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族生存指南

C罗挪走了可乐,我挪走了“零蔗糖”
杜倩
零蔗糖只是无数商家噱头的冰山一角,零蔗糖不等于零糖。

VCG111318130252.jpg

2021 年2 月6 日,广东佛山南海一番街,手拿饮料的小女孩与身后的广告牌相映成趣。(图/ 视觉中国)


在刚刚结束的欧洲杯上,对于球迷来说,令人印象深刻的,除了中文广告品牌,就是可口可乐与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以下称“C罗”)的互挪之战:发布会上,C罗挪走了面前的可口可乐,呼吁人们多喝水;而在C罗所在的葡萄牙队被比利时队淘汰出局后,可口可乐发布了一则短视频——画面中,一个人装扮成可口可乐,将两个C罗的画像从桌面上移走,并尖叫了一声。


当我们认为C罗挪开可口可乐的举动致其40亿美元市值蒸发,并由此同情可口可乐遭遇品牌危机的时候,可口可乐硬是将梗玩到了最大化,成为欧洲杯赛事中最大的反向营销赢家。


C罗如此决绝地拒绝赞助商可口可乐,充满了不近人情的味道,但如果了解C罗的自律,就会明白他拒绝“肥宅快乐水”不足为奇。除了C罗,很多人都想拒绝“肥宅快乐水”,认为其含糖量过高不健康,因此各种“零蔗糖”“无糖”饮料层出不穷。某种意义上,“元气森林”可被视为因零蔗糖而兴起的新兴饮料鼻祖。


VCG31N1323516004.jpg

2021 年6月14 日,匈牙利,欧洲杯发布会上,C 罗挪开桌上的两瓶可乐,随后拿来一瓶水说“喝水,不要可乐”。(图/ 视觉中国)



“世界的元气森林”翻车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商场、便利店、售卖机出现了元气森林这一有着日式小清新包装的饮料,“0糖、0脂肪”“无糖、解腻”的字眼,吸引了大众的注意,成为渴望实现身材管理的当代年轻人的首选。


有人形容它是周末追剧必备,有人认为火鸡面配上元气森林葡萄味是最佳网红套餐,还有人想把元气森林连冰柜带汽水一起搬回家里。 


2021年4月,成立5年的元气森林宣布完成新一轮战略投资,估值达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90亿元),正在打造“世界的元气森林”。 


然而,就在此时,它翻车了,原因是在其宣传“0蔗糖、低脂肪”的新品乳茶的配料表中出现了结晶果糖。这下网友们坐不住了,大喊“骗钱就算了,还骗我长胖”。在众多媒体和网友的质疑下,元气森林发布了致歉声明,称在乳茶产品的产品标识和宣传中,没有说明“0蔗糖”与“0糖”的区别,并将在后期的乳茶产品中把包装上的宣传语从“0蔗糖、低脂肪”改为“低糖、低脂肪”。但消费者并不买账,昔日的卖点成为如今的槽点。


其实,元气森林这款产品确实不含蔗糖成分,因此,“0蔗糖”的标注并非违背事实。公众质疑它,是因为将“零糖”与“零蔗糖”混为一谈。


首先,要区别这两个概念,我们要摒弃固有的对于“糖”的理解。日常生活中,以甘蔗与甜菜为主要原料的白糖、冰糖、红糖等,都属于蔗糖范畴,所以我们通常认为的“糖”,基本上等同于蔗糖。


但在食品营养领域中,除了蔗糖,常见的还有果糖、麦芽糖、乳糖、葡萄糖等,而且果葡糖浆(高果糖浆)、蜂蜜、浓缩果汁等实质上也是“糖”。我们会走进商家设定的“无糖”陷阱,就是因为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按照《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的规定,每100克固体食物或每100毫升液体食物中糖含量≤0.5克,就可以被称为无糖或不含糖食品。所以,“零糖”指的是上述单、双糖以及糖浆等的总含量不超过0.5克的界限值,但不代表真的完全不含糖。


结论是:“零蔗糖”只是代表没有蔗糖,而“零糖”并非真的不含糖。


VCG111331745158.jpg

2021年5月27日,贵州贵阳,参观者在数博会上观看一款能够浇花、递送饮料的智能机器人。(图/ 视觉中国)



零糖产品几乎都使用了人工甜味剂



无糖、零蔗糖产品之所以层出不穷,跟人们越发关注健康有一定关系。为了迎合消费者对更多种类的低热量产品的需求,各大商家纷纷推出“无糖”“零蔗糖”产品,抢占市场。


为了让“无糖”“零蔗糖”的口号名副其实,甜味剂就成了商家的必然选择。甜味剂在味觉上能复制“糖”的效果,但所含热量较少,成了更多人“减脂”“保持身材”的首选。但它普遍比蔗糖甜,这也是消费者反映市面上很多标注零蔗糖的食品反而比含蔗糖食品甜的原因。


甜味剂有天然甜味剂和人工甜味剂之分,比如木糖醇、赤藓糖醇、山梨糖醇等是天然的,人工合成的甜味剂主要有阿斯巴甜、安赛蜜、甜蜜素、三氯蔗糖、糖精、阿力甜等。可口可乐公司的无糖可乐、雪碧、芬达,康师傅的无糖冷泡绿茶,安慕希推出的零蔗糖酸奶等,其实都使用糖精、阿斯巴甜、安赛蜜、三氯蔗糖等“代糖”作为甜味剂,以补充口感。


食品和饮料商家越来越多地使用人工甜味剂,也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结果。人造甜味剂制造商的利润率极高,因为食品工业所用的人工甜味剂,价格比天然甜味剂低得多。


这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局面:在目前的市场上,我们所看到的无糖产品几乎都添加了人工甜味剂。某种意义上,“零蔗糖”是商家深谙消费者心理、变相吸引消费者购买的套路。


“糖替代品”确实是流行的大趋势。有数据显示,美国人平均每年每人消耗24磅人造甜味剂。在美国销售的近6000种产品中,也添加了糖替代品,包括婴儿食品、冷冻晚餐甚至酸奶。


而在中国,通过走访大型超市、街边商铺、售卖机等地点发现,大部分年轻人更青睐零蔗糖、无糖产品,其中健身教练、孕期妈妈、体形偏胖人群更甚。


它们受到年轻人的青睐,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1.心理安慰;2.食用零糖产品确实不如正常含糖的产品易胖;3.压力太大,需要“糖”对味蕾的刺激。


对于使用“代糖食品”,达到减少卡路里摄入以及控制体重的目的这一做法,北京协和医院临床营养科主任医师陈伟说:“如果单纯和含糖饮料相比,零卡、零糖饮料确实对防治肥胖有帮助;但和水相比,由于甜味剂在大脑中会产生兴奋作用,会引导你摄入更多的高热量食物,从这个意义上说,无糖饮料并不是完全健康的饮料。”


此外,关于“糖替代品”的科学研究从未停止,人工甜味剂的安全性也饱受质疑,它是有助于人体还是损害人体,仍然没有定论。而消费者对这些“糖替”产品的看法也褒贬不一,因此我们不能认为它绝对“有害”或者“无害”。


但无论国家规定还是科学研究,都表明甜味剂需“适量使用”。糖精的每日容许摄入量为小孩不超过500毫克、大人不超过1000毫克;甜蜜素每日的允许摄取量为每公斤体重11毫克;而阿斯巴甜,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为每日允许摄取量为每公斤体重50毫克,欧洲则认为每公斤体重的日摄入量为20毫克。


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医疗协会研发人员杰西卡·墨盖托(Jessica Murgueytio)说:“‘毒’最有可能在剂量上,所以虽然在你的咖啡中加入一包甜菊糖没问题,但我建议不要经常喝大量无糖苏打水。”


美国糖尿病协会组织也警告道:“目前仍然缺乏关于长期使用甜味剂对人体有益处的确切证据。使用它们‘不会使不健康的选择变得健康’,只是意味着它没那么不健康。” 



在商家的噱头前,要永远保持质疑 



当某一社会现象广泛发生时,大部分人就会被蒙蔽,失去质疑的能力。零蔗糖产品只是商家的众多噱头之一。比如,国民品牌椰树椰汁因印刷体包装走红,但其“每天一杯椰树牌椰汁,曲线动人,白嫩丰满”的广告语,涉及丰胸的虚假宣传;被视为当代人社交文化的“帮我砍一刀”,在拼多多App上时不时跳出一个百元红包砸中你,提醒你赶紧领取,然而当你点进去时,显示还有5%就可成功取现,而这小小的5%,需要20—30位好友的助力;各个App、浏览器强制推送贷款广告,无利息、无需信用证明即可快速放款,实际上是深不可测的套路贷款……诸如此类,都是商家紧紧抓住人性的欲望与弱点谋取利益的方式。


因此,当“无糖”“零蔗糖”字眼再次出现时,不要轻易从字面去理解它的含“糖”量,而是要从配料表中仔细辨别商家的文字游戏。而对于虚假宣传的广告以及套路贷款,要时刻保持质疑与警醒,“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比“发胖”更可怕的是“人为的灾难”。在铺天盖地的零蔗糖食品背后,何尝不是社会层面对于个人身材焦虑的认可与传播?


VCG111304497309.jpg

2020 年10 月28 日,上海,南京西路商圈的金鹰百货裙房外墙上,巨幅“元气森林”饮料广告格外惹眼。(图/ 视觉中国)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杜倩
杜倩
时刻planB准备着
MORE

评论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