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小姐

旗袍100年后还流行,跟欲无关
F小姐
听过一句话,穿旗袍是无需美人的。把旗袍穿得有味道,需要些更耐人寻味的东西。
这年头,迷恋旗袍的人有不少,在漂亮衣服面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见。但这几年旗袍越来越走向“制服化”,流水线的高衩、曲线崇拜,让旗袍变成了凝视下新的刻板符号,实在让人多少有些丧气。旗袍只能是性感的彰显么?

但100年前,旗袍可是酷女孩们带起的,最时兴也最有力量的衣裳啊。


听过一句话,穿旗袍是无需美人的。把旗袍穿得有味道,需要些更耐人寻味的东西。

前阵子看到有博主分享一段视频,那是1937年华裔女星黄柳霜在好莱坞展示旗袍的短片,不得不说,她只是站着,就自带强大摩登的复古氤氲了。


在里头,黄柳霜侃侃而谈旗袍的款式、色调,北京蓝、皇室黄,可比起身上的旗袍,总觉得她坦荡自信的神采更诱人。

早年黄柳霜在好莱坞,演艺事业遭受的偏见尤其多,但不被认可,她倒也从未放弃过自己的梦想。

听说黄柳霜为了拍戏,在当时能坐飞机辗转到好几个地方,她常穿的旗袍,不只为了美,也是暗地里表达着勇猛、突破局限的倔强。一如那些最初爱穿旗袍的酷女孩们的想法。


是的,那年头的女性不只敢穿,也是敢聊、大胆的。

含蓄的年代,为了与男性看齐,女性最先穿上了长袍,可这些直线形的长衣不仅松垮,到了冬天更容易窜风、落病,于是1921年《女子服装改良》征集改良设计,谈到几个关键点,第一个就是女性的衣服,要比以往更注重曲线美。

自我美的意识从这里发生。随后的几十年,旗袍改了两袖、改了领口、改了长衫长度与质地,受西方思潮影响,又结合Art Deco风格,滋生了几何体线条美感的长衫花样。

改良前&改良后

她们戴钟形帽子、脖系珍珠、手穿皮套。看似是旗袍不断改变、求新,其实是女孩们追求新思想与美的意识的变换更替,这点在时髦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王家卫在电影里用旗袍制造了靡靡氛围的暧昧;《游园惊梦》里则用旗袍塑造了欲语还休的传统女子——藏在家宅后院内的金丝雀,可明艳之外,总觉得拍得过于凄凉,少了些属于女子的骨气。她们没那么虚弱。

▲《游园惊梦》

反而是《宋氏三姐妹》《风声》里穿旗袍的周迅、张曼玉、杨紫琼,都是一些女性力量的美妙隐喻。

就算居住在摇摇晃晃的年代,可她们依然坚挺着,是有韧的。女人在迷局其中斡旋、对峙、筹谋,不困在凝视下的智力之美,共同撑起了旗袍魅力的外现。


即使是后来流入香港的旗袍吸收了战后解放的Dior新风尚,把旗袍的三围曲线改得更明显,可就像麦当娜的粉色锥形胸衣一样,那也只是在自我凝视下,对美的释放而已。

而外界对旗袍性感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1960年好莱坞拍了一部非常卖座的电影——《苏丝黄的世界》,在戏里头,到香港寻找灵感的小画家罗伯特偶然相遇了神秘的东方女孩苏丝,她是酒店性感的交际花,却出奇地痴情、温柔,甚至能随时为爱牺牲。


《苏丝黄的世界》



挺怪诞的,苏丝的角色形象,糅合了太多男性凝视中对女性不真实的臆想,而戏中女角色时常穿着高开衩的性感超短旗袍,也因而变为了神秘的、情色的代表。在后来的许多好莱坞电影里,都出现过很多穿着旗袍的交际花角色,比如《上海异人馆》《上海列车》中的“Shanghai Lily”。

它们共同塑造了一个并不存在的旗袍女性假想。而由电视传递给观众,被内化、吸收的所谓“文化”,也渐渐形成了某一种集体潜意识——旗袍就该是如此的。

乃至于后来即使说着是对东方文化怀有特殊情结的设计师John Galliano海盗爷,在他1997年那场著名到“可以载入史册”的时装秀中,旗袍也只是以极其勾人的、性感的、猎物般的形态出现。


John Galliano

海盗爷



被猎奇化后的旗袍,不再以“沉闷”“古板”的旧姿态出现,却又走入了另一种极端的刻板中。

这些被重构的旗袍成为了新符号,在有意无意中重新编码了人们对旗袍的形象,看到它们,大多最先想到的是暧昧的舞厅、躺在床上叼着烟枪的女人.......

她们是“香港避风塘的苏丝黄”,也是缺失了主体意识的单面。包括如今的游戏、日本的漫画中,也常见到这种身穿裸露的旗袍的女性。


可最初女孩穿旗袍,并不是为了被审视而穿的,她们为了自己穿,为了自由、为了美、为了劳动,也为了创造与破除偏见。没想到过了一个世纪,旗袍又在另一个地方,被锁上了镣铐。

翻看老照片,旗袍着实陪了女孩们好久。在旗袍里,藏着一本历史书,有犀利的、超前的观点。可变回性感工具的服装,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穿上它的人,没有能够抛开桎梏的勇气吧。

总觉得那年头在街头穿旗袍的女子,是比T台上都要有范的。一张上海的老照片,里头的女子裙角被风扬起,脸蛋不浓妆艳抹但也相宜,旗袍无论是素的、是雅的,又或是实的、满的都好,她的身材曲线不高调,却又自然得迷人。她的美不关注男性的凝视,所以酷得半个世纪后还是能戳到人。


旗袍也并不是只有拥有某一种轮廓的人才能穿的,看满是西方五官的华裔女作家韩素音穿旗袍,就雅得多了。

▲ 韩素音

波伏娃说,“女性可借助裙子,向社会传递她的态度”,而100年前酷女孩们的旗袍,一直在讲着美的自由。当时尚放下了镣铐,女性才能解开被凝视下的、无时无刻的穿衣焦虑。

想起了创立了第一本妇女权益杂志《The Lily》的创办人和编辑Amelia Bloomer,在女性只被束身腰、长裙包裹的年代,她坚定地支持、穿起了前所未有的灯笼裤。可那时大众都觉得女孩子穿裤子不好看,对此不满。甚至还有人觉得穿裤子的女郎会混淆了社会性别身份,最后顶不住压力的Amelia Bloomer只能放弃了灯笼裤装。

▲《The Lily》

可弯弯绕绕了那么多年,随着女性意识改变,如今的灯笼裤也终于走上了杂志,坦荡地走进了女孩的衣橱。还有人会觉得女孩穿裤子不对头吗?

时髦的话语权,只有真正到了女性身上,那才是属于女性的时尚。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F小姐
F小姐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灵感
MORE

评论37

大大大
旗袍会一直存在,但不会流行,旗袍不是那种流行单品,穿的是气韵
04-15 18:47
小狼在柴桑摸鱼
腿长又有胸的女性最简单而庄重的打扮就是一件旗袍
04-15 18:46
Cherie的紫苏呀
旗袍所带给我们感受从过去的拘束、节制逐渐转变成端庄、秀美
04-15 18:31
橘夏
自信的女人,阳光灿烂的女人,充满经典的女人,到处都是品味的代表
04-15 18:26
胖大海
将东方女性的神韵更好的演绎,所以受到了东方女性的追捧
04-15 18:21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