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好奇柜

“耳洞大开”,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戈多
这年头“脑洞大”算不了什么,“耳洞大”才是真酷。

 

扩耳的年轻人,纷纷让自己的耳洞化身“戏精”。/Reddit图


耳垂里能塞下一块奥利奥是种什么体验?答案当然是:撕心裂肺的体验。

 

但对于热爱“扩耳”的潮人们,疼痛只是过眼烟云,耳垂里的“别有洞天”才是永恒追求。

 

近十年来,一股“扩耳风”刮向西方国家——追求另类的年轻人不再满足于小而隐秘的耳洞,他们希望:让耳洞“大”得昭告天下,比如能够容下一枚纽扣、一块饼干、一个水杯,直到让耳朵化身“戏精”。

 

美国说唱歌手崔维·麦考伊 (Travie McCoy)、歌手亚当·兰伯特(Adam Lambert)都是扩耳爱好者,轻松在耳洞里穿入一根手指;中日韩的扩耳明星则相对保守,张震岳、防弹少年团的田柾国,虽说都在尝试扩耳,但绝对只是云淡风轻。

 

张震岳的低调扩耳。/MV截图


扩耳的英文名为“Ear Gauging”,其中“gauge”是一种起源于北美的直径长度计量单位,数字越大直径越小,因此在扩耳文化里,缩写“g”代表耳洞的直径。

 

扩耳不像打耳洞,可以“一锤定音”。相反,它需要循序渐进,“步步为营”——首先,扩耳者需要一套尺寸不同的“扩耳锥”,让耳洞逐渐适应张力,等到耳朵不再红肿流血,再使用圆圈形状的耳扩,然后逐渐升级尺码。

 

整个过程有多耗人呢?枪打耳洞的直径通常只有1毫米左右,而一块奥利奥的直径是50毫米,这其中的距离,需要一毫米一毫米地“磨砺”。

 

不过,扩耳并非现代人“吃饱了撑的”才想出来的潮流风尚,回看历史,我们会发现热衷扩耳的怪人遍布全球,而且生生不息。

 

不同大小的圆形耳扩,实在是看得让人肉疼。/某购物网站截图


早在5000多年前,就有老祖宗开始扩耳了。

 

1991年,一对德国夫妇在阿尔卑斯山探险时,发现了一具干枯的尸体。考古学家将这具神秘尸体命名为“冰人奥茨”,因为它在冰雪中埋葬了5300年之久。

 

冰人奥茨不仅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天然”木乃伊(指未经人工防腐的木乃伊),而且是全世界最酷的木乃伊之一,科学家不仅在它的身上发现了47处文身,还发现了它有着直径为7毫米到11毫米的耳洞。

 

另外一位著名的木乃伊“图坦卡蒙”的黄金面具上,也有着一对显眼的耳洞,直径长达10毫米。图坦卡蒙是古埃及的少年法老,9岁时君临天下,19岁就丢了性命。有研究认为,成年的埃及男性并不会佩戴耳饰,图坦卡蒙的黄金面具之所以有耳洞,是因为保留着他年少时期的模样。

 

“图坦卡蒙”的黄金面具上,也有着一对显眼的耳洞。/大英博物馆官网截图


古希腊人有多稀罕耳洞?到了古希腊新王国时期,连猫咪也开始戴耳环了。

 

在复活节岛上,拉帕努伊人的石像也保留着扩耳的印记。

 

据研究,复活节的岛民分成“长耳人”与“短耳人”,长耳人代表“上流社会”,从事职业如酋长、祭祀等,长耳人会在耳朵上穿孔、佩戴耳夹,来彰显他们的社会地位;而短耳人代表的是普通民众,从事体力活。

 

希腊新王国时期,连猫咪也开始戴耳环了。/Reddit图


非洲大陆上,有诸多部落都保有扩耳的习惯。

 

最出名的当数埃塞俄比亚的摩尔西人。摩尔西姑娘们会在十几岁的时候扩耳、戴唇盘,直到她们的耳洞里可以塞下拳头大小的装饰品。扩耳像是女性的“成年礼”,女人们用这种方式,去告知大家自己具备了生育能力。

 

在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洲岛上,达雅克妇女为了让“耳洞大开”会使尽全身解数。达雅克女人会在耳朵上戴一大串耳环,每个耳环如同镯子一般大小,耳环越重,耳洞才能越大。很多中老年达雅克女人的耳垂及肩,都是日积月累“拖拽”的结果。

 

说到这里,扩耳第一人还是要提名释迦牟尼。

 

大耳垂是智慧、德行、运气的象征。/pexels


在佛教中,大耳垂是智慧、德行、运气的象征,因此从菩萨到佛祖,个个都长着大耳垂。但为什么要cue释迦牟尼呢?因为释迦牟尼不仅是耳朵大,而且耳洞也大。释迦牟尼曾是古印度王子,身为富贵人家的小孩,释迦牟尼儿时会经常佩戴耳饰,导致耳洞异常宽阔。

 

那么,耳扩从什么时候开始火的呢?

 

在社会学著作《肉身之中:身体改造的文化政治》里,作者写到,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现代原始运动”(modern primitive movement)开始出现,一些亚文化爱好者把身体当作画布——扩耳、穿钉、文身、分舌,都属于身体改造的一种。

 

西方的扩耳爱好者,用这种方式把自己和白人的主流文化分隔开来,并向亚非拉古老部落文化致敬。

 

看上去很不正经的扩耳,可以说是一种向亚非拉古老部落文化的致敬。/Reddit图


不过,想拥有佛祖同款的垂肩大耳,代价也是巨大的。近10年来,不少人因为急功近利地扩耳被抬进了医院,还有很多人因为“扩耳后悔”豪掷数十万重金修复耳垂。

 

总之,在耳洞上大做文章的年轻人,都经历了血泪的洗礼。

 

参考资料:

Victoria Pitts-Taylor | In the Flesh: the Cultural Politics of Body Modification

The history of why people have stretched ears

The ear in the visual arts of ancient Egypt

华说历史 | 耳洞疑云-三星堆黄金面具后面的那个人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戈多
戈多
不怕脏地玩游戏。
MORE

评论35

还挺想尝试扩耳的,耳洞打了好多年了依然担心长死,扩耳之后应该就不会了。
11-17 14:31
烂芭比
看着就疼的系列行为之一,不明白为什么有人热衷于此。
11-17 13:05
knotvvjdzbge
好像很多少数民族都有扩耳的习俗吧,看过一个蒙古大哥扩耳的。
11-17 12:26
飯好少
扩耳有了,眉钉还会远吗?舌钉有了,唇钉还会远吗?
11-17 12:23
赤松子
之前跟朋友去做穿刺耳洞,本来我是有扩耳的打算的,看了穿刺之后我放弃了。
11-17 11:58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