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研究院

要长得多怪,才配和潮男做朋友?
小林
YB
花10万元入坑植物?这不光是钱的问题


在多肉植物圈中,近年热度飙升最快的一支莫过于“块根”。身处看脸时代,长相普通的块根常年以甘薯、葛等模样隐于市井,唯有长相古怪到极致的块根,才有望跻身潮流圈

 

这些潮流植物通常生长在峭壁、沙漠等极端环境,根部发达,外形粗粝。它们来自南非、马达加斯加和墨西哥等地,漂洋过海来到亚洲,一不小心就登上“植生巅峰”:

 

日本潮流大佬泷泽伸介和藤原浩,联手为块根植物设计周边,华语区潮人余文乐把它放在家中显眼位置,林俊杰主动和它合影。各位潮流爱好者纷纷心领神会,除了收集限量版球鞋和KAWS联名款外,也开始将潮流触觉伸向块根植物。

 

玩具设计师Max,是国内较早玩块根植物的潮人之一。他被块根植物的怪兽之美深深吸引,同时也为潮流植物圈的怪现象而感到有所顾虑。当一种植物变成潮流,远不只浇水修枝这么简单。

 

 跟着Max,解锁新坑 



 

#01

论长相古怪

怪兽也要respect

 

块根植物背后最主要的流行推手,非潮流品牌NEIGHBORHOOD 主理人泷泽伸介莫属。泷泽在东京涩谷总部的天台搭建了一个温室,专门培育从澳大利亚和墨西哥等地引进的块根植物。

 

泷泽伸介在温室内打理植物。/@srl_tokyo

 

泷泽从小生活于日本长野县郊外,和哥哥上山采植物是他重要的童年回忆。他的哥哥长大后当了一位植物学家,泷泽则用时尚的方式将自然带进城市。

 

泷泽伸介的植物和宠物。/@sin_takizawa

 

在泷泽的社交媒体上,奇形怪状的块根植物仿如天外来客,穿梭在军事、机车、朋克等“重型”爱好当中。4年前,这位主理人更是以块根植物为主题开设了一个支线品牌SPECIMEN RESEARCH LABORATORY,设计简约的黑色盆器和种植工具等。

 

泷泽对块根的热情,甚至感染了潮流教父藤原浩。在3年前,他们联手推出戳有双闪电标记的盆器,一经发售就赚足眼球。

 

双闪电联名盆。/@sin_takizawa

 

从2018年起,Max开始玩块根植物。他最初正是从泷泽伸介的社交页面上了解到块根,并越看越觉得这种植物跟自己不谋而合。

 

Max对“怪兽”情有独钟。他收藏了两大柜子的奥特曼怪兽钱多多,近年也在设计脑洞大开的搪胶玩具。他说:“块根植物的帅没统一标准,看着在盆里张牙舞爪,仿佛有一天会动起来变成怪物。”

 

象牙宫。

 

在Max眼里,浑身长满刺针的惠比大黑,就像全身长眼睛和刺的怪兽原型。


上:惠比大黑。
下:Max收集的怪兽玩具。/受访者供图
 
龟甲龙成熟后第一次开花仿佛是数码宝贝进入了完全体状态。
 

龟甲龙根部特写。
 
干旱风沙给块根植物留下的纹路,呈现出类似战损版模型的魅力。“(块根植物)看起来特别沧桑,绝不像皮光肉滑的地主家儿子。我自己做玩具涂层也喜欢旧旧的。”Max补充道。
 

一看就是有故事的植物。
 
Max所养的块根植物,都放在离工作室不远的地方。他习惯把设计、涂装玩具的工作时间,压缩到每天四五个小时之内。一段高度集中精神的输出后,他会上天台的块根植物温室里转一转,看看哪株植物长了新藤,哪株植物叶子黄了准备进入休眠。在植物堆里换上一口气,再去接女儿放学。

工作中的Max。

打理植物中的Max。
 
玩块根植物的3年来,Max整个人变得心平气和,连开车速度也慢了下来。Max说:“你跟植物是急不来的。我以前设计衣服,会为秋冬换季去赶设计。到了做玩具又会为下一个展去赶设计图。偏偏植物是赶不了的,所以逼着你要慢下来。”
 
块根植物我行我素的生长节奏,也给了都市人偷懒的机会。块根植物不用天天浇水,只要保证有充足的日照和通风即可。Max介绍:“隔一两周想起来,再去浇水弄弄它就好,这样的相处方式让人感到舒服自在。”
 
 
 
#02
就算是植物
也躲不过流量怪圈
 
块根植物可算是终极版的懒人植物,但种植时依然有不少门道。

刚进块根的坑,Max自称“很费植物”。就像不看说明书使用电器产品,他把买来的植物直接种入土里,等植物软了死掉又换下一个。
 
起初碰到种植问题,Max追着某鱼卖家来提问,上网查资料做笔记。后来他发现,网络资料并不全面,气候水土会很大程度影响植物的生长,外地玩家的答案是不能照抄的。

植物在温室里慢慢生长着。
 
北京冬天会有暖气,那边的玩家不用担心植物会冻死,但在气候温暖的广州,植物却不一定能平安过冬。每当气温降到10℃或以下,Max就着手给植物保温。为了驱散广州的闷热潮湿,还要常年给块根植物吹风扇。
 
一路踩坑过来,Max渐渐掌握新买植物的处理步骤。如果植物在土里发根不理想,他会重新处理或者换水培。如今经他手处理过的常见块根植物,存活率能控制在九成左右。

Max给植物换盆。
 
块根植物在慢慢扎根,周围的世界却在急速变化着。新冠疫情暴发前,Max经常全国各地跑玩具展,每个月在广州的时间不到10天。疫情留住了旅人飞奔的脚步,如今他有更多时间来照顾植物,同时精进自己的技术。假期里,开车去福建漳州拜访园艺达人,也会和朋友一起逛华南植物园。
 
今年8月份,Max在广州东山口附近开设了块根植物主题的咖啡店Hazo Café,希望能促进本地玩家的交流沟通,让新手能轻松避坑,少交学费。他经常边喝咖啡,边跟人们分享块根的养护干货,但也碰到过一些让他哭笑不得的情况。
 

Max和Hazo Café合伙人在温室旁聊天。
 
一位年轻人来找Max,开口就说自己准备了10万块入坑,要求将植物发在朋友圈里绝对够面子。在Max看来,这种玩法相当于用钱买一个“入门天花板”,跟玩游戏氪金买几万块新人大礼包差不多。
 
“植物是有生命的,不能乱来。如果是玩具的话,掉地上磕掉一点漆还能补救。联名球鞋可以放着,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植物如果照顾不好,是会死的。”Max说道。
 
其实,只要有适当的照顾,块根植物的寿命可以比人类更长。据Max估算,他所养的植物里有一株已达100多岁的高龄。一个能捧在掌心里的百岁生命,本不应该沦为朋友圈道具、被人用完即弃。
 
对于没养过植物的人,Max建议可从几块钱的仙人球开始练手。能养活仙人球或多肉后,再进阶试养惠比大黑或者龟甲龙。这两个品种尺寸小,价格不贵,长得相对较快,属新手入坑首选。
 

龟甲龙。

国内块根植物坑里的玩家主要来自上海、深圳和广州等地,其中“有钱有闲”的玩家会锲而不舍地挖掘稀有品种。Max说常见的块根植物进货价大约是他入坑时的3倍。
 
随着玩家的增加,块根植物市场上呈现出盆景化的趋势。把根、叶和枝条都修剪成一定形状和造型,在一方器皿里营造岁月沧桑之感。其中,盆器的选取成了植物造型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玩家会不惜重金买联名版盆器,市场中的盆器代购群体也应运而生。他们会抢购在日本发售的限量版花盆,再加价转卖到国内。“一个花盆发售价两三万日元(约合一两千人民币),卖到国内就要六七千元(人民币)。”Max说自己很难用原价买到心仪的品牌盆器了。
 
 
 
#03
不再小众,
还要跳坑吗?
 
近年来,港台明星潮人纷纷携植物上社交媒体。林俊杰曾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过自己养的柳叶麒麟。这个品种国内市场价原本在五六十块左右,明星随手带货后单株价格一下子升到200多块。
 
开店不到4个月,Max至少遇到七八名客人来找林俊杰同款。明知道有市场需求,但Max偏偏没卖。他觉得这品种非常普通,且占地方。“店铺租金很贵,我想把展示的空间留给一些更值得收藏的东西。”Max说道。
 
Max开玩笑说自己20多年都没过叛逆期。读书时不听父母劝告跑去文身染发。初次创业时他设计的服装主打西海岸嘻哈风,但一见到这种风格变成某宝热搜词,他就刻意避开,转行做起玩具设计。
 
“别人有的东西或者热度太高了,我就不想玩了,宁愿跳到另一个坑里。和别人一样的生活很无聊,我会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没贡献。如果要当羊群里的羊,我也想要当一只黑色的羊。”Max自豪地说道。

Max设计的玩具。/受访者供图
 
很多时候,爱既来自本身对事物的认可,又来自对该事物的投入。尽管店里名贵的块根植物不少,但Max最爱的还是天台栏杆边的霸王树。这棵树并非贵价货,但两年来长高了10厘米,如今比Max还高出半个头。这种生命的变化给了Max一份妥妥的成就感。
 

霸王树。
 
植物不会说话,但它时刻都在那个角落,用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顽强生长着。跟服饰和玩具等爱好不同,Max认为植物有生命力可以玩到老,就算自己过了叛逆期也会继续。
 
小众并非不能共享。喜欢小众的人也希望有同好一起讨论,一起跳坑。只是不希望这个圈子过于大,成为被炒家收割的韭菜。
 
小众并非要孤立,非要跟人争个高下。从阅读到音乐,到衣着的消费,追求小众,不仅是为了给生活增添独特的气息,更是一种强调的标记,提醒自己与大众保持距离,时刻维持独立的自我审视。
 
在这万千世界之中,没有两片叶子是相同的,你和所养的植物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参考资料:

【1】块根植物入门!建构蜗居中之人气块根植物大观园,Hypebeast

【2】潮人都在家养花?块根植物国内吸人气,北京青年报

【3】为什么小众的东西变成大众的的,你就不喜欢了?新周刊

【4】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变成了植物上瘾者?那个NG



END
出品 丨 生活方式研究院
视频 丨 YB
图片 丨 YB(除署名外)
撰文 丨 小林
视觉 丨 欧阳波比



今日话题
你想养块根植物吗?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小林
小林
MORE

评论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