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土的张同学,可不是男版李子柒
土卫六

我第一次听说张同学是在11月底,当时在短视频平台刷到一条视频,内容是分析张同学火的原因。


张同学是谁?我刷到了这个解析。


当时我就纳闷了,我都不知道张同学是谁,更不想知道他为什么火。但好奇心驱使我搜索了一下这下好了,一刷上张同学,我就没停下来过。


太阳从窗帘缝溜进来,张同学从土炕上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开水冲鸡蛋当早餐,用搪瓷脸盆洗脸,雪地里伸懒腰,撒一把米糠拌到烂菜叶子里喂鸡开手摇拖拉机出门……这些生活细节,跟我小时候生活的山西农村一模一样,太有共鸣感了。


北方人眼中的回忆杀,南方人眼中的新人类。


许多摄影专业人士在分析张同学爆火的原因时,总会提到一点,就是张同学的快速剪辑方式——最短的镜头不到3秒,“甚至比好莱坞的电影镜头还要快”。


我觉得快不是目的,重点是快带来的上头感。而且张同学的镜头,一会儿是第一人称视角,一会儿是第三人称视角,会给人带来沉浸感,仿佛我们自己就是他本人。


北方人看到共鸣,南方人则看到新鲜感——原来北方农村是这样的,原来简单的生活也可以拍出精致感,原来普通到无聊的日常生活也可以这么带感。


平台官方数据显示,张同学粉丝最多的省份是广东。


当你沉浸于张同学的世界时,那首魔性BGM《Aloha Heja He》已经不知不觉你洗脑,歌名含义本身就是“加油加油”——难怪有时起床的时候,这首神曲就会不知不觉在我脑海里响起来,我忽然就有了精神,仿佛一天充满了希望。


我第一次关注到张同学的时候,他的粉丝已经达到了500多万12月中旬我写这篇稿时,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1500万!十来天的时间增粉1000万,这绝对是2021年的现象级爆事件。


短短时间之内,如此爆,这已经不是技术流能解释的了。张同学走红的背后,其实是反emo的公众情绪在产生共鸣。



张同学各地分学

接力反emo


短视频天然具有模仿传播属性,张同学的“快速剪辑 + 魔性BGM + 日常碎片”模式无疑是最好的模仿对象。在短视频平台上,这种模式的模仿者很多,他们还给自己带了统一的Tag,叫“张同学各地分学”。


在科研机构,研究员们的工作一般两点一线。他们不是整天对着试剂和数据就是躺在床上看天花板,日子十分枯燥。但在“研究所分学”,两点一线也可以走路带风,试剂和数据里也全是乐趣


 穿上白大褂这一下,多飒!


医院的工作十分劳累,经常要半夜起来查房、手术。经年累月下来,医生们的黑眼圈浓了,头发却少了。但在“医院分学”,半夜起来手术也可以走出英姿,劳累完泡个方便面也可以让人口水直流。


 医生熬夜值完班,连泡面都是香的。


部队的生活似乎充满了艰苦和刻板,但在“部队分学”,战士们叠的“豆腐块”、大清早跑的操都能看得人精神振奋,感受满满正能量。


 让刷牙和叠豆腐块一样有仪式感。


大学的日子有时候单调得足以让人“发霉”,但在“大学宿舍分学”,连起床挑袜子都可以用“点点豆豆”的方式来决定,把单调的生活玩出了花。


 平凡中的乐趣,就在于此。


张同学的表达方式,不仅是一种炫技式表达,还是一种炫耀式表达


你看,我住的房子破吧?那我就使劲把破的一面砸给你看!破到连手摇拖拉机的座椅都可以拆下来;破到连洗衣机的旋钮都掉了,要用扳手才能拧得动;破到连垫在床上的席子都被锅烫黑了……


小平房也有大幸福。


但是破怎么了呢?照样可以生活得很阳光。老房子的地不是瓷砖铺的,而是水泥地面,容易粘尘,那他就扛着拖把去小溪里洗干净了再拖地。席子烫黑了,用抹布擦干净。虽然住在村里,也要和世界接轨,墙上贴着“小莓莓”泰勒·斯威夫特的海报就是这样。


破没什么,土也没关系,日子没有那么富足,只要心态阳光就可以活出精致。在emo情绪盛行的当下,这种反emo的情绪,正是击中千万粉丝的真正内核。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天生富足,但快乐不分高低。“各地分学”模仿和传递的,也正是这种情绪。


快乐很简单,就是坐在炕上看着女神、喝着娃哈哈。


当然,既然是炫耀式表达,那么既可以炫耀精致穷、精致土、精致枯燥,也可以炫耀精致小康


一位女生在《Aloha Heja He》的BGM下,和粉丝分享了自己温馨小卧室。她一起床就是粉粉的小公主,刷完牙还要用水牙线剃干净,洗完澡要用戴森吹头发,早餐是进口食品。贫穷没什么好害羞的,富裕也没什么好耻辱的。一样过日子,快乐就好。


 富不骄,穷不馁。


还有一名女生生活在小镇,虽然不如一线城市,但住的是二层别墅,也很幸福。早上抱着自己的宠物猪起床,洗漱之后到菜市场买菜,买完回来做好了给全家人吃。平凡朴素的流水账,满满的都是快乐。


 幸福还可以是和自己的宠物猪一起起床。


内卷之下只能躺平?压力之下唯有emo相伴?张同学和“各地分学”告诉我们,不论生活怎样,都可以活出快乐,活出自己。



张同学只是角色

不是张凯本人


人红是非多。张同学的指数级爆红,也引来不少批评和质疑的声音。


有的批评者认为,张同学拍摄的内容空洞无趣,人设本身也很低级,看不出什么个人奋斗的痕迹,充斥着中年单身汉的迷之自信。


还有人质疑张同学拍的生活太假了,视频里的老房子似乎不是他常住的地方,很多镜头也不可能是一个人独自完成,而像是商业团队精心打造的,只是不知道之后会植入什么商业模式来割韭菜。


至少,生活细节是真实的,如果不是真实经历,谁能知道沾口水撕日历这操作。


批评无可厚非,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存在所有人都喜欢的事物,如果有,那么一定是有人在说谎。张同学的表现手法,复杂在技术,内容的确单调,说是空洞也并不为过。但其实,生活中很大一部分时间原本就是单调的,如何把单调表现出带感和向上,却不是每个人都擅长。


张同学至少提供了一种方式,能让人借着一首BGM就找到那个充满自信的自己


张同学真名张凯,前不久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说到,自己的确不是视频中呈现的大龄单身青年形象,他早在2008年就结婚了,而且还是位父亲。那个经常出现在视频里的老房子,也的确不是他日常居住的。


也就是说,“张同学”视频中的他,不是本人,而是人设。


能做出这么香的烩菜,往往是居家男人,张太太有福了。


工作和生活分开,这也可以理解。要不然,如果妻子不愿意出镜呢?如果孩子镜头感不好呢?毕竟不是拍家庭纪录片,宗旨是为了展现农村生活。那么新立一个人设,去讲一个故事也并非不可。


而且,张同学并没有隐瞒自己的结婚经历,也没有欺骗粉丝说自己就住在这里。某种程度上,张同学是张凯,也不是张凯。他是张凯身上的北方农村人的那部分基因,但不是张凯人格的全部。


虽然张同学不是完整的张凯,但视频中依然呈现了部分真实,比如他到小超市赊账,这就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乡村里人情社会,偶尔手头紧赊个账,过一段时间再结是常事。


张同学的确有团队,视频里的二涛就是他团队的常驻成员。至于拍摄剪辑,大多数都是他一个人完成。作为一个没读过高中、靠自己摸索学会剪辑的人,他现在的成功显得有些不合常理。


张同学的拍摄技巧并不复杂,关键在设计和剪辑。


张同学火,固然有自己的因素,但也有大环境的因素。李子柒因为和微念的纠纷停更,农村题材的沃土一下子缺了头部主播加成。每一个人都想补这个缺,却不过是成为另一个李子柒。而头部IP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张同学的走红,其实是一种差异性策略。有人拿他和李子柒做类比,我觉得做对比更恰当。李子柒有多唯美,张同学就有多土俗——他们的共同点,是拍的都是农村生活,而且表达方式都很精致


张同学的差异性,正好碰上短视频平台在农村题材上发力这个节点,所以得到了一般账号很难拥有的流量池。内容有差异性,形式有可复制性,情绪有共鸣性,在顶级流量池的加注下,张同学爆红,就成了必然之事。


问题是,走红之后怎么办?



走红只是开始,

不翻车才是难题


关于走红之后的规划,张同学有过一些设想:


“我们村这一段路,道路两旁每年都有中年妇女在卖一些家乡特产,比如家里种的豆角山上采的蘑菇。我刚回来的时候,想着线上流量这么好,要是能通过线上把这些东西都推出去(就好了),老百姓也不至于天天在道路两旁风吹日晒的。所以我那个时候是想通过线上,把大妈家一两千斤苹果,哪怕卖一个星期,也要把它卖了。”


但直播带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品控和售后尤其关键。如果是为家乡农产品带货,那么如何保证货品的质量?直播带货往往会面临高退货率的问题,张同学要如何做好售后?


有一次张同学说要直播和粉丝交流,后来因为准备不充分取消了。直播和短视频不一样,更何况是带货,那就更难了。


这些显然都不是一个人能解决的问题。如果真要做带货,必然需要更大的团队、更更周密的计划,甚至要成立公司。那就势必会分心在带货上,短视频出品的频率也就无法保证。如果请第三方运营公司,又可能面临类似李子柒和微念那样的纠纷。


抛开未来不谈,张同学以流水账快速剪切生活的手法,能将热度延续多久也是问题。要知道他所表现的内容本身,的确是枯燥琐碎的——


当粉丝看腻了这些内容,又看腻了高速剪辑的方式,张同学还要如何维持现有的热度呢?


所以,形式和内容的创新,也一样重要。


最近,张同学创作了一首歌《一个俗人》——“没有太大理想抱负 家人健康平安我已知足……平凡生活并不是认输 无名之卒照样可以幸福……”


这算得上张同学最近最大的创新了。歌词直抒胸臆,表达了他平凡幸福的质朴追求。在可预见的未来,张同学也可能破次元壁去出演综艺,担任乡村形象大使,甚至还可能带火东北乡村游。


土味素材,总有耗尽的时候。张同学的内容创新,还得加把劲。


只是,后续这些发展,都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人设不倒。由于张同学和张凯之间有微妙区别,所以他不仅需要经营张同学的人设,还需要细心维护自己的人设


就在此前,同为农村网红的“牛爱芳的小春花”翻车了。这对农村夫妇的视频,展现了春种秋收的农耕生活、三代同堂的日常相处,带着浓浓的泥土气息。牛爱芳和小春花在农业生产中,不施粉黛,因为每天下地干活儿,衣服常常带着泥污。


扑面而来的真实感,为他们吸引了近2000万粉丝。在一次直播带货中,他们创下了销售额2600万元的成绩。但后来有网友发现,这对农村人设的网红夫妻,真实情况是住在城市的别墅里,开的车是路虎。


不是说农村人就只能住土房子,但不应该骗人。


不是说农村人就不能开豪车,但你在视频里卖穷,又在生活中炫富,这就是欺骗粉丝了。


好在张同学一开始就对自己的真实情况交了底,要不然也可能会面临这种问题。


云南农村网红“纠纠在努力”以翻车为人设,镜头里经常各种出糗,视频内容也很流水账,有时甚至有些土俗。但她本人就是这样,虽然也会去城市参加活动,但她真的就生活在农村,所以人设上不易翻车。


张同学是走红了,但离爆出圈还有一定距离。他只是走出了第一步,后面如何走得久、走得稳,才是关键。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土卫六
土卫六
故乡的过客,用锋利书写温柔
MORE

评论7

Mr.康
说白了张同学就是抄袭的男妇联,只不过男妇联没火罢了。
12-14 08:18
地球cool plan
真实的永远真实 ,虚假的只会扶持那些继续虚假的人
12-12 02:33
新周刊5866语文报
浙江说的啥呀?乱七八糟的,让人听不清。
12-11 12:46
Ghosting
这无不不是带给我们欢乐,而且这也体现乡村的纯朴
12-11 11:44
呵呵哒
真实农村
12-11 08:38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