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便利店

救命,这房子晚上会自己跳舞
颖宝
我摊牌了,不装了:这些大楼都成精了。


小阔爱们,周一好呀!

 

艺术氛围浓厚,是上海的标签之一,建筑设计能直观体现这点。

 

借宛如音律的景墙诠释音乐与空间对话的黑石M+街区、30°角设计的武康大楼、在不同时间段反射不同颜色光芒的“水晶盒子”玻璃宫艺术书局……


这些被上海经信委列入《2021“时尚100+”榜单》的建筑,有的延续了古典欧式风格,有的展现了现代艺术与人文情怀的交融。


从左到右分别为:黑石M+街区、武康大楼、玻璃宫艺术书局。/网络、图虫创意

 

在这个百花齐放的榜单中,上海复星艺术中心依旧是无法被忽略的存在——它被媒体称赞为“会跳舞的房子”。



上海复星艺术中心的外形犹如一架竖琴,墙体由三层金色、波浪形的幕帘组成。

 

每层幕帘均可转动,并通过转动速度、方向的不同,营造出艺术中心在上下跳跃的视觉效果。风从幕帘上的金属管缝隙间穿过,发出悠扬的乐声;阳光照在不同的金属管上,反射出不同的光影颜色。



固有观念中的“动态建筑”,是通过在外墙大屏幕播放动画去实现的,而上海复星艺术中心本身就是一个自行运转的机械装置。

 

上海复星艺术中心在国内走红后,有网友称其设计师——英国建筑师托马斯(Thomas Heatherwick)为“当代达·芬奇”“本世纪最性感的大脑”。

 

这些赞誉,托马斯当之无愧,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打破传统建筑思维了。

 

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英国馆,是托马斯的代表作之一。



当年英国官方在招标设计方案时,收到不少复刻英国标签的想法,比如大笨钟、双层巴士等外形的展馆。

 

托马斯觉得挺没意思的,简单粗暴的“拿来主义”在十几年前就被用烂了。此外,常规展示逻辑——“以展馆为容器,里面放展品”,容易让英国馆淹没于众馆之中。

 

“参展人第一眼看到的是展馆外观,其次才是里面的展品。那么,为何不将展馆视作一个巨大的展品呢?”

 

于是,托马斯将6万根、长约7.5米的透明亚克力杆插在英国馆外墙上,在每根杆的顶部都嵌入一种植物种子,让身处馆内的参展者,有一种被自然与生命力包围的感觉。



展馆的外部,如同一颗蒲公英,风一吹,柔软的亚克力杆随之摆动,仿佛随时会飞起来、向四周飘散与播种,孕育出新的生命。

 

这座英国馆别名叫“种子圣殿”,获得了2010年世博会展馆设计金奖;馆内存放的25万颗种子,在世博会结束后两分钟内,就被网友一抢而光。



托马斯打开脑洞的推力有两个,一个是“常规东西没意思”,另一个是“这玩意太丑”。

 

2002年,他就曾公开表示,伦敦塔桥的打开方式很丑,“整座桥像被砍断了似的,一点都不优雅”。


伦敦塔桥分上下两层,如果巨轮鸣笛而来,下层可升起让其通过。/视觉中国

 

同年,他设计出了一座能卷成标准八边形的“卷桥”——英国伦敦大联盟运河上的桥。行人需要过河时,按动控制键,桥就会放下;船只需要通行时,也可将桥卷起来。如此,能提高运河的交通效率。

 

凭借独树一帜的设计,“卷桥”成为了当地的网红打卡地,侧面推动了旅游业发展。




托马斯的每一件作品,都具备超脱建筑本身的功能,面世于2019年、位于美国纽约哈德逊广场的大楼“容器”,亦是如此。

 

楼如其名,“容器”的外形如一个藤蔓编织的篮子,每一根“藤蔓”都是一道楼梯。楼梯之间相互错开,又在某一段路的终点重合。



托马斯表示,人们在拾级而上时,会被楼梯引领去到各种“陌生”的地方、见到不同的人。用冰冷的钢铁,推动富有温度的社交,听起来就很赛博朋克。




大众的态度,有褒就有贬,有人觉得“容器”不具备美感,认为其外形像一个垃圾桶(这么说起,还真有点像),过于独特的造型,反而有违城市规划的整齐感。

 

来评论区说说,城市建筑设计应该独树一帜,还是走统一原则、营造整体的舒适性呢?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颖宝
颖宝
人间是座游乐园 我贪恋
MORE

评论23

Hilary
支持上海艺术中心,具有独特的艺术动态美感
04-19 14:49
长脚的鱼
我觉得上海这个艺术中心真的很漂亮,不愧是艺术中心
02-22 16:44
大鸡腿子多放酱
创意是可以的,但是不知道实用性怎么样,毕竟花里胡哨的东西中看不中用
02-22 15:58
S.
这个种子圣殿的创意感觉好浪漫啊,生命的意义,一切都是开始
02-22 14:24
シバ
纵向的线条,波浪般起伏,好似流动的艺术,连绵起伏,无限循环
02-22 14:22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