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里的一道光

“卫生巾互助盒行动”一周年,改变了什么?
戈多
消除“月经羞耻”仅仅是一个开始。


自2020年10月底至今,全国有超过500所高校加入了“卫生巾互助盒行动”。/pexels


“女孩从不应该为月经而羞耻,要知道每一次月经,都是月亮对潮汐和你的牵引。”

 

这是公益基金“予她同行”发起的“卫生巾互助盒行动”的宣传语。

 

在此之前,没有多少人对“月经”这个生理现象产生过如此美丽的联想——“月经”是“大姨妈”,是“例假”,也是老一辈人口中的“倒霉了”媒体上,“月经”二字鲜少出现,似乎不值一提;公共场合,它难以启齿,隐秘而污秽。

 

但有一群大学生,试图破除长久以来的“月经羞耻”,让这个属于全体女性的“生理秘密”走日光之下。

 

在此之前,没有多少人对“月经”这个生理现象产生过如此美丽的联想。/微博@予她同行


自2020年10月底至今,全国有超过500所高校加入了“卫生巾互助盒行动”,他们在高校的洗手间安置“卫生巾互助盒”,以帮助那些紧急需要卫生巾的姐妹们。以下是北京某高校“卫生巾互助盒行动”的发起人比莉的故事。

 

2020年10月26日,读大三的比莉刷到了一条卫生巾互助盒行动”的微博,发起者是华东政法大学的学生,行动的目的很明确:破除月经羞耻,提升女性自信。

 

比莉想到疫情期间,女性医护人员的生理问题一度被大家忽视,卫生巾十分紧缺,很多女性需要忍受痛经连夜工作。然而,面对此种困境,还有友讽刺:“危急时刻,你们怎么还在关心裤裆里的那些事?”

 

比莉很震惊,但也开始意识到,半数人类都会拥有的生理体验,原来是这样一个“见不得人”的小秘密。

 

疫情期间,女性医护人员的生理问题一度被大家忽视,卫生巾十分紧缺。/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

 

10分钟后,比莉发布了一条朋友圈——高校卫生巾互助盒行动,大家愿意参与吗?

 

很快,朋友圈获得了近百个点赞。当天晚上,比莉建了一个“卫生巾互助盒”微信群,几个小时内,群成员快速增加,“邀请入群”的提示接连不断,成员的数字增加到了100多个。

 

90%的成员是女生,她们讲述了种种关于“月经羞耻”的小故事:卫生巾不敢捏在手里而要藏在袖子里,买卫生巾要用黑色塑料袋包装,难以直言“月经”二字等。

 

剩下的是十来个想要支持此行动的男孩。这些男生让比莉很感动,他们能够尝试理解另一个性别的“隐痛”,提供了一种非常珍贵的“榜样力量”。

 

最终,核心志愿者圈定了20个人。

 

卫生巾不敢捏在手里而要藏在袖子里,买卫生巾要用黑色塑料袋包装。/pexels


两天后,比莉在教学楼的卫生间惊喜地看到了一个卫生巾互助盒,透明的亚克力盒子,里面装了一沓卫生巾。盒子上贴着标签“取一放一”,意思是应急时取一片卫生巾,之后有空再放回一个,以帮助更多的女生。

 

已经有人在率先行动了——比莉没想到,志愿者们的行动力如此之强。

 

为了争取行动能够进行地顺利,比莉决定跟校方进行沟通,获得“官方的支持”,这样的好处是可以避免行动“胎死腹中”。

 

和学院老师讨论过后,比莉和朋友开始了行动策划。一天半的时间,大家拟出了一份长达38页的《卫生巾互助盒活动策划》。

 

从物资清单、物品数量,到每一周的物资预算从前期志愿者招募,到后期维护安排,再到资金来源、可能出现的问题及对策等,策划分成了14部分,以及8个附件,严谨程度不亚于学术论文。

 

比莉附上了国内外媒体对“高校卫生巾互助盒”的相关报道。/网页截图


盒子怎么在墙上更牢固,卫生巾怎样才能不受潮,如何保证卫生巾没有过期,什么牌子的卫生巾容易导致过敏……小组把所有能想到的“插曲”“意外”都囊括在了这份策划里。

 

为了说服学校管理层,表明他们的行动并非“特例”,比莉还附上了华东政法大学的行动情况,以及国内外媒体对“月经羞耻”“卫生巾互助盒”的相关报道。

 

除此之外,有朋友帮助团队设计活动海报、盒子使用说明,还有法律专业的朋友查阅“召集募捐”的相关法条。

 

没人预料到,这样一个小小的盒子背后,竟然需要这么多的考量和努力。


比莉的朋友圈。/受访者提供 


然而,和校方的接洽并不算成功。学校的首要忧虑是“安全问题”如果有人在卫生巾里放针头怎么办?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为此,比莉找到了一家北京地区的赞助商——愿意在学校投放“卫生巾贩卖机”的电子商务公司,如果由负责人统一投放,就可以保证卫生巾的安全。

 

但是校方又以“学生不得拉赞助”“不得募捐”的理由拒绝了他们。

 

和校方的协商前后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有不少组外成员陆陆续续靠一己之力在洗手间投放了卫生巾互助盒,在女生中间,越来越多的人谈起了“月经问题”,重新正视自己不曾意识到的经期耻感。

 

同学们的留言。 /视频截图


虽说活动最终没能按照策划继续,但改变已经在慢慢发生。

 

有男同学来问比莉“女生月经期间可以喝咖啡吗?肚子会痛吗?”比莉身边的女生,也不不再鬼鬼祟祟地从背包里抽出卫生巾去厕所了。


当然,消除月经羞耻”仅仅是一个开始。“卫生巾互助盒行动”一周年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她问题”浮出了水面,那些“禁忌话题”有了更多的讨论,在公共舆论场,女性的发声一夜之间多了起来。

 

而这,正是比莉和朋友们终极愿望。

 

(受采访对象要求,比莉为化名)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戈多
戈多
不怕脏地玩游戏。
MORE

评论67

吃吃睡睡
大多数男生女生都是很客观的看待这件事的,没有耻辱这么一说。
11-11 13:03
许一箩筐愿
我朋友还喜欢用“那个”来代替“月经”,有时候感觉就是你划我猜。
11-11 12:36
M记忠实粉丝
希望大家能共同维护卫生巾互助盒,一起做骄傲的女生!
11-11 12:28
季夏幺唔
同事约我出去玩,我说我姨妈要来(是真的亲戚),结果她们理解成月经,我们跨服沟通了半天。
11-11 11:39
BOKUTO
大学时候我在寝室书柜上搁了个敞口的杯子专门放零钱,有点类似啊。
11-11 10:59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