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任意门

这个“法外之城”,也许是文艺青年浓度最高的地方
吞拿
“丹吉尔是个神秘的城市。当你解开神秘的时候,就是你该离开的时候了。”

邮轮驶过丹吉尔港。/图虫创意


古希腊神话里,大力神海格力斯(Hercules)将阿特拉斯山脉一分为二,开辟出直布罗陀海峡,由此形成的巨岩和大山伫立在海峡两岸,被称为“海格力斯之柱”。

 

传说中,海格力斯之柱就代表世界的尽头


鸟瞰直布罗陀海峡。根据柏拉图的描述,亚特兰蒂斯岛就在这片海域。/图虫创意

 

这里也是大西洋和地中海的交界处,货船和邮轮在两个大陆间穿梭,被称为“非洲之门”的古老名城丹吉尔Tangier)成为八方来客落脚的驿站。


摩洛哥斯帕特尔角灯塔。欧洲大陆就在对面。/图虫创意


这个港口城市在两千年的历史中频繁易主,甚至在大部分时间里不受摩洛哥的管辖。直至今日,丹吉尔的不少路牌还会使用阿拉伯语、法语和西班牙语三种语言。

 

二战期间,西班牙占领了丹吉尔;二战后,丹吉尔重归摩洛哥,但这个自由港也成为欧洲人的特权城市。

 

正因如此,丹吉尔对恶习有极高的容忍度,颇有些法外之地的味道。

 

外交官、间谍、流浪者、作家、商人、艺术家……奇人异士混迹于妓院、剧场、同性恋酒吧,给丹吉尔留下各种怪诞传说。


丹吉尔狭窄而热闹的街道。/图虫创意

 

后来,杰克·凯鲁亚克、马蒂斯、艾伦·金斯堡、威廉·巴洛斯、滚石乐队纷纷到来,他们饮美酒、吸大麻,放纵地进行创作。丹吉尔短暂地成为“垮掉的一代”的大本营

 

马蒂斯的作品《丹吉尔的窗户》(Window at Tangier, 1912)。这个窗户马蒂斯画了许多次。

 

留下来的只有美国作家保罗·鲍尔斯1947 年,37岁的鲍尔斯定居丹吉尔,直到1999年去世。在这里,鲍尔斯完成了他最重要的小说《遮蔽的天空》


艾伦·金斯堡镜头下的鲍尔斯。/网络图片

 

上世纪90年代,美国旅行作家保罗·索鲁来到丹吉尔,特意拜访了年过八旬的鲍尔斯。在鲍尔斯昏暗的公寓里,两个作家重复了“经典动作”——一起吸大麻

 

鲍尔斯甚至还在丹吉尔遇见过一个喝人血的人:“他的起居室里放着一台超大的电冰箱,冰箱里藏了一批半品脱的玻璃广口瓶……每一个里装的是不同少年的血……每次从他们身上只取半品脱,决不超过那个量。”

 

不过,对于生活在丹吉尔的人来说,这样的事已见怪不怪


在丹吉尔的露台上吃一顿典型的摩洛哥早餐。/图虫创意

 

在文艺青年心里,丹吉尔是混乱的罪恶之城;在背包客心里,这里则是气质独特的“圣城”——公元1325年,20岁的伊本·白图泰从家乡丹吉尔出发,踏上了一生的传奇之旅。

 

这位柏柏尔人初代旅行家步履所及处远超著名的马可·波罗,丹吉尔的机场也以他的名字命名。

 

伊本·白图泰曾一路从非洲走到元朝的刺桐城,也就是今天的泉州。如今还可以在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看到他的雕像。/携程旅行

 

然而,新世纪汹涌的游客却不再愿为丹吉尔驻足,他们转而走向了菲斯、卡萨布兰卡、马拉喀什。

 

但当你真正走进丹吉尔,会发现此地远比想象中干净和明媚。


丹吉尔老城“麦地那”。/图虫创意

 

滨海大道熙熙攘攘,沙滩边时髦的酒店林立,老城区密集的房屋外墙被涂上靓丽的色彩……远方,传说中海格力斯居住的岩洞里,海浪汹涌而来。


传说中海格力斯居住的岩洞。/图虫创意

 

201811月,非洲第一条高铁开通,起点选在了丹吉尔,通往卡萨布兰卡。根据计划,这条线路将一直延伸到马拉喀什、阿加迪尔。

 

或许,飞驰的列车将再次把各种光怪陆离的人带来丹吉尔。

 

 

 

参考资料

Pillars of Hercules | Wikipedia

丹吉尔的幽灵——瘟疫时代的旅行和阅读|时尚先生

海格力斯之柱|保罗·索鲁

Tangier | Gentlemen's Quarterly, Vol. 33, No. 6, October 1963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吞拿
吞拿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MORE

评论46

何必见戴胜
丹吉尔,像是身披着白色阿拉伯式斗篷的骑士,潇洒地站立在北非的天涯海角。
10-30 17:53
不上豆瓣不说话
看过一本西班牙小说《时间的针脚》里面就出现了这个城市~
10-30 16:40
蛋挞人儿😼
和中国的一些小山村小城镇没什么区别,就是建筑风格不一样。
10-30 16:30
老北京豆汁儿
感觉摩洛哥要火,到处都在推这个国家,风景倒是真不错。
10-30 16:05
阿多
好想去一个遥远这样的小国家的一个小城,闯入一个本来一生都不会有交集的地方,感觉好浪漫。
10-30 15:57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