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朋友

我在精神病院度蜜月
马路天使
本期的怪朋友,是一个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双相情感障碍,又叫做躁郁症。如果说抑郁症就像一条黑狗,那么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人生里,不光有黑狗,还有狂暴的火龙。在短时间内,患者的情绪会从巅峰掉进谷底、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在结婚前几天,医院检查的结果出来了,是双相情感障碍。

 

以前总觉得自己脾气古怪,很容易暴躁,又很容易流眼泪。崩溃起来的时候,感觉负能量瞬间要颠覆世界,我先生也束手无策。

 

检查出来之后,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原来我之所以这么糟糕是因为生病了,而不是单纯的“性格”问题。知道原因,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希望和解脱。


 双相情感障碍,是躁狂和抑郁两种极端情绪的组合。/Unsplash


由于病情有点严重,医生建议我住院治疗一个月。先生坚持按时领证,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让我放心接受治疗8月18日那天,我们没有和父母商量,在几位朋友的陪同下,去民政局领了证。

 

接下来,准备好的婚礼取消了,蜜月旅行照样进行,只不过地点换成了重庆当地一家最有名的精神病院。做了这个决定,我们都觉得很有趣。

 

我是一名身师,业余时间我习惯把作品发到网上,我和先生就这样认识。他觉得我作品里描绘的世界,很像他小时候的幻想。从小,他就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经常上着课,就开始幻想自己发现了虫洞,穿越到了外太空。大学毕业后,他成了一名证券经纪人,业余时间,他在网上写科幻小说。

 

我们被彼此的奇思妙想吸引着。


同为怪人,互相吸引。/《邦尼和琼》


大概从青春期开始,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异样。有时候经常觉得情绪高涨,脑子里涌出无数的思绪,它们涌出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语言表达有点跟不上。有时候跟朋友相处,我会变得健谈、语速很快,经常把朋友逗得哈哈大笑。

 

但这种情况下,我也变得冲动,有一次,在中学宿舍,半夜睡不着,我感觉身上有无数蚂蚁在爬,很想去网吧,于是我翻墙,摔断了腿。

 

但这种状态消失后,我又会进入另一种极端,变得十分疲惫。无端的沮丧控制着我,让我一直往下掉落,仿佛永无止境的深渊。有时候走在路上,我都会幻想自己会突然间被高空坠物砸中、死去。


 双相情感障碍患者能遇到理解是奢侈的。/美剧《摩登爱情》

 

最可怕的是,这两种极端情绪,可能会在同一天出现。躁狂发病的时候,感觉自己脑子里会蹦出各种奇怪的想法,这时候往往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当抑郁来临的时候,我脑子里往往很空,什么都不想做,因此总会动不动和朋友失联。


似乎无论用多少语言,都无法完全表达清楚“双相”的状态。

 

其实,以前我也查过很多资料,隐约知道自己的问题,但我知道治病很贵,不想拖累父母,于是我高中毕业就离开家自己生活。直到跟先生在一起之后,他建议我去看医生,我才确认了,“哦,我就是传说中的躁郁症”。

 

8月19日,领完证隔天,我们就收拾行李住进了医院。一直以来,“精神病院”都是悬疑小说、恐怖小说发生的场合,进去之前,我还有点忐忑。住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更像是舒适的疗养院。


精神病院并不像传说中那样恐怖。/Pexels


里面所有的门窗都打不开、能打开的都有栏杆,跟电视里的有点像。除此之外,一切都很温馨木地板、粉色床单,窗外是青山和树林,从早到晚都有阳光洒进来。里面还有活动室和阅览室供大家活动。

 

这里的作息很规律,让我感觉自己这列脱轨火车又重新回到了轨道上。每天早上7点吃早餐,然后吃药、做操,接下来是分时段的各种治疗;晚上还要做一次操,做完之后10点钟就要睡觉了。

 

第一天吃药,感觉到晕乎乎,就像喝了白酒一样,走路都在踉跄。也许这是我第一次服用相关的药,所以效果特别强烈。


 小时候,不敢拖累家庭,所以之前我从未接受过治疗。/Unsplash

 

第5天的时候,我参加了医院的集体生日会。先生在后面陪着我,在开场前特地告诉我“如果你觉得不舒服马上告诉我,我们就回去不玩了”,但我感觉很好,大家唱歌、吃蛋糕、分享自己的心情,那一刻感觉就像回到了幼儿园。

 

第10天,我感觉到自己的“情感”回来了一些,以前我总是很容易共情远方的事情,却对身边的人和事物很冷漠。现在,我经常觉得心里有爱的感觉。那天晚上睡前,我感觉到自己又有点轻躁了,但是先生抱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脑袋,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进入了梦乡。

 

除了固定的事项,其余时间我可以自己安排,于是我到处走动,并把看见的一切记录下来。病房里有妈妈陪儿女的,有老人陪自己老伴的,也有自己一个人的。在这里,泪水、欢笑、痛苦并存,有症状减轻的,也有重新入院的。

 

偶尔,先生拉着我和他们聊天,我才发现原来这样的痛苦,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过。


 我喜欢的歌手卢凯彤因为“双相”自己离开了。


现在,我们已经在医院度过了十几天的“蜜月”,我突然觉得,这可真的是“蜜月”,在医院接受治疗,并且有先生的陪伴和支持,我感觉到一点点在变好。

 

只不过,先生和我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双相情感障碍并不那么好对付,它可能会反反复复地折磨我们,只有我们像齿轮一样严丝合缝地卡住,才能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爱永远是人类的出路。/ 挪威电视剧《羞耻》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马路天使
马路天使
推巨石迷路的南南弗斯。
MORE

评论94

新周刊6379
怎么办,我才大二,我感觉我有这个症状 ,有时候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09-07 23:52
zzadein
加油小姐姐,一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愿你今后的生活中充满阳光!
09-07 12:54
抹茶麻团儿
很多人有躁郁症都是会逃避治疗的,感觉是一种精神病从而有羞耻感。
09-07 12:45
orion
有一部美剧《现代爱情》里面有一集安妮海瑟薇的角色就是这种症状。
09-07 12:21
当当铛珰
药物治疗,定期运动,改善睡眠,家人和朋友的认同,自身的努力都对治疗有帮助。
09-07 12:05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