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青年

年轻人养假娃,怎么你了?
阿祯
所谓娃圈,是指由BJD爱好者们组成的爱好社群,实际上,他们的年龄层早已超越了“Z世代”的范围。虽然现在娃圈已颇具规模,但是很多圈外人还是对娃妈们抱着各种各样的疑问和误解。


“Z世代”的爱好里,BJD娃娃牢牢占据着一席之地。
 
BJD,即Ball-Jointed Doll,球型关节人偶。最早时,人偶深受欧洲贵族的喜爱,到了20世纪30年代,德国艺术家汉斯·贝尔默根据早期木质人偶改进了制偶技术,制造出了一具球形关节木制人偶。随后,学习到了制偶技术的日本人偶艺术家们在贝尔默的基础上,创作出了更加美丽精巧的BJD作品。
 

恋月姬人形写真。/恋月姬官网

 
20世纪末期,在日本成立的娃社(即设计生产玩偶的公司)Volks推出了广为人知的系列Super Dollfie(简称SD)。这也是早期大家把BJD称为SD娃娃的原因。
 

Supper Dollife系列BJD,图为“缎带骑士”。/@VOLKS_official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与传播,国内娃社的数量也不断增多,比如在2005年诞生的首个本土品牌DollZone、以盛产古风帅哥著称的龙魂人形社、平价美好的MK等等。除此之外,一些独立开仓、不依附于任何公司的人形师也逐渐涌现,给了玩家们更多的选择。
 

两只国产娃娃。/受访者提供


所谓娃圈,是指由BJD爱好者们组成的爱好社群,实际上,他们的年龄层早已超越了“Z世代”的范围。虽然现在娃圈已颇具规模,但是很多圈外人还是对娃妈们抱着各种各样的疑问和误解。
 
“我想入坑,但是听说不是富婆玩不起BJD,这么精美一看就很贵吧!”
 
“养BJD和养小孩是一样的吗?”
 
“一定是孤僻没朋友才会想养人偶吧,阴森森的。”
 
就这些问题,我们和正在读大学的小尺寸玩家包包、已经是社会人的全尺寸玩家然然和最爱大帅哥的小千三位娃妈聊了聊。在娃妈眼里,“养娃”到底是怎样的体验?

 

01

养娃的圈中圈:
追星?芭比娃娃?布袋戏?

小尺寸玩家包包目前是个时差党,正在美国攻读硕士。她的入坑与追星有关。
 
追韩国明星的时候,包包喜欢在ins上刷相关的图片,碰巧看到了仿idol妆的BJD。
 
这些娃娃和包包印象中充满欧美感的BJD大相径庭,它们精致的妆发立刻吸引了包包的注意,她渐渐地产生了自己养一个的念头。在朋友们的推荐下,她接回了一个国产的小尺寸女娃。

BJD在具体尺寸的选择上,实在太多太多。图上也并非全部。 /@娃圈洞娘


全尺寸玩家然然和最爱大帅哥的小千是一对马上奔三的“好基友”。她们相识于线上,现在共同管理着一个BJD娃物团购群。
 
然然是一个老二次元,曾经就职的公司都与二次元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后来她选择回家乡。“混吃等死玩娃娃”是她对自己现状的概括。她直言自己的入坑具有目的性。
 
“最开始就是为了纸片人,所以玩了GCS和OB11。”
 

OB11指的是没有娃娃模型的素体,可以和GCS手办的搭配组装。/受访者提供

入坑之后她没能刹住脚,越玩越大之后就正式开启了养BJD之路。她清楚地记得2020年5月的那天,在去党校考试的路上,突然收到了第一个娃到家的通知。快乐的起点,不管历经多少岁月都是清晰而美好的。
 
小千的职业是平面设计师,她在高中的时候就知道了BJD,但是她入坑却是因为布袋戏。

布袋戏是一种通过操控木偶进行表演的闽南语系传统地方戏,一些公司将其制作成武侠、仙侠剧集搬上了荧幕。出于对布袋戏人物的喜欢,在BJD的众多尺寸里,她自然而然地更加偏爱大尺寸的帅哥美女。从上海回到家乡工作后,没了租房的限制,她果断接回了自己的第一只娃——龙魂人形社团的“叔叔”。(娃圈习惯将尺寸叫大的帅哥BJD称为叔叔,如73叔、74叔。都是身高+叔。)
 
当然这一只也是为了cos布袋戏里一位角色。
 

小千接回的第一只娃cos的《金光布袋戏》中角色——竞日孤鸣。/受访者提供

除了以上这些,入坑的由头其实还可以追溯到更早时期:童年时的芭比娃娃换装。小时候喜欢玩大人买的芭比娃娃,长大后有了自己可支配的收入,娃妈们自然而然地追求起了更加精致的BJD,童年的那份爱被她们带到了人生的不同阶段。
 
实际上,很多90后都曾用过印有SD娃娃的笔记本和贴纸,那时虽然没有BJD的概念,但是这些美丽精致的人偶成为了回忆中的一抹亮色,再次相见时就如旧友重逢——虽然我们长大了,但是这些人偶历经岁月美丽依旧
 

一代人的回忆——印有SD娃娃的笔记本。/网络

 

02

娃圈消费知多少
    
“玩娃娃吃钱包。”
 
入坑以后,要买的东西渐渐多了起来。小到眼珠头发,大到布景道具,都是需要支出的地方。
 
娃娃本身的可塑性是非常强的。玩家从娃社接回一具没有任何装饰的“裸娃”后,可以一点点将它妆扮成完全符合自己心意的样子。
 
圈外人总是有玩娃娃的都是富婆的刻板印象,可事实是怎样的呢?
 
是的,娃圈消费的上限很高,但下限也可以很低。这就是圈内所说的“富养”和“穷养”。
 

有的娃妈会在购入价格高昂、做工精美的娃衣后拍视频分享,不买也能欣赏到。/@_团团_

以然然和小千在把娃娃的素头寄给专门的化妆师上妆这件事上的分歧为例。然然喜欢把娃娃随时摆在家里能看到的地方,这样就比较容易损伤到妆面。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心疼,然然选择了收费比较便宜的壮士(壮士即BJD化妆师),一次化妆的价格可以低至百元内。
 
小千喜欢给娃娃拍照,但是极度厌恶灰尘,所以在不拍照的时候就会仔仔细细地把娃装回原箱里妥善存放。她习惯于给自己的BJD约较为知名的喷笔妆壮士,基本保持在了400块钱以上,一方面满足了自己挑剔的审美需求,另一方面也不容易踩雷。
 

然然约到过的性价比不错的妆面,她很满意。/受访者提供

 
无论是贵还是便宜,她们的需求都得到了满足。
 
其次,二手流通也是娃圈常见的消费方式。
 

娃圈的二手交易市场一片繁荣。
 
包包、然然和小千都提到自己会把不喜欢的BJD或者服装、配饰等通过二手市场转卖掉。人的审美是阶段性,买回来的东西常常过段时间就“无爱”了,二手市场成了它们的归宿。
 
钱真的回来了吗?卖了买、买了卖,兜兜转转,还是没有回到口袋。正如然然所说,她的二手闲置都是亏本的,用过了都会便宜一些。不过二手转卖多多少少达到了“回血”的目的,好像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可持续性”消费。
 
作为一个目前来说仍然算是小众的圈子,这里的市场交易规则不算完善。
 
“除了有钱,你还要有好耐心和好脾气。”
 
首先,大部分精致的BJD服装仍然以手工为主,加上产量不大、成本较高,所以销售方式多是“定金+尾款”制度。
 
其次,在BJD的圈子里设计审美是第一位的,审美好的大佬自然而然成为了被追捧的对象。热门款往往很快被一抢而空,在二手市场上的价格也水涨船高。在这样求大于供的情况下,大佬的定价也越来越高。
 
所以这就造成了工期漫长、定价奇高、消费者权益得不到保护等种种问题。
 

在娃圈树洞里,不乏关于工期的吐槽和求助。/@娃圈树洞
 
“我能理解这个东西是手作,但是我不能理解工期真的要三四个月那么漫长!”说到这里,包包愤慨的语气多少有些藏不住了,“ 一些BJD店家不像普通网店那样受到购物平台的约束,有些三个月甚至半年、大半年还不能完工。”
 
然然和小千的群也是由此而来,一开始两人都是普通的买家,为了订购的假发苦苦等待大半年无果,最终被迫成为了“团长”。开启团购毛胚假发之路后,虽然有些辛苦,但是自己总算能及时拿到合心意的假发了。
 

从跟团到自己开团,然然和小千满足着群里大家的各种假毛需求。/受访者提供
 
对于娃圈市场,她们想说,希望更多好的设计能够加入进来丰富市场,给大家更多的消费选择。
 
对于想要入坑的新人,一定要量力而行,不要超前消费,也不要被兴趣爱好过度支配。

 

03

此养“娃”非彼养娃
 
看到娃妈在BJD上的消费高了,有的人会说,你这么喜欢养娃,为什么不自己生一个来摆弄?
 
此养“娃”非彼养娃,首先我们需要弄清楚BJD对于娃妈们的意义,以及BJD与娃妈之间的连结。
 
当这个“何不生娃”的观点抛给包包时,她有些震惊,表示自己从未将两者联系到一起过。
 
包包认为,自己的BJD是自我风格特征的一种投射——朋友们眼中的包包是个酷酷的女孩,所以她的娃娃也时常穿着oversize的服装。
 

包包的酷女鹅,和她在日常着装风格几乎一致。/受访者提供
 
除此之外,BJD的另一层价值来自于其独一无二的定制性。虽然同款BJD的素体是一样的,但是可以通过不同的妆面和打扮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气质风格。包包希望她的娃娃完全符合她的心意,在送去化妆之前会把从眉毛到嘴巴的形状都罗列清楚,一一交代给壮士。
 
得到“只属于自己”的娃娃,给包包带来了满足感和幸福感。
 

包包手机里还存着之前准备给壮士的要求初稿。图源:受访者提供

 
然然和小千则认为,BJD对于自己来说,只是消费能力范围内价格稍高的玩具或是收藏品。与其他女生在喜欢的包包、珠宝或是化妆品上的消费并无不同。
 
在把玩和存放的过程中,BJD也会像手提包一样老化、磨损,甚至因为其树脂材质的特性,比手提包更加脆弱。所以,BJD的美也并非是永恒的,美丽的人偶只是阶段性的陪伴。
 
“对于不喜欢的BJD可以换掉或者卖掉,也不会产生心理负担。BJD完全可以自由支配,这一点与生命体是截然不同的。”然然做出了如此解释。
 
小千认为,BJD是自我审美的投射与表达。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审美会发生变化,这也就注定了不会只拥有一具BJD。
 
虽然审美会变,但是在对美的追求却是永远存在的。
 
“我二十岁的时候喜欢美少年,四十岁的时候喜欢美少年,八十岁了我还是喜欢美少年。”——谁说不是呢?
 
当被问及是否自己也想永葆青春时,小千回答说:“我可以老去,但是我希望我的娃永远美丽。”
 
每个人都对漂亮的事物有着收藏欲,所以与其说是“养娃”,不如说是在收藏现实中罕有的完美。
 
除了和三位一样把BJD当作贵价玩具的娃妈们,娃圈中还有一类娃妈被称为“灵魂党”。她们会赋予自己的BJD独特的设定,并且把自己的娃当作有生命的来看待或是一种心灵的寄托。对此,娃圈中保持着相互尊重与理解,毕竟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娃妈们都享有充分的自由。
 

04

孤僻的人才玩娃?大No特No
 
可能受到东亚国家民俗文化的影响,“人偶”给人的印象大多不太正面。比如宫斗戏里常见的扎小人或是邻国的养小鬼传说,都会让圈外人对娃妈产生一些误解。
 
没有朋友?思想不正常?阴暗?是时候粉碎这些刻板印象了!
 
包包的留学之旅开启得很匆忙,她甚至没能好好收拾行李。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没能带上她的“小女儿”。在采访中她坦言在海外求学确实会孤独,也会想念自己的娃娃。但是BJD并不是她在生活中唯一的慰藉。
 
在国内的时候,她会带着自己的娃一起跟朋友出门,大多数朋友都是非常喜欢她的BJD的。她们一起旅游拍照,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一起出去玩。/受访者提供
 
因为此前一直在二次元相关公司工作,然然身边的人与她爱好大致相似,在离职之后仍然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回到家乡后,身边也有年纪相仿的同事,她们也对精致的BJD非常感兴趣。
 
从上海游戏公司离职回到家乡的小千现实中同圈小伙伴一下减少了。现在公司里的同事大多为年龄较大的普通上班族,她们的聊天话题大多围绕着孩子、工资、工作等问题。即使知道小千的爱好,也不会想深入了解,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职场关系。有时候,比起现实中的职场社交,与同好的交流更加简单快乐。
 
日常下班回家后,小千喜欢给自己的BJD拍照,将图片po到自己的主页里,瞬间收获一片赞美。虽然因为工作原因,小千和她的同好朋友们已经分散在全国各地,但是还是会坚持每年聚会,相约去外拍一些季节限定的美好风景。
 

小千每年都会带娃和圈内好友们一起去外拍。/受访者提供


对于误解和异样的眼光,娃妈们显得非常乐观、包容。
 
三位娃妈都有带娃出去外拍的经历,精致的人偶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围观:“我们像是一只误闯进人群的大熊猫,被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
 
有时遇到陌生人掏出手机蹭拍,娃妈们都表示理解,虽然会有些害羞,但是在对方不做出过分举动的情况下也不会制止。面对路人一些没有礼貌的言辞,她们也只是一笑置之。
 
不过她们也更加希望大家在拍摄之余注意保持距离,特别是家长可以约束好自己的小孩,不要上手触摸。BJD脆弱,修复不易。

和这几位可爱的娃妈聊过以后,我点开了某宝,缓缓在搜索框里打出了“BJD”三个字母。刚刚有句话说得真好,人对美丽的事物都是有收藏欲的。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阿祯
阿祯
MORE

评论42

被内卷的EE
无聊或者寂寞的时候把她们拿出来打扮一下,感觉就是挺好玩的
05-05 15:32
西红柿的C
不过这些假的娃娃貌似价格也挺高的啊,伤不起
05-05 15:26
橘子|GOOD LUCK
可能更多时候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BJD娃娃就是他们的精神寄托吧
05-05 15:06
大鸡腿子多放酱
声明一下我们养的不是的假的娃娃,而是情怀呀
05-05 14:58
i学习
美丽精巧的BJD作品,分分钟秒秒钟让人觉得很惊艳
05-05 14:37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