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便利店

让人看了难受的艺术,能叫“艺术”吗?!
颖宝
艺术,一定要剑走偏锋吗?

小阔爱们,周一好呀!


阅读本周栏目,需要有心理准备,因为我也刚从震惊中走出来。



准备好的话,咱们就来了。

 

最近,西班牙北部的一条河道内,出现了一颗“头”——随着河水涨落,时而露出水面,时而被淹没。

 

最让西班牙民众感到不安的,是这颗“头”很巨大,目测从额头到下巴有3米长,眼睛更是比电脑屏幕还大。可以想象,第一次见到这颗“大头”浮出水面的人,会被吓成啥样。

 

当然,这不是外星人或远古巨人的头,而是墨西哥艺术家鲁本(Ruben Orozco)雕塑作品《Bihar》。在西班牙巴斯克自治区的方言中,“Bihar”可被翻译为“明天”。


 

从雕塑的诡异程度便知,鲁本眼中的“明天”并不美好。他在诠释作品时提到,如果我们继续破坏环境、任由气候变暖,城市将很快被洪水淹没,我们也会跟这尊雕塑一样,每天在河里沉浮。


 

立意颇有深度,但受众不买账。一位当地居民向媒体表示:“除了压抑与悲伤,我从雕塑中感受不到其他情绪了。”社交媒体上,有网友大胆开麦:

 

“不管它多么有意义,艺术品的第一要义是‘美观’。美,可以理解为超现实的、先锋的或梦幻的,但绝对不是令人恐惧的。”

 

确实,让人感到心理不适的作品,能称为“艺术”吗?在我看来,是不能的,因为它们哗众取宠的成分远远大于正面影响。

 

在《Bihar》出现之前,已有不少令人难受的“艺术品”。

 

今年7月,日本东京街头出现了一个10米高的提线木偶。该木偶名叫“萌可”(Mocco)可看上去不太萌——

 

它四肢会动、眼球可以转动,还常常把大头凑向人群、嘴巴喷出白色雾气;它全身环绕着红色与绿色的竹条,远远望去,俨然动漫《进击的巨人》真实版。



有没有很像《进击的巨人》?!

 

据悉,木偶萌可由日本“3·11”地震数名幸存儿童集体设计,目的是为了向世界展示日本灾后恢复的信心。打脸的是,许多日本民众表示,自己没有被激励到,更没有产生共鸣。



话说,日本人真的很爱巨物元素,另一个为东京奥运会服务的作品“飘浮大头”,也曾引发争议……



最近,一组出自日本艺术家益本惠子之手的现代陶瓷品,也引发了争议。


陶瓷品的花纹属传统风格,但造型颇为扭曲——巨大的八爪鱼,吸附在古风花瓶上;精致的白瓷碗,被长有尖牙的鱼穿透;光滑的花瓶表面,趴着一只外壳凹凸不平的螃蟹……




益本惠子表示,如今的瓷器品造型都大同小异、被传统文化困住了,她想要打破定式思维、帮助瓷器艺术寻找新出路。


“打破重组”的创作手法,在艺术圈很常见。但这次,网友一点儿都不领情:“你毁掉了雅致的瓷器文化,这是现代与传统的一次失败碰撞!”


诚然,创新不是简单的“1+1=2”,更不是在传统器皿上摆放一只吸引眼球的生物,就能称作“前卫”的。何况这些小生物,看起来有些瘆人……




那么,在你看来,艺术品是外观重要,还是立意重要呢?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颖宝
颖宝
人间是座游乐园 我贪恋
MORE

评论19

路白
艺术的立意更重要,但重点是这是奥运会吧
10-29 14:45
kaia
立意重要
10-24 03:55
一个好的作品要有立意,外观也不能太瘆人
10-21 07:59
秋刀鱼
我倒觉得这很常规呀
10-20 15:28
五彩斑斓的灰
哈哈哈哈,这个标题让我想起了关于审丑的议题。
10-19 06:07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