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视频

在《雄狮少年》中,很多人都忽视了少女阿娟 | 对话导演孙海鹏
花瓢白
任何一项运动,都不应该让女性缺席。


自去年12月上映以来,电影《雄狮少年》引发了不少热议,关于舞狮文化的式微、少年阿娟的成长、动画设计上的争议都得到了充分讨论。


但鲜少观众关注到故事中的少女阿娟。在现实中,跳高桩的女狮人很少见,很多人甚至不相信在这个以男性主导的行业里,真的有女孩会跳危险的高桩舞狮。


因此,这一条副线中的女性价值被很多人忽视了。但其实导演在少女阿娟身上也埋藏了不少心思,她的每次出场都很关键,一开始就展示了高桩舞狮的魅力,中途带出了女狮人的现实困境,最后更是让她一手铿锵有力的鼓声,鼓励一个男孩成长为一头真正的“雄狮”。


藉由新周刊·局外人第38期原创视频《高桩狮妹》上线,我们与导演孙海鹏聊了聊《雄狮少年》中被忽视的“少女阿娟们”。



 

局外人 X 孙海鹏

 

Q 局外人:最初为什么会想到要加入少女阿娟?


A 孙海鹏:和编剧都希望有一个女孩作为少年阿娟的引路人。我们看过一些纪录片,了解到是有女狮人的,而且有些女孩还在舞狮比赛中拿过冠军。我觉得女孩本身会给人一种柔美的感觉,做一些有力量感的动作,会比男孩子更飒、更漂亮。而且舞狮也算是一种体育运动,我觉得任何一项运动都不应该让女性缺席。



Q 局外人:为什么让她一出场就是个高手?


A 孙海鹏:我们觉得女孩子舞狮很帅,尤其在一开始,一个舞狮高手从高桩飞跃下来一看是个少女,就会比一个男孩更吸引人。她其实是给少年阿娟“点睛”的一个人,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女神。包括本来没有少女下场打鼓的部分,但后来我们觉得最后一定要让男阿娟彻底热血起来,就让女孩下来击鼓,我觉得这是让这个男孩成为一头“雄狮”最有力的力量。



Q 局外人:在你看来,高桩舞狮是一种怎样的运动?


A 孙海鹏:我也上过高桩,别说在上面跳了,站在上面我都觉得腿抖。我看过很多训练,他们一不小心还会摔下来。但我觉得高桩舞狮它更漂亮,让我感觉像是一种特别高难度的体操。我很喜欢看他们不戴狮头时两人配合的动作,特别像双人体操,而且他们除了桩面以外,还会利用柱子,比如狮尾可以“勾”在柱子上。所以我觉得跳高桩是一种既优美、又有勇气和力量感的表演。



Q 局外人:男女主角为什么都叫“阿娟”这个比较女性化的名字?


A 孙海鹏:这是编剧里则林的主意,我也很喜欢。让男孩子叫阿娟,是因为一开始就想让角色有不协调的地方,因为他是男孩子,叫一个女名,加上他在乡下,可能就会有人嘲笑他,包括他剃的西瓜头,就是我们会让他显得更弱,然后更容易被欺负。其实在广东也有这样的习俗,比如李小龙小时候叫细凤。让男女主角同名,会觉得他们两个在冥冥之中有一些联系,就好像是同一个人的不同人生轨迹一样。



Q 局外人:关于少女阿娟,有哪些细节是观众不容易注意到的?


A 孙海鹏:我们给少女阿娟设计的那张“比赛海报”,上面的照片其实是一个男女混合的狮队,但你仔细看会发现那个队只有她一个女孩子,他们是女狮头搭配男狮尾的方式,因为我们了解到女孩一般都是狮头,因为狮尾需要的力量很大,所以纯女子组合相对没那么常见。

 

《雄狮少年》电影截图


Q 局外人:关于少女阿娟的形象,最初的设想是怎样的?


A 孙海鹏:其实这个片子里面颜值最高的不是女主角,而是阿珍,尤其是年轻时候的老板娘。她是公认颜值最高的。我们当时对少女阿娟的设计要求是不需要特别漂亮,这个是我明确提出来的,它一定不能是网红审美,然后她必须得有一股英气,就是看上去很飒的那种感觉。


还有就是她看上去会让少年阿娟心动,所以我们所有力量都放在她从高桩上跳起来、往下俯视那一刻了,其他部分可能就不是那么惊艳,就像很多男孩子回想起自己的初恋,其实那一刻的女孩子并不一定是很好看的,只是在那一刻的感受特别美好。我们会用各种因素让这个女孩变得吸引人,而不仅仅是靠一张脸。



Q 局外人:那你们后来有没有复盘,在设计上跟大众审美有没有出现偏差?


A 孙海鹏:一定会有偏差。如果说我们跟大众的审美没有偏差,完全按照大家的喜好去设计,我认为就媚俗了,这个不是我们想做的。虽然我们完全可以做到,甚至可以做得很成熟,但是那样失去了创作的意义,同时观众也会不满意,他们看电影还是会期待有一些惊喜。如果中国动画需要往前发展,就一定要求变,不能死守着原来的成功经验,一定要去做一些探索,尤其是审美这一块。


但是作为一个商业电影,这个度其实很难拿捏,要保持距离,但又不能超出太多。我们这一次的尝试肯定有不成熟的地方,需要总结和提高。但是我们肯定不会放弃创新。


Q 局外人:这个角色创作上最难的部分是什么?

A 孙海鹏:动画片其实还是有一个限制的,就是一般要控制在100分钟之内,我们已经超长了。所以这个角色难在我们要在以少年阿娟为主线的成长故事线里,展现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而且戏份非常少,也就出场了三次,但是每一次几乎都出现在少年阿娟的转折点。所以我们琢磨了好久,在女阿娟身上花的精力一点都不比在男阿娟上的少。


Q 局外人:那少女阿娟最后呈现的部分有遗憾吗?

A 孙海鹏:我们想把她面临的困境再充分展现一下,比如家里为什么不让她舞狮,这个在电影里面只是一句台词带过了,我们觉得不够,以及她是怎样当上舞狮推广大使、成为上届冠军的,都只是写在了海报上,可能有些观众都没有注意到,这些信息都太弱了。所以我觉得你们拍女孩舞狮的纪录片是挺有意义的事儿,因为她们面临的问题不是那么理想化的,也不是喊两句口号就可以解决。


Q 局外人:和男狮人相比,女狮人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 孙海鹏:在以前传统的观念里,其实是不让女孩子舞狮和碰狮头的。现在观念慢慢开放了,但是女孩舞狮确实有更大的阻力,她需要成倍的努力,才能做到跟男性差不多的状态。虽然女性舞狮肯定也有优势,因为她们更灵巧、更细致,但是在力量上确实是很吃亏的,因为舞狮需要力气,每天都一身汗,训练也很艰苦。


Q 局外人:你觉得舞狮行业现在面临哪些困境?

A 孙海鹏:其实以前舞狮是属于竞技类的运动,有很强的对抗性,但是后来没有了,我觉得挺可惜。包括踢馆这个事,现在专业的狮队对这个都比较避讳,但以前舞狮就是有踢馆的,会把对方的狮头扯破,包括狮头上的角都是武器。《一代宗师》里不是还有一句台词“舞龙舞狮,一概不教”吗?因为“争强斗狠”。

我觉得舞狮如果能稍稍再加一些对抗,一定会更好看,普通百姓就是看个热闹是吧?他们看不到那么多技巧的东西。相对于高桩来说,观众还是更愿意看两只狮子在台上挤来挤去,把另一只狮子挤到水里。

我跟梁文道道长有过一期节目,他在里面讲得特别有意思,就是香港是有很多古惑仔去舞狮,然后也有踢馆会狮,我估计香港和东南亚那边把这种旧传统保留得更好。如果说把这些东西稍微再拿回来一点,然后放一些在体育赛事上,我觉得这种运动会被更多人关注。


Q 局外人:少女阿娟最后做了世俗认同的“好工作”,这算不算一种遗憾?

A 孙海鹏:这个片子里的几个主角其实都放弃舞狮了,包括少年阿娟他最后去上海也没带狮头,因为我了解到大部分狮人都是这样的。但其实我们想传达的,并不是说一定要把舞狮当作一辈子的事业,而是通过舞狮这个事情让人成长,让人内心有一个雄狮在。以后你再走别的路,上山下山,你都不会有恐惧。

比如我做动画的,其实跟舞狮的处境很像,这个行业它很弱势,不挣钱,又面临着很多其他行业的竞争,比如说游戏行业,大量做动画的人都被挖走了。我也反思过这个事情,但对于他们个体来说不一定是坏事,让自己过得更好,我觉得就没什么可遗憾。


Q 局外人:你觉得舞狮文化式微的原因是什么?

A 孙海鹏:这涉及到中国的传统文化怎么去传承的问题,以及它是不是要完全保留原始面貌的问题。比如在我们的片子里,整个奏乐都是不对的,因为舞狮的伴奏除了打鼓以外还有镲和锣,但一加上这部分之后,大家第一反应就是土。于是咱们做了一些细小的调整,它瞬间就潮了起来。

包括我们做的舞狮动作,其实也加了一些舞蹈。这本来是担心会被专业人士喷的部分,结果他们看了也觉得挺好,所以我觉得真正的从业者的心态还是开放和宽容的,他们明白中国传统的东西如果没有人去创新,慢慢地年轻人会不喜欢。


Q 局外人:你觉得当下还在坚持舞狮的年轻人,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A 孙海鹏:我并不是舞狮的从业者,只能说说粗浅的看法,不一定准确。我期待舞狮运动有更多高水准的职业队出现,然后打比赛,被更多人关注。现在舞狮的竞争没有那么充分,如果舞狮比赛奖金很高,像乒乓球、足球这种运动,从业者就不会是全凭兴趣,也不会不足以支撑生活。如果说只是把它当作一个非遗,它永远都是个民间的状态,但若是要更上一层楼的话,就一定要把舞狮职业化程度提高。我希望舞狮比赛能够到那种程度:你必须得从小练,非常刻苦地练,然后才有机会上赛场。


🎥

微博:@局外人视频

B站:局外人视频

进交流群加局长微信:neweekly_juwairen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女性
雄狮少年
舞狮
少女阿娟
孙海鹏
采访

本文作者

花瓢白
花瓢白
花瓢白
MORE

评论41

女生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05-10 07:51
伯昭琰
可以考虑开直播,利用现在的自媒体平台,也让更多的人了解舞狮这个行业的点点滴滴
05-07 18:30
草莓
为了保持整体剧情的连贯,才有了少女阿娟这个人物
05-07 18:22
wolverine 小号
尤其是在跳高桩这件事上,绝对是不简单的
05-07 18:03
佛系小叶
相反女性去舞狮更需要勇气,还要克服许多未知的困难
05-07 17:45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