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小姐

看《爱情神话》的爽点,是几个女人反驳男女气质
F小姐
其实我也无法分清这到底是徐峥的心里话,还是一种策略性的讨好。但看到电影里的对话,感觉真好:电影里边多放一些讨论是很好的。监制徐峥也给女导演很多表达的空间,这部电影多了好些张力。
前不久刷的《爱情神话》,徐峥的对白里的自我反思有点惊到我:他以一个男导演、监制的身份,正正经经地反思,我们男导演怎么老给女性角色下刻板定义?

其实我也无法分清这到底是徐峥的心里话,还是一种策略性的讨好。但看到电影里的对话,感觉真好:电影里边多放一些讨论是很好的。监制徐峥也给女导演很多表达的空间,这部电影多了好些张力。


谁说几个女人一起,就是要搞雌竞?女人们笑过、爱过、爽过以后,也没必要非对其他女人产生敌意。

电影里边还有父子对于男性气质讨论的桥段,我也觉得很有意思。

徐峥演的老白是个传统爸爸,他无法理解儿子白鸽为啥总爱做些女孩子才会有的行为,拔眉、化妆,甚至一看见儿子拿起护手霜就生气。

可在儿子眼里,这只是爱美的方式不同,谁说男生就不能爱美呢?反而几个姐姐倒非常自然而然地欣赏白鸽的中性化女性气质。


《爱情神话》


老白的爱美是买紧身花短裤,连护手霜都不肯涂。而白鸽爱美,他志愿做一个美妆博主,比女孩们更精通爽肤水、粉底。

在戏里,白鸽是“女性化的男人”,而白鸽的女朋友则是“男性化的女人”,大大咧咧,生活习惯也十分粗糙,两种身份对调了。

《爱情神话》里白鸽和他女朋友


影片快结束的时候有个意思的细节:泡在女人堆里的大男子气主义老白,多和女人聊几次天之后,他的性别观精华了不止一点点——他竟然,也开始涂护手霜了,也不骂儿子娘了。

他们的性别框架也被释放了。

当然,女性的力量,不一定就是通过男人的装扮来表现的,而男性的双性气质,也未必就是只能爱化妆。雌雄气质的美,可以来于多个方面,比如刚柔并济的个性。

《明亮的星》的剧照


穿上女装,不代表就要抹去和男性沾边的气概了,服饰也不是性别的限定,古早些,很多女装还是男性专属,今天看来性感无比的吊带丝袜,还是那时男孩到14岁才能穿的小小成人礼仪式的服饰。

只是在后来的平权运动中,女性频繁地用着这些曾经被视为男性的物品,让男性对这类装饰产生反感,才有了服饰性别概念的逆转,而这些东西成为女性代名词,也不过是几十年时间。


很多男性穿女装,都有着形形色色的理由,有的是为了传统艺术,有的是对自己的性别感到矛盾,有的是单纯喜欢好看,而有的则是为了生计,比起糊弄人的女装,有些人打扮起来,可都有意思得多。这些是我觉得珍贵的,男女气质混合的荧幕形象。


《窈窕淑男》的剧照


《窈窕淑男》里的主角儿迈克尔,为了获得一个出演肥皂剧的工作机会,从此走上了扮演“女性自己”的路。

他戴着夸张复古的金属耳饰、棕红毛绒卷假发,可衣服从不露骨,魅力是在眼神里的,走起路来就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髦女郎,优雅,却也不好惹。


他是个宝藏,美也是生动的、鲜活的烟火气,吸引人的不只是外表的漂亮,还有坦率、果敢、勇气,从骨子里散发的遵循内心。

戏里头,他有太多为女性发声的场面了。导演嫌他太美,想要找外形更特殊的女性出演,却被迈克尔一语戳破,不过是想通过异化的女性角色来讽刺男性化的女人罢了。


这样的怒怼让他获得了女上司的赏识,出演剧目时,碰到不恰当的台词,也会讲出最真心的话。

他劝遭受家暴的女人及早逃离渣男,教她们就该用砸烂花瓶的大力气去反抗;女下属透露被骚扰,他吐槽就应该统一给女孩们发一支电击棒,去狠狠地敲打色狼们。


可拥有双重身份的生活,也让他不可避免地被贴上许多奇怪性取向的标签,但每当听到别人对他女性身份的条条框框的指责时,他也会认真地告诉对方,性别与是否该强悍无关。


你看,他的发光点是从内而外的,那些被女性认同的形象,从来都不只是表面的妖媚,而是迷人的自我,在美里游刃有余,嚣张,才不会限于所谓是“攻气”还是“女人味”的标签里,更不会陷在所谓男女人设的行为举止中。

你明明知道他是男人,可依然觉得他很迷人。


这些美是雌雄莫辨的。他也不是在以男性的身份去扮演某一种女性,而是以“我”的姿态去呈现自己的另一面,既是媚也不失英气,难怪戏里男女通杀。

记得当年木村拓哉的女装写真面世,也是大杀四方的。

其实你看着他,除了妆容、神情妩媚了,“人狠话不多”的傲气和冷艳依然不减半分,他变成了女性的他,可骨子里依然有着很自我的存在,这样的复杂,才是出奇魅惑的来源。

木村拓哉


更别说大卫·鲍伊了,又柔又硬气的烟熏感,同时有着强劲与细腻、媚而不俗的风情,男女看了都心动,谁能不被这种神秘俘获呀?

大卫·鲍伊


这些变成女性形象时也格外闪光的男人,其实在男装形象时,就已经是很亮眼的存在了,他们在扮演其他角色时,也绝没有丢掉自身的魅力,去成为一个呆板人设。

总觉得人设是男女气质最大的隔阂,谁说男性、女性就得规定是怎样的呢?

蒂尔达·斯文顿


所以我从来都不觉得需要以“娘”“男人婆”这样的词来界定独特气质的人,男女气质不是对立的,女性气质也不是生就,而是逐渐形成的。

换到女性身上,也不是非得抹去女性元素,才能有英气啊。

近年来,女明星们纷纷卷起了追逐“攻气”的潮流,她们剪去长发,偶尔还会做出些迎合模板的油腻举动,可雌雄气质不是非得模糊了性别,而是在温柔与刚毅之间流动的,有着清晰的自我。


最经典的人,我倒是想起了《群芳亭》里面的吴爱莲,在故事一开篇,就讲她希望在四十岁生日之前,给自家老爷纳个妾,因为她希望之后可以过一种自由平静的生活。

痴迷中国文化的美国作家赛珍珠,在借最传统的农村故事,来讲着一个拥有雌雄气质的平凡模板。

雌雄气质,离我们也没有那么遥远。我觉得每个人身上都有这种美好,比如女孩身上的顽强毅力、男孩待人待物的温柔。

张国荣


黎坚惠说伟大的人物、诱人的人精都是中性的,是幼细的精致,这种精致不就是因为他们身上集合了传统定义里男女的各自优点么。

让人上头的,从来就不是性别,而是迷人的气质啊。

我倒是想多看些平凡里头的模板,当美足够多,偏见或许就能再少点,而潜移默化的群体意识,才是消解性别偏见的最好启蒙。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F小姐
F小姐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灵感
MORE

评论2

Spidy
让人上头的,从来都不是性别,而是迷人的气质啊!
01-10 02:29
孤 .
麻将机器看看的可防可控打卡
01-07 11:15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