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智化时代,企业社会责任不等于捐钱
刘车仔

2021年,一个新的市场概念不断受到企业、投资者以及媒体的关注。

 

行业巨头不用说,就连新上市公司都开始为其任命专员、发布与其有关的年度报告;随之而来的是大量媒体的报道以及相关峰会的开展。

 

它就是ESG,意味着企业在E(环境)、S(社会)、G(公司治理)层面的作为,看的是一家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和社会贡献。




 什么是ESG?/视觉中国


你也可以将其简单理解为“企业社会责任”。它并非新话题,只不过,每次只要有社会事件发生,它就会被重新置于人们的视野和感知当中。

 

例如,在前不久河南暴雨灾情中的企业捐款便引起高度关注,某国货运动品牌更因为5000万元的捐款成为焦点,引发全民“野性消费”。

 

但这恰恰证明了我们对“企业社会责任”充满误解。

 

真正的企业社会责任,并不只有捐款一种方式,而更意味着用商业的、科技的逻辑更有效率地解决社会问题。

 

换言之,未来好的企业不只强调经济利益,而应兼顾社会利益与经济利益。

 

那么,一个大众喜爱的,既能创造财富满足自身发展,又能创造符合人类理想生活环境、适应时代发展的好企业,究竟应该是什么样

 

 

企业社会责任

成为未来新风向

 

聊到“企业社会责任”,就很难忽略诺奖得主、著名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发表的著名论断:企业最大的社会责任就是赚取利润。

 

相对地,每当有企业管理者为社会利益采取行动时,他便会以怀疑乃至近乎苛刻的眼光审视这些举措——是不是在作秀?是不是损害了股东的利益?




 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网络截图


支撑米尔顿·弗里德曼“冷漠”论断的理由是:企业家可能在运营企业方面是行家,但在做公益、履行社会责任方面却不太擅长。

 

因此,他认为当企业做好产品与服务,赚取利润、多交税,就是承担社会责任最好的办法。

 

然而,在他谴责高管们为了“笼统的社会效益”花股东的钱,沉溺于“虚伪的粉饰”近半个世纪之后的今天,企业社会责任的理念正在复兴。

 

特别是一场疫情,让企业家们比以往更加感受到了21世纪企业共同生态的重要性。

 

对科技公司来说,特殊时期更加需要他们用数字方案解决人们的需求,为政府提供应对的技术解决方案

 

今年7月,河南发生水灾。同程艺龙与腾讯地图共同推出了“爱心救助酒店地图”小程序。通过这个功能,用户可一键查询附近提供公益救助服务的酒店。




 

不仅如此,这个小程序还可以向公众提供当地积水情况查询功能,必要出行的人可以快捷查询城市道路积水点,规划出行线路

 

这些举措,在令我们感到振奋的同时,也让我们意识到,公司的价值已经不是仅仅由其商业模式成功与否就能够决定,而是与其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和承担的责任息息相关。

 

年前,吴小波在《腾讯传》的结尾提出了一个开放性问题:

 

腾讯等互联网公司,正在成长为世界级的企业……与此同时,他们所被赋予的公共责任也是一门尚未破题的课程。

 

现在,这个课题正焕发前所未有的活力。

 

 

企业社会责任

不只是捐款

 

2016年,长江商学院开设了一门叫做“商业向善与社会创新”的课程,顾名思义,与企业社会责任有关。

 

当时长江商学院500名学员里,报名参加这门课的只有46名。开设这门课程的教授朱睿说,当时很多人一听到商业向善,都以为是做慈善捐款。

 

但其实,“商业向善是企业家能够去挖掘、发现商业活动中的公益价值让企业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同时,成为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


商业向善的动力是什么?/图虫创意


也许没有人会怀疑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性,更多人怀疑的是,企业如何有动力去做这样的事情?

 

北京大学产业组织与法律经济学教师陈永伟曾经提出过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在两家相互竞争的企业中,一家企业选择向善,承担更多责任,而另一家则选择不向善,拒绝承担更多责任那么,在相同外界环境下,前一家企业的成本就会高于后一家。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有什么动力会选择持续向善呢?

 

苏格拉底在《理想国》中重点阐释了“为什么正义值得追求”:正义者有共同体,他们之间不会有相互之间的恶性竞争;而不义者之间则不会有共同体,他们之间充满了尔虞我诈。

 

在商业世界里,道理是适用的。

 

如果两个企业都没有制定向善的目标,那么在竞争中久而久之就会变成“竞次”,最后导致整个环境恶化,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对手,都是更坏的结果。类似的陷阱,我们从前几年的共享单车激烈争夺战中就能看出——最终,那场大战中,没有赢家。


 “竞次”就容易造成资源浪费。/图虫创意


为此,朱睿教授在企业社会责任之中,提出了“社会创新”的目标。这个目标,来源于《繁荣的悖论》作者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教授的一个概念——开辟式创新

 

所谓开辟式创新,是一条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并重、企业与社会大众共赢的创新之路。换句话说,有企业社会责任,企业便会倒逼创新,更能避免恶性竞争,从而优化所在行业的产业链。

 

例如在酒店住宿行业,随着信息化的不断普及,传统酒店内部管理效率低下,不仅不利于发展,也不利于用户体验


 传统连锁酒店面临数字化转型困境。/Unsplash


近年来,国内知名互联网旅游平台同程艺龙则不断渗透上下游产业链,通过数字化能力、数据能力、SaaS系统能力、酒店运营服务能力等赋能住宿行业帮助传统中小型酒店进行数字化改革,帮助住宿行业效率和效能的不断提升

 

2021年9月,同程艺龙还通过旗下旅智科技完成了对国内领先的中小酒店PMS品牌金天鹅的战略投资,进一步提升了公司在住宿产业数字化方面的优势

 

另一方面,开辟式创新能够创造出新市场,通过把原本不可得的产品变得更实惠、更易获得,让“未消费者”——找不到或负担不起现有产品和服务的那些人——买得起、用得上2021年5月,同程艺龙“我和我的家乡”专项旅游应运而生。


 同程旅行“我和我的家乡”专题。


同程联动政府、村民共同发力,将“网红村”四川省德阳市清平镇、德阳市绵竹年画村等乡村推向大众视野,串联线上营销、线下活动、智慧旅行等资源方案创造了新型的乡村旅游方式,不仅给游客创造了新的体验,也推动了乡村旅游经济的发展。


就像这样,由企业社会责任带来的社会创新,不是关紧房门赚钱,而是将企业、政府等联合起来,通过合作、创新的方式,解决系统的、有挑战性的社会问题

 

 

有温度的企业

也是会挣钱的企业

 

今年8月份,一款由同程艺龙开发的“山西全域通”小程序正式上线。在这款小程序上,游客可以直接查询山西全省的旅游资源,并完成景区门票一站式购买。

 

近两年来,山西以“被埋没”的低调省份为人所知,原因就在于其拥有数不尽的历史旅游资源,却鲜少人问津。

 

这一款程序,为山西火起来实现了第一步,也为当地文旅发展铺设了数字化的道路。

 

在全面数字化时代,互联网企业能做的还有很多,也更有挑战性。

 

2020年年底,同程艺龙借助其资源、渠道、技术方面的优势,与横泾街道合作,打造了一个新型主题度假村林渡暖村


 林渡暖村,开辟了新的乡村文旅模式。


要知道,此前,乡村主题度假村虽然火热,但由于自身运营能力等问题,在短暂喧嚣过后很快偃旗息鼓。

 

不同于之前地方自投自营的方式,林渡暖村项目,同程与政府将专业性、市场化和资源进行了有机结合,意味着同程艺龙的乡村文旅项目正在开辟新的方向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提供振兴乡村以及后疫情时代出行需求解决方案的同时,同程艺龙还创造了不少“爆款”。

 

今年3~5月,同程艺龙一共进行了5期“机票盲盒”活动,在网上刷屏,既刺激了需求,也为旅行目的地带来了活力。


 

此外,针对年轻人“即使周末躺平,也要换一个环境”的短途旅行需求,同程艺龙开发了针对下沉市场的“48小时”产品项目一边把城市周边的滑雪、登山、民宿等资源整合起来,另一边为用户提供多样化、个性化、主体化的短途旅行产品和服务。

 

在种种努力之下,同程艺龙在后疫情时代突围而出。

 

在旅游市场受挫的时期,同程艺龙表现出了较好的恢复水平以及盈利能力,2021年第三季度,同程艺龙营收19.39亿元,同比增长1.3%,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94%。

 

从前三季度总营收56.91亿元来看,同比增长达到了38.3%,较2019年同期增长4.7%。


 

这一财报,让我们看到了旅游出行行业恢复春天的希望,也看到了数智化时代,企业在社会责任与创新中突围的可能。

 

正如长江商学院教授朱睿所言:我们所期待的真正的未来好企业,是义利兼顾的,是坚持长期主义的,是创造社会价值的。

 

2021年,同程艺龙交出的成绩单告诉我们,企业的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是可以统一共振的。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刘车仔
刘车仔
一直往人心里开。
MORE

评论51

:D
我们作为一个普通的消费者,大家对企业社会责任的理解可能局限于一个企业做了多少慈善,捐了多少款。
11-29 13:01
交相辉映馆馆长
很多企业做慈善是为了洗白,跟那些明星似的,但是再怎么捐钱也兜不住对消费者不负责任的问题。
11-29 12:27
许一箩筐愿
提高企业价值要比提高商品价值更重要,因为商品是有周期的,但企业价值在消费者心中的影响却是长期的。
11-29 11:33
福禄巴士
客户可能会愿意购买一家公司的产品作为一种间接的方式来捐赠给它所帮助的公益事业,比如鸿星尔克。
11-29 11:15
🐥🐤
当年的三鹿奶粉,出事一方面是产品问题,另一方面就是违背了社会责任。
11-29 11:05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