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里的一道光

他的梦想尽头,是在天桥底有个家
颖宝


华语电影《浊水漂流》上映于2021年夏天,全片可用一个“脏”字贯穿——堆积着灰尘的衣物、又脏又累的谋生工作,以及位于天桥底的居住环境。

 

电影中,吴镇宇扮演了一位露宿者

 

除了受刮风下雨、酷暑寒潮等环境因素困扰,他还要忍受围观和驱逐行为带来的耻辱感。影片刚开始,他便与香港食物环境署的人起了争执。后者以“清理街道”为由,将他安置在天桥底的床铺、桌椅、身份证件,以及他视为珍宝的一张照片,全部扔进了垃圾车。

 

导演借吴镇宇之口,点出影片的立意:“(香港)深水埗是穷人的地方,连深水埗都开始建高楼了,穷人能住在哪里?”

 

当我们对弱势群体共情时,便意味着社会文明程度迈进了一步。这正是《浊水漂流》的惊喜之处——露宿是一个普遍现象,据联合国人居署的数据,全球有超18亿人无家可归。


 

令人感动的是,在现实生活中,有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开始关注露宿者群体,并借设计的力量传递人文关怀。

 

总部位于厄瓜多尔的建筑公司Natura Futura,为露宿者设计了一个微型移动庇护所,取名“Ambulantito”(西班牙语:小贩)

 

Ambulantito内部规格为2.5×0.85米,仅一张单人床大小。

 

房顶由两块木板搭建成三角形,其中一块木板可以向上推开,变成类似书报亭的小摊,露宿者可在此出售手工制品,以赚取生活费用。入夜后,露宿者将模板拉下来,庇护所就变成了一个密闭的“小卧室”。




它最大的亮点在4个轮子和可折叠支架,一个成年人就能毫不费劲地将其推动——带着整个家,在城市之间游走。

 

Ambulantito的定位是“临时住所”,它可以被共享、捐赠和出借,意味着其房客在“脱离苦海”后,可以按自由意志转交给下一位露宿者。

 

Ambulantito的设计师表示,受自然或人为的影响,随时转移居住地,是多数露宿者无法回避的问题,我们目前能做的,就是提高他们移动的便捷度,并将生活隐私与空间安全还给他们。


 

证件及其他个人物品,也与露宿者的尊严有关联。《浊水漂流》中,当吴镇宇的床铺被当成垃圾扔在大马路上时,他认为自己的人身权利受到了侵犯。

 

由世界设计组织(WDO)举办的“2021年世界设计影响奖”入围名单中,名为“BackPack Bed for Homeless”(为无家可归者提供的背包床)的设计排在首位。



其设计者在作品描述中提到,公益机构能够提供给露宿者的庇护空间有限,若后者在某天错失入住的机会,他将得不到任何帮助。每年冬天,都有露宿者因毯子被浸湿了、睡袋漏风了而体温过低致死。

 

BackPack Bed for Homeless形似登山包,内含不易沾灰、防水、防蚊虫且遮阳的被褥和睡袋,露宿者只要轻抖床上用品,就能完成清洁行为;这款包包有很多可上锁的暗格,方便露宿者保存钥匙、证件等物品。

 

曾有媒体评价,这是一款轻量级街头睡眠解决方案。



偏见,也不断给露宿者带来烦恼。我们因不了解他们的处境,而主观认为“这是一群脏兮兮的、好吃懒做的人”——“殴打流浪者”相关事件时有发生,偏见心理是诱因之一。

 

美国有一家“尊严博物馆”,专门存放露宿者的亲身故事,如在公园里分享面包的经历、窝在汽车后尾厢睡觉的感受。




博物馆外形是一个巨大的集装箱。在馆长Terence Lester看来,集装箱是被运来运去的象征物,可代指居无定所的露宿者,“但每一个集装箱里,都装着有价值的故事,希望这些故事能消除一部分社会偏见”。


正如老一辈人常说的:“有瓦遮头的,谁想睡大街?”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颖宝
颖宝
人间是座游乐园 我贪恋
MORE

评论6

Emma
社会的确需要对底层人员的共情力,但低层人员思想不稳定任性而为也没办法啊
12-20 04:37
美晨
幸福的人有同样的幸福,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12-18 05:37
破执
你要知道,在你随意评价他人时,不是每个人都有和你一样的条件。
12-17 16:05
月亮在看我
楼上观点也是不敢苟同
12-17 10:27
人生甜长
有手有脚的为什么不去好好找份工作?什么样的价值观?
12-17 10:04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