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拍卖

刘虓虓的新冒险,从不再伪装的“变色龙”开始
余一
在他笔下,变色龙是一种隐喻,不管身在何处都保留本性,并未追随环境更改露出自保的姿态。

(本文转载自收藏拍卖杂志)


第一眼看到刘虓虓作品,我就产生两点好奇:为什么画面偏偏选择变色龙这个符号?而这个变色龙似乎是“变异”的,不似以往我们所熟知的那种伪装特性,周遭灰暗,它反而色彩明艳;周遭明艳,它的光芒亦掩盖不住。


刘虓虓笔下的变色龙就这样穿梭在城市各个角落,比如爬行在空中、城市楼阁、城市主干道……它像个身在局中的局外人,注视着都市,让你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刘虓虓作品中常常表现某个亲历的场景或者生活片段,结尾却是开放性的,让你忍不住想深究下去。


· 《禁地》100x20cm


· 《更上一层楼》170x240cm  市场售价:128000元


01
大胆探索
艺术道路上的领路人

80后青年画家刘虓虓,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崇州人,是个典型四川小伙的性格,坦率豪爽,朋友称其虓哥。本科、研究生先后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西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在川美艺术系统的熏陶下,他在艺术媒介、图式、语言、风格上大胆探索。


对刘虓虓而言,走上艺术这条道路的引路人太重要了。因为一路上,身边的很多同学毕业后都另谋他业了。艺术家邱光平是刘虓虓艺术道路上的重要引路人,他们两亦师亦友。


“他对我的照顾就像家人一样,我读研究生一直住在他家里面,不断学习不断创作,他的思想、创新力、绘画的爆发力、绘画的社会担当性,让我想继续坚持自己的专业。”刘虓虓说。


· 艺术家刘虓虓在欧洲美术馆看展览,感受西方艺术的熏陶。


而立之年,刘虓虓迎来了个展处女秀“啸处”,七十余张精选作品从侧面显露出他的深厚内力。作为学院派艺术家,刘虓虓有不可遏止的创新冲动。2018年在法国卢浮宫卡鲁塞尔厅举行的巴黎国际艺术沙龙展(Salon des Beaux Arts 2018)上,刘虓虓一张独具中国时代感的兵工厂老建筑油画《红旗飘扬》在整个展场中让人耳目一新。骨子里的虎气在创作上得到展现,也初次在海外画坛崭露头角。


·刘虓虓“啸处”个展现场


· 《红旗飘扬》 60x50cm


研究生毕业的刘虓虓并没有孤注一掷非要做一名职业艺术家,而是选择在艺术院校任职,解决生计之余继续创作。教学相长,技道相生,除了授课外,刘虓虓把大部分时间都留给绘画。


他画过教学风景、室内风景……近几年刘虓虓的蜕变令人惊喜,研究生同窗称之为“九虎的变形大冒险”。为何这样说?且往下看。


·《鱼水关系2》 120x40cm



02
  变色龙是一种隐喻
  绘画的社会担当性


与以往写实的年代画不同,近两年刘虓虓的创作无论在题材、空间、思想认同上,都具有更浓烈的当代性。这种异常彻底的抽离也标志了他自身语言系统蜕变的完成。前文提到的变色龙符号,便是他在用画笔感受新的刺激。


· 《废墟上的精灵》 80x120cm

变色龙,又称“避役”,常年生活在热带亚热带地区,是典型的伪装高手。在2018年一次金三角艺术交流活动期间,刘虓虓观察到它们嬉戏、求偶、晒太阳的场景,忽然联想至小学课本中契诃夫《变色龙》所指。当他在艺术创作中苦苦揣摩某个能承载自己思想的符号语言时,“变色龙”的形象跃然纸上。


但与一般遵循大自然赋予的被动生存规律不同,在刘虓虓的笔下,变色龙是一种颇具人性和社会性的生灵,不管身在何处都保留本性,并未追随环境更改露出自保的姿态。变色龙在人类世界里漫游,与人的界限模糊化,这是一种情感上的跨越和延伸。


· 《梦想之光》100x70cm

· 《极乐世界》 120x120cm

在谈到为什么选择这一创作题材时,刘虓虓指出,“我想表达的变色龙,本身是一种隐喻,有一种人性化的暗示隐含其中。”细观刘虓虓的变色龙系列,不过变色龙、花瓣、枝叶、城市建筑而已,但正是这些简单的元素撑起了他微观但又丰富的精神世界。比如看他的《乱局》,三只变色龙缠绕电线杆中,犹如人心的纠结与矛盾,但压抑并未构建变色龙的恐惧与孤独,它在乱局中处变不惊,保持本色前行。


· 《乱局》 80x120cm  市场售价:86000元


“变色龙这个符号很特殊,是‘绝佳的伪装’,它可以为了适应环境的差异演变成不同的形态,攻防兼备。但一定是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吗?身在局中更应该以抽离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绘画还是要有社会担当性,我们做艺术的,也只能用图像的形式来表达。”


艺术家似乎化身成这只变色龙来探索城市,反思当代社会的矛盾、城市的变迁和现实的冲击。变色龙不再伪装,成了艺术家观念的载体。刘虓虓的作品或许没有宏大的叙事,或躁动的笔触,但却意味深长、社会性丰满。那种局内的局外观,又极具当代性。


· 《被黑暗吞噬》 100x70cm


· 《前方还未知》 100x80cm


不少学者认为,“易”为蜥蜴(变色龙的学名),蜥蜴因环境而改变自身颜色。易经的“易”正是取其变化之义。这含义也正契合在绘画中随意切换的刘虓虓。



03
不怕被标签化
“符号才能被人记住”

刘虓虓生活和工作几乎都在成都浓园艺术村,很多高校的艺术家都住这里,日常相互交流和碰撞的氛围,让他时刻保持思考状态。


刘虓虓是个洒脱的人,不管材料还是符号,都在表达一种情感的“真实”。刘虓虓说自己一直在画真实触摸过的生活气息或者生活片段,比如在阅读时被书上某个情节无意识触动的瞬间。“我觉得应该画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与其他艺术家不一样的东西。”


· 《逃之夭夭(一)》 80x100cm 

· 《逃之夭夭(二)》 80x100cm


· 《逃之夭夭(三)》 80x100cm


很多艺术家都害怕自己被标签化、符号化,但刘虓虓却反其道而行之,“我会把符号更强烈化。”


“艺术市场中什么人都有,什么画都有,当你把所有学院派的风景拿出来看一遍,都不知道是谁的作品。作为年轻一代的画家,怎样才能让别人记住,让别人看到作品时就知道是你?”虓虓的可贵,恰恰因为在套路中来来往往,而活力不减。对于刘虓虓而言,他的创作题材不会局限于变色龙系列,更不会囿于传统媒介的束缚。“我目前的变色龙是1.0版本,我觉得未来还有2.0、3.0版本,这是需要不断去探索的过程。”


· 《寻欢》  直径100cm  市场售价:68000元

· 《灿烂阳光》80x60cm

符号性绘画中国当代艺术中屡见不鲜,刘虓虓如周春芽、赵半狄、刘炜等前辈艺术家般,以动物为媒介实验方向,以当代的形式探讨生命、人文和社会关系。


狮子座的艺术家大都思想开放,竭尽全力冲破自己能量的极限,有“九只虎”的刘虓虓厚积薄发,如同笔下的变色龙,不管环境灰暗还是明显,始终在绘画中保持真我本色



【艺术家简介】

刘虓虓,大学教师;九三学社社员、四川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油画学会会员、成都美术家协会青少艺委会副主任、四川青少年文联秘书长。


个展

2017《啸处》个人油画作品展  


部分群展

2020首届“大美四川”美术作品展

2019成都市政协书画展2019蓝顶艺术提名展

2019“重塑的个体”青年艺术家邀请展

2019风雨同舟70年“锦色”油画作品展

2019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暨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政协书画联展

2019文华奖优秀作品展2019“细节的力量”作品展


(本文转载自收藏拍卖杂志)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余一
余一
别跟艺术圈抬杠喊号子
MORE

评论1

-7°
11-18 13:39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