的中场休息时间,是我的一日之初。刷完牙,我从包里抓几袋零食出来,今天的早午餐就解决了。零食不是我买的,是从公司拿来的。多亏公司品种丰富的零食,让我可以不花一分钱解决午餐。

 

我在某直播App公司当运营,直播行业最繁忙的时间段是夜间9点到凌晨2点,因此我的上班时间是下午5点到凌晨2点。这样的作息倒也不是没有好处,我享受错峰的感觉,仿佛上班的千军万马都与我无关。


 错峰上班让我觉得自己是另类社畜。/Unsplash


为了让员工一心一意地把全部精力都扑在工作上,互联网大厂的策略,就是给员工提供预算内的尽可能周全的生活关照,我的公司同样如此。每天下午5点30分,我会准时到公司食堂吃一顿免费的晚餐。到了凌晨2点结束一天的工作,公司还会组织一顿简单的宵夜。这保证了我每天在吃饭上的零开销。

 

至于周末,我一天也只吃一顿,因为太累了,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如果有人问我省钱秘诀,那大概是不想吃饭。对我来说,吃饭是为了活着,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讲究。火锅底料加上挂面,放点青菜,外加两个鸡蛋,能吃饱就行。我讨厌“美食”被过度包装,变成一种消费潮流,所有人都拥抱“吃货”这个身份,一遇到事情就从美食里寻求慰藉。可对我来说,所谓“美食”,最后无非是一声饱嗝。


 什么美食,还不是吃进肚子。/Unsplash


我几乎不参与社交,也很少逛街。我的生活被工作占据,可我喜欢把自己榨干的感觉。公司为我这种工作经验不足一年的员工提供每个月2.5万元左右的工资,这是一场相对公平的交易。

 

我保持着记账的习惯,主要花费是必备的日用品以及偶尔吃饭,学会合理用优惠券,能为自己省下不少钱。这样,每个月我的工资基本上可以全部攒下,如果可以,我想在35岁以前“退休”。


 

其实,我曾经也跟所有人一样,把花钱当成宣泄压力的一种方式。而商家也乐于塑造一种消费者就是上帝的感觉。的确,买买买可以让人拥有权力在握的错觉,但随后,我感到罪恶且空虚。

 

在北京上学的第一年,父母每个月给我5000元作为生活费,我悉数花光;等到伦敦上学的第二年,我每个月只花100英镑( 折合人民币900元左右)。

 

很难说具体是什么改变了我。记得大学毕业的时候收拾行李,我把一堆买来几乎没有用过的东西送给了学弟学妹。它们有的因为长期堆积在衣柜里被挤坏,有的落满了灰,当初我买它们的心动消失不见了。正是在那时候我开始意识到,也许应该学会过一种“不占有”的生活。


 早日识破“买买买”的虚幻,即可早日解脱。/美剧《破产姐妹》


在伦敦,我在一个公益社团当志愿者,由于社团每天定时给流浪汉发放食物,于是我也得到了一份免费的晚餐,就此解决了吃饭问题。

 

至于生活用品,我也竭尽所能地利用已有的资源。不上课的时候,我经常在图书馆待上一整天,看书是免费又享受的事情。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配备淋浴间,于是我每天在图书馆洗完澡再回家,节省水电。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在一家理发店当染发试色模特。不仅能免费染烫,我还学会了染头发。后来,我经常帮留学生染发,一次收10英镑(90元)的手工费。我用这些钱来买二手衣服穿。

 

在伦敦,我最喜欢的事情,大概就是逛跳蚤市场以及二手服装店。我大部分漂亮的衣服都来自卖二手衣服的“慈善店”——别人把不要的衣服捐献给慈善店,之后这些衣服被洗干净消毒了,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有需要的穷人。


 某个慈善商店。/DEBRA


没错,当“穷人”让我觉得快乐而有成就感。那些衣服一般一件只需要两三英镑,我买过最贵的,是一双“冷酷”的黑色长筒皮靴,5英镑(45元)买的,穿了3年,它现在还跟着我。有了二手市场,省钱也不耽误我变酷儿。有一次我误入某小型时装周,还被当成模特一顿狂拍,没人知道我当时那一身衣服,只花了不到10英镑(90元)。

 

跳蚤市场文化,来源于西方国家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的嬉皮士文化。他们反对主流,过上了一种看似潦倒的“捡垃圾”生活。

 

对我来说,省钱(反消费主义)意味着嬉皮士精神。在伦敦生活,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捡垃圾”,脸盆、镜子、塑料花、玩偶、破衣服……在我看来,它们各有各的美丽,我把它们捡来装饰我的出租屋。


 省钱的快乐无穷无尽。/Unsplash


我热爱这些“垃圾”是有原因的。

 

这件事情是我在离开伦敦之前的几个月想明白的。那时候,我在一家餐厅负责制作三明治。由于失眠,每天头昏脑胀的我在一款本不需要加黑胡椒的金枪鱼法棍三明治里加了黑胡椒,等经理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做了整整32个。经理并没有责怪我,只是告诉我这些三明治必须全部丢掉。看着垃圾桶里塞满的法棍,我整个人突然崩溃了,到了休息室我就开始哭,那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哭。

 

我被自己吓到了,不就是扔点食物吗?原来,我之所以觉得难过,是因为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因为不符合期待和规定被抛弃的“垃圾”。尽管我一直学习成绩优异,考上了国内最好的外国语大学,在父母的期待中,未来的我可以当一个外交官、翻译官。


做自己最牛。/美剧《破产姐妹》

 

从小,他们替我规定好了以后的路,一条主流的、体面的路线。为了不被母亲咒骂和躲避父亲的冷嘲热讽,我拼尽了全力。可除了学习成绩,他们否定我的一切。大学毕业那一年,我突然不想当乖乖女了,我读了一个与外交官没有任何关系的专业。

 

继续三明治的故事——在扔掉了32个三明治之后,我决定要做自己。我把三明治店每天本该扔掉的面包边角料以及做错的三明治收集在一个袋子带回家,其实边角面包烤干拌沙拉或者蘸浓汤,美味得不得了;而做错的三明治,我用来送给回家路上的流浪汉,他吃得很开心。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东西需要做垃圾。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马路天使
马路天使
推巨石迷路的南南弗斯。
MORE

评论105

双夕
减少不必要的花销确实能节省下不少钱。
09-12 08:22
跳跳马
从生物钟规律看,这货的寿命很短,不是人人都可以像毛泽东那样。
08-18 07:05
戴丽
我也喜欢极简的生活方式,可看完全文,作者这样的,喜欢不起来。
07-21 04:38
洛北
一旦因为不健康的饮食,出现身体问题,就不是这点钱能够治疗的了。人生是过程,不是目的
07-20 07:32
 楽、
这种省省省总比无节制的买买买好吧,人家思想上是相当富足的!还帮助别人
07-19 12:18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