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行

看完这些过年大动作,我想回老家当土狗
老艺术家
“年味变淡”成了很多人的共鸣,也是每年必聊话题。


说个热知识,1月31日是除夕夜,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想,在物质条件改善、疫情冲击和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当代人过年越过越安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年味变淡”成了很多人的共鸣,也是每年必聊话题。

△新年必备舞狮/unsplash

可也正如每年我们都会思考的,我们心心念念的年味到底是什么?

老艺术家认为,应该是种氛围感吧。就像打造氛围感美女需要靠发型、妆容、香水味各种细节把控,重温氛围感年味需要各色的新年活动,需要有家乡味道加持。

假如年味有一天真的会消失,那最有年味的家乡活动应当是值得记录的。为此,老艺术家想征集属于你的【记忆中的家乡年味】,珍藏你的过年瞬间,走近你认知的年味。


01

“春节老人”的快乐老家

最老的年味在哪里?在四川阆中古城。

西汉时期,巴郡阆中人、天文学家落下闳编制了《太初历》,恒定了春节,中华民族才有了过春节的习俗,他的故乡阆中因此被称为春节的发源地

△一年一度的新年红/图虫创意

2300多年历史的阆中古城如今还保留着浓厚的年味,这里的年味藏在阆中人年夜饭必备的一道菜“阆苑三绝汤”里,它集结了阆中特色美食,外黑里红的张飞牛肉和陈香的保宁醋搭配香甜的白糖蒸馍。

△没有(保宁)醋就没有年味了/节目截图

上街打醋、买蒸馍买牛肉、家里自己做腊肠,这些围绕年夜饭的活动,这顿年夜饭的味道成了游子魂牵梦萦的家乡记忆,在每年回一次家乡的时刻也成了独特的年味。

△腊肉腊肠/unsplash


02

这里的春节活动,堪称追星现场

最潮的年味在哪里?在潮汕地区。

过年拜神、吃粿属于是刻进潮汕人DNA里的操作了,一个个粿品蒸好拿去煎,在油里翻腾后捞出,从看到那一滴滴油滑落的时候就已经垂涎欲滴了。

咬上一口,感受那外酥内甜的口感,芝麻、花生、粿皮的味道在嘴里相互碰撞,再搭配去油腻的工夫茶,简直一绝。

△鸡鸭鹅肉丸粿品柑橘……应有尽有/图虫创意

而小孩子们最期待的新年剧情是看英歌舞和看“营老爷”。

英歌舞队队员在小孩子的眼里就像英雄下凡的存在,试问哪个小朋友不喜欢看这种高燃的动作场面?

那些装扮成梁山好汉的男子汉们,双手灵活挥舞“英歌槌”,形成一个浩浩荡荡的队伍,在跳跃的行径中舞动手中的武器,配合着一声声整齐划一的震撼吼叫。

△潮汕英歌舞/图虫创意

英歌舞还只是一般的热闹场面,几乎倾整村之力的“营老爷”,才是潮汕的重头戏。

潮汕人称神仙为老爷,当地各村都有自己的神,营老爷就是将神明从庙里面请出来,端坐神轿由村民抬着游村走巷,接受百姓瞻仰,然后再送回神庙安放。队伍会绕着乡里走个一圈两圈,而小孩子们喜欢拉着小伙伴跟着队伍跑。这么说来,和迪士尼的花车游行也差不多嘛。

△潮汕地区“营老爷”/图虫创意

“营老爷”一般都会有人放鞭炮开路,造声势,漫天的烟、满地的红让人兴奋,好一派合家团圆、祈求来年顺遂的场面。而这份最有年味的家乡记忆,写在多少潮汕游子的乡愁纪念册上,在他乡的夜晚、在热闹的街头反复闪现在眼前。


03

零下20℃的春节赶集,看呆南方人

最冷的年味在哪里?在东北。

同样爱热闹的东北人,凭借零下20℃的赶集现场一举出圈。天然冰窖万物都可冻。实在是太冷了,有经验的东北人带着被子去赶集,用被子把年货抱回家,小贩也用被子保温商品。赶集像开盲盒,不掀开被子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货。

△东北赶大集太冷了/图虫创意

尽管这么冷,最正宗的东北年味还得是在这里孕育。春联年画、服装鞋帽、肉菜蛋奶、鸡鸭鱼肉、厨具鞭炮等应有尽有,与货品同样齐全的大型超市不同,大集上出售的每一样东西,都承载着中国浓郁的新春“年味儿”。

置办完了年货就得张罗年夜饭。过年时候,东北人饭桌必备的一道菜叫“杀猪菜”,其实就是刚刚宰杀的年猪肉、灌制的猪血肠和腌制的酸菜,放到大锅里炖出的“年味菜”。

△东北“杀猪菜”/视频截图

新鲜的年猪味道总是更可口些,先将肥瘦相间、油润饱满的五花肉下锅焯一下,水沸腾后捞起,再下油热锅,扒拉扒拉酱料和酸菜,最后酸菜、五花肉、血肠熬一锅热汤,汤里咕嘟咕嘟,老香了

对于东北人来说,“杀猪菜”是一种情结。就算在外头也能吃到,但家里的酸菜、村里年猪的味道不可替代,就像他们的家乡年味记忆一样,篆刻在家乡那一页,独特而无法割舍。


04

有着最早年味的世外桃源

最早的年味在哪里?在贵州侗寨。

中国有句俗话“三十晚上借砧板——家家都要用”,意思是大年三十谁家都要砧板切肉切菜,都要用,都借不了。可是在贵州肇兴侗寨大年三十晚的砧板还真可以借,因为肇兴侗寨不过大年,腊月二十六在那里就算过年了。

△农村里的打糍粑/视频截图

这个"侗乡第一寨"平日有着“世外桃源”的宁静祥和,新年时期的寨子则沾满了人间烟火气。

在这里,每天都有特色美食安排:年二十六那天家家户户吃“鱼冻”;年二十七吃豆稀饭;年二十八打糍粑……打糍粑这天最是热闹,人们把糯米蒸好倒进专用的粑槽里用长长的打粑锤子锤,打糍粑一般是小伙子的活,帮姑娘家也打打,没准还能喜结良缘。

当袅袅炊烟在吊脚楼的上方升起时,长桌宴已经开始,蒸熟的糯米饭已准备好,聚集的人们一起享受这热闹欢腾的气氛,享受这浓浓的年味。

△肇兴侗寨门口的欢迎表演/图虫创意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老艺术家
老艺术家
在九行,研究旅行的艺术。
MORE

评论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