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任意门

夜空中最亮的星,我终于等到你了
戈多
因为这颗星,我们距离见证这座“建筑史奇迹”的完成,又接近了一步。

因为这颗星,我们距离见证这座“建筑史奇迹”的完成,又接近了一步。/Twitter@sagradafamilia


上帝说:“要有光。”

 

于是,在2021年的12月8日,西班牙圣家族教堂的塔尖就有了光一颗长达7米、重5.5吨的十二芒星,被安置在圣家堂的圣母玛利亚塔的塔尖,星光即将照耀整个巴塞罗那。

 

为了这颗星,我们已经等待了139年,这也意味着,世人距离见证这座“建筑史奇迹”的完成,又接近了一步。

 

圣家堂始建于1882年,横跨三个世纪后,至今仍在修建。它也是世界上唯一的尚未完工就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建筑。

 

横跨三个世纪后,圣家堂仍在修建。/Twitter@sagradafamilia


放眼前现代,人们可以用数百年的时间去修建一座教堂,其中,德国科隆大教堂的建筑期长达632年。

 

但进入现代社会以后,我们已经无法想象一座建筑在违背经济、效率的情况下,无限地建造下去。现代社会的时间在疯狂加速。

 

是谁给了这座教堂超乎寻常的耐性?圣家堂的主建筑师高迪回答:“我的客户(上帝)并不着急。”

 

因为高迪相信,上帝的时间没有终点。

 

1883年,年仅31岁的高迪被任命为圣家堂的总建筑师。从这以后,高迪将他大部分的精力都花费在这座教堂的设计、建造之上,1925年,他直接把家搬进了教堂,全心全力投入到教堂的建造之中,直至去世。


高迪从巴塞罗那大学建筑系毕业时,校长艾利斯· 罗金特评价他:“真不知道我把毕业证书发给了一位天才还是一个疯子,只有时间能验证他的身份。”/Twitter@sagradafamilia

 

接手圣家堂的总建筑师以后,高迪在教堂原本的哥特风格基础上,用自己所热爱的自然主义元素为教堂进行了二次设计。

 

圣家堂的外观采用曲面流线造型,其中一侧的拱门像极了胸腔的肋骨。而无论在建筑外部还是内部,我们都很难找到一个直角,或是一条直线。传统的哥特教堂通常会采用方形的塔楼,但圣家族教堂的12座钟塔都为圆柱形。

 

从远处看,它就像一座海滩上的沙质城堡,边沿的装饰仿佛向下垂落的流沙。

 

统的哥特教堂通常会采用方形的塔楼(左),但圣家族教堂的12座钟塔都为圆柱形(右)。/pexels


高迪认为:“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

 

这来自于高迪对大自然的观察。童年时代的高迪患有风湿病,并且性格内向,因此很少与其他小伙伴一起玩耍。他时常在大自然中独自观察,他喜欢昆虫、花朵、草木,他痴迷于海滩的贝壳、海浪、蜗牛。他发现,自然界中没有真正的直线。

 

当时,建筑作品中很少采用大量的弧线,几何造型也都是冰冷、板正的——用直尺、圆规设计的精密、对称的几何图案。

 

想要复制大自然中的造型与线条,高迪面临着极大的挑战。在高迪超现实的设计背后,需要极为严密的数学计算、结构支撑,对此,高迪日复一日地进行实验,最终开创了一个独家的设计方法:通过把悬力线倒垂,他找到了教堂拱顶的设计灵感。

 

在高迪超现实的设计背后,有着极为严密的数学计算、结构支撑。/@包豪斯的世界


而高迪,不仅是人们设想里那个异想天开、疯癫感性的艺术家,也是一个理性、缜密、务实的工程师。

 

圣家堂一共有18座尖塔。近日被星星“加冕”的尖塔,代表圣母玛利亚;最高的一座尖塔则代表耶稣基督,目前还在施工当中;还有12座尖塔代表12使徒;剩余的4座代表大福音书的作者,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

 

教堂的外部共有东、西、南3个立面。东侧的为讲述耶稣降临的“诞生立面”,西侧的为“受难立面”,南侧的“荣耀立面”仍在建设之中。

 

1926年,高迪逝世前,圣家堂只完成了一个诞生立面,占总工程的20%左右。

 

 塔尖细节。/Twitter@sagradafamilia


缓慢的进程,源于高迪的完美主义以及对宗教近乎偏执般的虔诚。

 

1911年,高迪向团队表明:“即使牺牲掉整个建筑物,打破所有的拱顶,砍断每一根柱子,也要向人们展示耶稣受难的残酷场面。”

 

这样的偏执,最终让他的疯狂梦想成为现实。

 

走进教堂内部,游客如同撞入了一座魔法森林。

 

密集的内柱,灵感来源于红杉的树干,携带着迸发的生命力伸向云端;柱子上点缀的“灯”,像是树木的眼睛,反射出神秘的光线;拱顶是连成片的花朵,把人们罩于一个神圣、自然的空间里。

 

内柱的灵感来源于红杉的树干,带着迸发的生命力伸向云端。/unsplash


和传统的哥特教堂不同,圣家堂的内部空间非常明亮,而这就是高迪幻想的上帝之国的样子。

 

高迪发现,自然界的光色彩变幻,因为光与万物“碰撞”会形成丰沛的颜色。比如,穿越花瓣的光是粉,透过森林的光是翠绿色。

 

因此,一天之中,圣家堂的主导色彩变化不断。

 

东北方的“诞生立面”的玻璃窗以蓝绿色调为主,清晨,阳光穿过,会让人联想到静谧的海洋和森林,隐喻着耶稣的降临;西南方的“受难立面”以橘色调为主,夕阳时分,教堂内部被壮烈的红色渲染,暗示着耶稣为世人流下的鲜血。

 

一天之中,圣家堂的主导色彩变化不断。 /Twitter@sagradafamilia


在中殿的正中心处,耶稣的雕像悬挂于此。一束光线从拱顶上倾斜而下,投射在雕像的身上,给信徒带来光和希望。

 

圣家堂的拱顶之上,有无数的小窗,它们保证无需人造灯光,也可以让教堂保持明朗。

 

然而,100多年间,教堂的建造却并不顺利,多次面临“烂尾”的风险。西班牙内战期间,高迪大量的手稿被烧毁,因此,后继的建筑师无法再100%还原出高迪心中的圣家堂。


拱顶是连成片的花朵,把人们罩于一个神圣、自然的空间里。/pexles


另一方面,经费的缺乏也一度让这座教堂的建造陷入困顿。好在,最终依靠个人捐赠和每年上百万游客的门票收入,高迪的梦想工程才得以继续。

 

不过,正是由于这项工程的“漫长无期”,召唤出了全世界几代最有才华的建筑师、艺术家,让一座建筑拥有纷繁的设计风格。

 

日本著名的雕塑家外尾悦郎,为圣家堂的“诞生立面”设计了花草鸟语大门,生机盎然,富有东方美学的宁静与和谐。

 

再比如西班牙的表现主义雕塑大师苏比拉克,主导设计了“受难立面”的群雕。雕像棱角分明、线条粗犷,为教堂增添了先锋主义的元素。而这个立面,花费了艺术家20年的心血。


外尾悦郎,为圣家堂的“诞生立面”设计的花草鸟语大门。/Twitter@sagradafamilia

 

只是,比起高迪本人的付出,这一切似乎都显得微不足道。

 

20世纪初期,西班牙政府的资金愈发紧张。为了能让项目顺利进行,高迪不惜独自在巴塞罗那的街头乞讨筹钱。

 

1926年6月10日,巴塞罗那举行有轨电车通车典礼,也正是这一天,为圣家堂建造奔走的高迪被电车撞倒,三天后,高迪去世。

 

高迪临终前衣衫破旧,以至于电车司机以为他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高迪的葬礼日,巴塞罗那全城轰动,市民纷纷为他送葬。幸运的是,世界虽然失去了高迪,但他的想象力永存。


参考资料:

BBC | 高迪的圣家堂:天才还是愚人之作?
三联生活周刊 | 高迪的几何宇宙

B站 | 圣家族大教堂:安东尼·高迪留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戈多
戈多
不怕脏地玩游戏。
MORE

评论27

王相
经历了几代人的祈愿总算点亮,这世上不缺历经几百年的建筑,缺的是宛如上帝视觉的愿景。
12-10 14:04
バイ菌17号
去了两次都是脚手架,我一直以为有生之年看不到了。没想到不是它修不好,是病毒修不好了。 ​
12-10 14:03
渔烬Susie
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呀!我已经等不及了,感觉外观有点像哈利波特的城堡呢。
12-10 13:22
瓜子二手书
内部简直是我目前在欧洲看过最惊艳的教堂,进去的每一秒都不得不赞叹。
12-10 13:09
深深深南
真是有生之年系列了,好漂亮啊,期待它的彻底竣工。
12-10 12:59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