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小姐

不再叫人“剩女”的都市女性剧,真的支棱起来了
F小姐
这两年面对大龄单身的姐姐,几乎没人会提“剩女”这个词了。最近在看新剧《爱很美味》,感受尤为强烈。
这两年面对大龄单身的姐姐,几乎没人会提“剩女”这个词了。最近在看新剧《爱很美味》,感受尤为强烈。

剧里三个30岁女人——存在感不高却很有主见的美食研究员、集齐公主病和恋爱脑的大龄美少女、自信里藏着漏洞的职场女强人。

她们一起吃饭、喝酒、蹦迪、办闺蜜夜话会,怎么看都还是元气感爆棚的女孩。


姐姐们的生活被滤镜烘得暖洋洋的,还有不少笑料包提味,鲜活又可爱。追剧体验直线上升。

其实剖析剧情,她们面临的难题还是那老几样:被催婚、被出轨、失业、职场偏见......

故事也一如既往地棘手。

三人里,一个因为大龄未婚未育,成为裁员潮打头阵的牺牲品;


一个老公在眼皮底下出轨,离婚重返职场后,又遇上种种偏见;



还有一个,囿于“女强男弱”的枷锁,一直谈不好恋爱。



可也有新鲜和惊喜。剧里的女性角色,并没有多少“大龄剩女焦虑”。观众也不再用10年前的规矩锚定她们,反而给她们取了新称呼——“平均女孩”。

在我看来,这是夸奖,至少是说人设不悬浮,观众能照镜子。


这几年,女性群像剧不是没拍过“平均女孩”。

两个最典型的例子,《欢乐颂》邱莹莹和《北辙南辕》冯希——单打独斗的北漂姑娘,经济、人际零基础的小白。

但不知为何,交朋友都特别魔幻,轻轻松松就能和大女主建立交情。


再早一些,古早偶像剧时代,我们对“平均女孩”的定义通常是身着朴素、出身平凡的“灰姑娘”们。

比如《流星花园》的普通女孩杉菜、《王子变青蛙》的渔民女儿叶天瑜、《恶作剧之吻》的笨蛋学生袁湘琴...

她们的生活除了和“王子”产生交集,就没有其他使命了。放现在,就是让人却步的玛丽苏剧。


老旧套路生产出来的“平均女孩”已经失去魔法了。

我们更爱看《爱很美味》里的“平均女孩”。她们因为共同的成长经历才成为朋友;她们谈恋爱、聊结婚,同时也有离婚自由。

她们有现代女性的弧光,把生活浇灌得闪闪发亮。

但讲真,时针往回拨个10年,是没有大龄单身女青年会被叫做“平均女孩”的。她们是少数派,是很多人口中的“剩女”。

而且,未必能像今天一样,如此自如地接受“大龄未婚”的处境。


当年收视排第一的台偶剧《我可能不会爱你》,我还特别记得里边一个情节。

程又青过30岁生日那天,和大仁哥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一边吃蒸饺,一边打赌谁能在35岁前完成人生大事。


她是有“剩女”心态的,时间发了“倒计时”黄牌。

那时成熟的未婚女性听见“剩女”这词,大概还不觉着哪里不对。对她们来说,婚纱和礼堂还是要圆的梦。

哪怕她们已经开始标榜优秀、独立,却还是会跑偏——“女人就是该嫁人的”。


内地的影视剧也很直白,直接取名:《大女当嫁》《咱们结婚吧》《胜女的代价》......

它们大言不惭地为“剩女”造梦:去吧,去寻找你的美好婚姻吧!

时尚女刊当年紧跟噱头,在封面大号加粗地写着:欢迎来到剩女时代。


虽然《爱很美味》也塞糖,但我喜欢它。它说的是选择快乐的人和生活,但不一定要死磕婚姻。

说到这里,我已经因为好奇心跑去找了国内最新的婚姻报告看。

倒不是无故对数字发魔,只是对数据背后的意味有所好奇——是不是能当作女性意识的“进步史”谈一谈?


数据是这么说的:结婚率从2013年开始下降——那时候,“剩女”这词儿已经热了好几年,“到了年纪就该结婚”。

好在女孩们发现了新大陆,“为了结婚而结婚”多没劲啊。等到2020年,结婚的人掉了一大半,结婚率创下10年新低。

还有另一组有趣的数:年纪轻轻就敢冲的人少了。现在的结婚“主力军”多是25-29岁这一波人。比原来晚了5年。

一个新的好奇。晚了的那几年,女性思考些什么?


或许是这些:婚姻是否女性人生中唯一的任务?它是不是必需品?为什么要急?非独身的日子有更好么?为什么要为了满足期待而将就?

这组数字拎出来,“剩女”是怎么变身“平均女孩”的,一目了然。斗胆上个价值,说这是女性意识进步的见证也不为过。


“剩女”化身“平均女孩”,其中一定有女孩们的自我期许。

我想这也是《爱很美味》自开播以来,几位女主被不断爆灯的原因——她们更符合现代社会下,女孩们的自我认同和期望。

面对同样一堆破事儿,女孩们已经换骨。

比如剧中的刘净,老妈对她最大的期待,就是赶紧找个好人嫁了。

可姐姐偏不。

跟老妈见缝插针的“相亲战”斗智斗勇,催婚轰炸下坚持对象只挑自己喜欢的。


身边好几个已经开始和家里人“干仗”的朋友,看见刘净直呼找到了组织。

她们还很欣赏刘净的做饭态度,说奉为人生态度也不为过。

刘母张口闭口向外宣告“姑娘手艺好,娶回家有口福”。可刘净喜欢做饭,只为满足自己。再多,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拿得出手开餐厅,绝不是为了往传统赛道上的好媳妇人设发展。


女孩们确实越来越酷了,只想让自己快乐。

因此,她在毕业后选择混一份不用野心的工作,又在父母喜欢和自己喜欢的对象之间,选了反叛的那一个,都足以让人理解,乃至认同。

感情观也变了。

横比剧里三个女孩目前为止的CP线,她们无一例外地注重爱的感受,清楚选择应当是要从心的。


刘净,虽不免受现实因素干扰,但还是pick了更喜欢的人。

方欣发现渣男出轨,难过归难过,依然果断离婚。后来明确了对面包房小哥的心意,也愣是放下“公主”姿态,奋起告白。

夏梦跟长跑男友因为“女强男弱”分道扬镳,和新男孩火花喷了一地,强弱哪里比得上感受重要。


我想,这才是我们想在女性剧里看到的,值得参考的东西。

说回来,《爱很美味》接近完结了还不太有热播趋势。从这个角度来说,它也是我们期待看到的“不只会上热搜的女性剧”。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它为大龄女青年造的梦。她们不再是因为年龄到了,急于步入婚姻的“剩女”。而是爱不爱都可以,但要爱得开心的“平均女孩”。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F小姐
F小姐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灵感
MORE

评论1

晴雨伞
感谢你的分享!
12-20 00:46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