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小姐

中国女孩的小眼睛,哪里丢人了?
F小姐
这两三年所有小眼睛女模特广告图,被人们翻来覆去地鞭尸。没想到能延展到猎物的态势。
因为几幅“吊梢眼”模特图,大家吵嚷了好些日子,我原以为这已经是个旧话题了,不用再辩,以为审美多元该是我们时代的大布景,只是没想到,原来这几年关于审美的大众文化,竟然是越来越狭隘的。

这两三年所有小眼睛女模特广告图,被人们翻来覆去地鞭尸。没想到能延展到猎物的态势。

品牌懵圈,模特更是错愕,被逼着出来回应,黑历史被翻出来。


像另一种形式的“猎巫”——而被评价/被检控的,都是女性的脸蛋,人们的指责,都落于这些出镜的女模特身上。

当疯狂的人们找不到一个具体的靶子射落时,竟将代表美的女模特先送上断头台。

炮火已经蔓延到一众出过洋的老牌国模。刚巧发了广告的雎晓雯首当其冲;已然转型为女企业家的吕燕,也没能逃过一劫。

这么可爱的雎晓雯,怎还有人舍得骂。


有业内人抱怨,品牌们变得谨慎,小眼睛模特开始接不到工作了。

骂声最大的那群人反倒开始叫屈,说一开始抵制的就是眯眯眼而非单眼皮。更有人逆向思考了一波,说从前被歧视的大眼模特,现在终于能站着挣钱了。




大家一边骂着中国女孩不是小眼睛,一边毫无意识到自己的审美系统早已经被各种数据、修图软件、社交网络所修改:人们的审美也被算法给清洗了,关于女性的审美的景观,越来越单一、重复、高度重合,最后出现在网络上、杂志封面上的女人,都是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




不可谓不诡异。所谓的批判审美刻板,最后成了捏死审美多元的最后一根手指。

呼喊着不要类型化中国人的模样与审美,却一边驱逐着别的可能。




女人的模样,又一回站上辩论的舞台,被规训、被征服、被管理,正如我们这时代,我们似乎越来越多选择,可实质上却受到全方位的身体管理、网络规训的监控。

照这样下去,哪天快进到不让大眼女孩化上扬的眼线,我看也不是不可能。

我们身边的普通女孩,不就长这样么?/《别告诉她》


其实翻翻我们这么多年历史的事件簿,单眼皮女孩、哪怕是眯眯眼女孩,都绝对不是被抨击的,在某些时刻,单眼皮女孩才是贵族。

在国际上处于文化优势的时代里,古中国是不太瞧得起“大眼睛”的。

《妖猫传》上映那会儿,很多人说张榕容演杨贵妃不合适,因为她长得太“西域”了,不像个古典美人。她与时下的“美人标准”一一契合:高鼻深目,剑眉重睑,脸型瘦削流畅。


有人拿她和化着古妆的群演对比,说后者才是标准的唐朝贵妇。

按今天“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阵仗,这眼妆会不会也被归为“眯眯眼”?


这是一些文献的证据:

描述葡萄牙人,《明史·佛郎机传》写“长身高鼻,猫眼鹰嘴”;形容荷兰人,《粤剑篇》说“目睛圆”,《东西洋考》道“深目长鼻”,还引了一句“西域诸戎,其形最异”。南宋佚名《鬼董》里,甚至用“深目巨鼻”来形容鬼怪。


那会传教士为了融入中国,学中文、穿儒服、蓄发留须。而外国人看待我们的外貌,也有过中立偏正面的评价。


一个并不严谨但很可爱的参考画面。/《奇异博士》


葡萄牙旅行作家巴尔博萨,曾在《东方见闻录》(1516)里收录了有关中国人长相的传言:“男人肤色白,脾性好;女人身材美妙。

他们和她们长着小眼睛……在气质方面,眼睛越小的人,越是尊贵。”

要证明丑的不是“单眼皮”“小眼睛”“吊梢眼”,却还是用了双眼皮大眼睛的模特。P得再小,眼睛依旧比画中人更长,怎么和真正的小眼睛比呢?/via 涵淡-小月亮


我很爱的纪录片《上海的女儿》里,年轻时的周采芹,画着粗而上扬的眼线。

她在那个年代的西方,是比肩李小龙的存在。《苏丝黄的世界》让她一炮而红。

一时间,旗袍成了最时髦的晚装,英国女人纷纷把头发染黑拉直,模仿她化眼妆。

曾和两位最帅的“邦德”搭过戏,周采芹感到很自豪。/《上海的女儿》


周采芹也得以成为第一位华裔邦女郎。但除此之外,她能选择的角色十分有限,不是妓女就是奴仆。

虽是身高仅一米五,却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好拿捏。经济独立后,她开始拒绝这些违背初心的角色邀约,自然要面临失业。

但当周采芹卸下粗而上挑的眼线,活跃在小众话剧舞台上,出演的角色魅力不减。她老了,照样能扮我们熟悉的祖母模样。

李少红版《红楼梦》


说小眼睛曾经被吹捧,小眼睛的美,也没有非要贬低大眼睛的意思——只是觉得,我们如何评判女性的容貌,甚至将之放到公众讨论的议题里面,这在我们的历史里面,不是一件新事。而且美是由人打扮的。

人们对女人容貌的恶意,我个人是非常讨厌的,它存在的前提是:中国女人的容貌总是被全方位凝视,人们都可以任意评判、龃龉。

因为某一种意识形态或者切实的经济利益,总有人试图告诉你:这样的女人才是美的,中国女人对美的想象,被多方裹挟、被修改。

真要断章取义,单凭这张图。


其实从国模长相的演化也可以看出,各大奢牌越来越多小眼睛国模,他们在讨论一套跳脱西方惯有的审美标准(难道不是好事),当然,也可以视作是一种讨好:毕竟中国市场可是块肥肉。

每每见着贺聪,我就想起曹雪芹对薛宝钗长相的描述——“脸若银盆,眼如水杏”。而这位当红“瓷娃娃”,也正和她同一代超模们一起,用表现力站到世界舞台。


我们这些人,当然有自由去评判杂志的审美标准,去质疑他们的动机,可将枪口对准站到国际舞台上的模特,进一步狭隘美的选择,没法想象这种倒退。

陀思妥耶夫斯基讲,要爱具体的人,不要爱抽象的人。可我现下,只见太多的人,脱离了具体的情景,因为抽象的标准,伤害某些真实、无辜的个体。

真是没劲透了。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F小姐
F小姐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灵感
MORE

评论19

哄哄
怎么举报文章?
01-11 13:14
Yucca
看来这里的小编也是良莠不齐……
01-06 01:57
妮可罗宾
哪来的2比文章,举报了
01-06 00:36
好名字
啥比引战
01-05 16:44
吴翔
让那些所谓懂得美的人见鬼去吧
01-05 06:24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