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拍卖

3岁的深圳“两馆”,将提供一份怎样的美术馆新样本?
余一
“40年前,我们向世界说明,我们有当代艺术;40年后,我们希望告诉大家,中国的当代艺术是什么样的。”

(本文转载自收藏拍卖杂志)


深圳这座城市被大家赋予了很多标签:包容、开放、创新、先锋,而在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馆长颜为昕眼中,“深圳是一个没有包袱,但又特别愿意扛着包袱前行的城市,原先没有的路都愿意去蹚。”


近几年来,深圳这座大湾区璀璨明珠的变化着实令人惊艳,比如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艺术深圳、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还有本地不断涌现的画廊空间和美术馆、相继引入的“大咖”艺术家展览……


坐落于深圳市中心的文化新地标,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业界一般简称两馆),也以其新潮、大胆、前沿的建筑外形以及连续几个IP流量级别大展如卡普尔、迪奥、DnA等迅速出圈,成为观众排队打卡的网红馆。


今天我们对话两馆馆长颜为昕,聊聊他眼中的两馆、深圳、湾区当代艺术。


深圳文化新地标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摄影:陈怡宁)



01
75%公益性,25%市场探索
连接公众的一个“艺术综合体”

或许有的朋友是第一次认识两馆,但你一定听说过它办的展览。有业内人士称,两馆在全球最艰难的时刻,做了一个全球最难做的艺术展——安尼施·卡普尔深圳个展。”仅仅为了说服卡普尔来深圳办展,馆长颜为昕就给他写了几十封邮件。这个展览也成为颜为昕迄今为止艺术经历里最重要的一笔。


安尼施·卡普尔深圳个展

2019年起担任深圳两馆馆长的颜为昕,原为关山月美术馆副馆长。他于1980年代初随父母来到深圳,成为几乎是最早一批来到深圳发展的人,颜为昕也常笑称自己是亲身参与深圳所有“逢五逢十”大庆的“深圳土著”。在美术馆体系工作了24年,也让他进入一个慢慢观看当代艺术变化的状态之中。


颜为昕,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馆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策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美术馆策展专业委员会主任、深圳市插画协会专业委员会名誉主席、深圳市艺术与设计联盟副主席、深圳市美术家协会理事。


本刊记者对话馆长颜为昕

深圳两馆,作为全球首个拥有“当代艺术”和“城市规划”双主题的当代文化艺术交流平台,它的运营机制和体制也都是全国仅有的。


颜为昕:“两馆是一个理事会机制的公共文化机构,综合民营美术馆与公立美术馆的两者的优势于一体。两馆成立理事会的运营机制中,非常明确的指出两馆作为公共文化场馆运营,必须保证75%是公益性的,其次才允许进行25%的资源整合与商业探索。我们作为新成立的场馆,公益性、公众性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所以我们从来不定义自己是怎样的一个美术馆,而是希望这个场馆能超越美术馆和规划馆的传统定义,更多地成为一个艺术综合体。我们希望这样的一个艺术综合体能够关注于与公众的链接、以大众为主体去思考城市文化发展的未来可能,这也是深圳这座城市赋予两馆的使命——在先行示范的范畴中更加灵活地探索国际化美术馆运营模式。这种机制的形成,也恰恰是我们深圳对于文化前瞻性的一种探索。”


深圳两馆外墙

颜为昕经常跟团队小伙伴讲,美术馆的工作就像一个翻译家。“大家可能觉得美术馆的知识生产就是要研究艺术、产生新的理论体系,我认为不是这样的,美术馆的角色在于思考如何把艺术家提炼出来的艺术符号,转化为一种可以向普通观众讲述的知识。”恰恰是因为两馆通过运营的角度去反推学术的高度,这个艺术综合体反而吸引了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02
美术馆应是无界的
走出原先的一亩二分地

在中国,以“当代艺术”命名的场馆并不多,深圳两馆的存在是挑战,也是机遇。


“当代艺术本就是一个抽象的观念,是无边界、实验性的,现在的美术馆就像当代艺术一样,艺术之间彼此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两馆做的事情,正是要打破艺术与公众以及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边界。”在任职的两年多时间里,颜为昕觉得两馆最大的变化就是尝试美术馆不同边界的跨越。


10月1日,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在两馆开幕,短短几天的展期内,设计师、画廊主、艺术顾问、媒体人、艺术爱好者、收藏家,还有从北京、上海等地飞来的专业观众,成为两馆人潮中的一份子。从展商的反馈来看此次DnA试水深圳无疑是成功的。而在此之前,没有人敢想“在公立美术馆内做一场艺博会”。


在深圳两馆举办的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 

图源:DnA 设计艺博会


“在美术馆做艺博会会降低自己专业度吗?美术馆不可能成为交易场所?答案是否定的,这是我们美术馆人要警惕的,不能在跨界的同时降低自己的标准,反而是在美术馆办的艺博会要比以往的要求更高。我觉得一个城市文化与艺术的层次越多样,对城市文化特征的形象也就越丰富。DnA的举办其实也是两馆在新的机制中,对于美术馆边界的一些探索与突破。艺博会选择在两馆里呈现,这其实代表了艺术市场以及艺术生态对在美术馆这种物理空间上的认同,艺术市场好了,受益最大的是观众还有美术馆。”


在深圳两馆举办的“迪奥与艺术”展
图源:迪奥官微

作为美术馆的从业人员,颜为昕不希望老在自己的一亩二分地里打转。“当我们将视野放到更广的维度来看,你会发现其实这座城市本身就是一个美术馆,每一栋建筑、每一个人,甚至每一件事件都是这座城市美术馆中的一件作品,两馆也是其中的一个载体和一件作品而已。在城市美术馆的大概念下再看两馆,会发现自己仍有很多不足:为公众提供的服务是不是可以更丰富一点,让公众哪怕逗留多一分钟?所以不要把美术馆本身当作一个界限,或者说我们应该打破美术馆的界限。因此,我们计划做一个无界的美术馆,这也是我们作为美术馆及城市规划馆去探索公共艺术的方式。”


正在变得“无界”的还有美术馆的展览空间概念。深圳两馆首创“光美术馆”,以建筑外墙+水面空间为载体展出,打破常规展馆的艺术品“摆放”形式,观众坐在公共的广场上就能体验艺术。


深圳两馆首创“光美术馆”


“‘光美术馆’项目,通过联动新媒体公共艺术委员会面向世界征集优秀新媒体艺术作品,让国内外当代艺术作品亮相深圳夜间,呈现给市民不一样的夜间艺术印象。我们的第一个作品来自法国艺术家法比奥(Fabio),他利用美术馆外墙做了一个新媒体艺术作品,让公众看到这样的外墙,让更多人了解美术馆,并且更愿意走进美术馆。”


颜为昕认为,文化设施应该是“公共艺术的享受空间”,这也是两馆的重要目标,要打破社会对艺术预设的定义与边界,成为激发创造、培养认同、呼吁行动的新艺术发生场。这也是为什么颜为昕一直强调美术馆要跨界、破界的原因。“这样尝试的时候,我们也发现公众的反馈都是非常正面的,卡普尔、迪奥、DnA,每天都是排队观展的人。作为一名美术馆馆长,最高兴的事就是走到哪不用介绍,别人就能说起那个展览是你们做的,马上就能聊起来,亲近感自然就来了。”

 深圳两馆做过的部分展览海报



03
逐步构建馆藏体系
以年轻姿态拥抱当代艺术

这两年,深圳两馆陆续举办了“窗里窗外:梁思成林徽因特展”、“觉醒:文艺复兴至二十世纪的宫廷珍宝首展”、“超凡与人间——苏新平与克里斯多夫·勒·布伦展”、“安尼施·卡普尔深圳个展”、“迪奥与艺术”、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等不同类型的活动与展览。外界都很好奇两馆对一个好展览的判断标准是什么?


在颜为昕看来,定义好展览的标准特简单,就是你愿不愿意来看第二次,就像看电影一样,二刷三刷。到了两馆工作以后,每做完一个展览,颜为昕都会要求所有人对自己的工作进行一次复盘讨论,“我认为每位成员不断地反思、意识自身的不足,这才是一个美术馆能够走得更好的方式。”


“超凡与人间 苏新平与克里斯多夫·勒·布伦”展览

两馆作为深圳市的新文化地标,如何在研究、收藏等方面与其他美术馆做出差异化?


“美术馆最怕的就是没个性,比如有人谈起两馆是什么的时候?还需要想半天:有点像哪个馆。那就麻烦了。所以我们刻意地与其他美术馆拉开一些距离,比如展览规划、公共服务、商业空间的处理等等。在建成的短短数年间,两馆逐步构建了属于自己的收藏脉络和研究体系。”


安尼施·卡普尔《无题》 布面油画和薄纱 274x 213cm 2019年 
深圳两馆馆藏

作为深圳本土的美术馆,两馆也会以自己的方式支持本土艺术机构、本土艺术家的发展。比如我们每做一个艺术家展览,都希望他能为深圳的发展出一份力,比如卡普尔,我们会要求艺术家邀请本地艺术家或者策展人去他工作室进行交流学习;比如DnA,我们会从收入中抽出一定比例用作资助或者一起筹办本地画廊或本土艺术家的展览。”颜为昕回答。


我们常说“看一座城市的创新力,要去看她的当代艺术馆。”据两馆的展览数据分析,单个卡普尔展览的观展人数中71.9%是80后90后。近年来在当代艺术领域已经有很多优秀的画廊、艺术空间和美术馆相继落地深圳,也反映出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在经历40余年的飞速发展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艺术、人文和精神层面的更多深层次的东西。这两年在两馆工作,与市场接触密切,也颠覆了颜为昕对深圳艺术市场的看法。


深圳的艺术品市场是非常暗流涌动的,以前我知道深圳有传统艺术的藏家,现在发现当代艺术的藏家也很疯狂。所以不是DnA、卡普尔、迪奥选择了深圳两馆,而是他们选择了深圳。选择深圳的理由是深圳有市场、有调性、有要求。这也是深圳当代艺术向世界发声的又一次回响,40年前我们是要向世界说明,我们有当代艺术;40年后,我们所有展览的核心内容是希望告诉大家,中国的当代艺术是什么样的。”


安尼施·卡普尔深圳个展,两馆人流量达到顶峰。

颜为昕曾在某个论坛上说:“美术馆的功能是润物细无声的,大湾区本身就是城市群边界的跨界,我们通过大湾区文化的传播,不断打开所有人类的边界时,文化自己突破的边界在哪里?我们需要更多的探索。我们一直说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学术储备做这件事情,但是你的学术储备一定要跟场馆匹配好后再做。我们希望通过我们慢慢的做,让更多的观众体会到这个场馆带给他的一些变化,我们也一直不断在改变自己,新的美术馆,哪怕做错了,再纠正都来得及,但是不迈出这一步,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城市,两馆也是个年轻的机构,没有传统负担的它正以当代艺术的先锋性、实验性,在珠三角、大湾区,乃至更广阔的区域蹚一条别人没走过的路。


深圳两馆外观(摄影:陈怡宁)

(本文转载自收藏拍卖杂志)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余一
余一
别跟艺术圈抬杠喊号子
MORE

评论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