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财记

“广漂”刘姐:留在了原地,却留不住工作
余音
【浮生财记 · 新周刊APP系列专题】牛年已至,各行各业的人们重新返工,开启了新一年的事业和征程。他们将以什么姿态迈入牛年?新周刊APP联合腾讯新闻推出“浮生财记”系列原创报道,真实记录大时代下普通人的财富故事。今天是第四篇:广州家政员刘姐的春节。

 普通打工人的年关,会遇到哪些难题?/《俗女养成记》


这个春节,刘姐丢了一份工。


刘姐是一位“广漂”保洁员,虽然这是她在广州的第三年,但她依然在各家各户打着散工。由于不属于任何一家正式的家政公司,她的工作就极其不稳定。


按说春节期间刘姐的工资应该是照发,甚至该有一些额外奖金,毕竟是法定节假日。


可是让刘姐没想到的是,她不仅什么都没拿到,还丢了一份工。

 


原地过年,

是母子二人的决定


刘姐是一位钟点工,这是她来广州务工的第三年,也是她继续帮助我们家保持干净整洁的第二年。

 

仔细算算,刘姐离家时间并不长。2020年春节前,刘姐在腊月廿八就停下在广州的全部工作,返回她的家乡——湖南省邵阳市新邵县过年。

 

然而等她再次回到广州开始工作,已经是5月份的事情了。也就是说,这小半年的时间她虽然能与家人“长厢厮守”,却也没有任何收入。

 

今年春节前,国家卫建委出台了《冬春季农村地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方案》,对于从外地返回农村地区的人员做出疫情防控要求:


 刘姐就属于农村返乡人员。/@《人民日报》微博截图

 

本想返回家乡过年的刘姐看到文件后有些动摇了:

 

“万一又像去年那样,节后不能回来开工了怎么办?”

 

“如果回来要14天居家隔离,雇主另找新人怎么办?”

 

其实,刘姐期待回家已经很久了。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时,她就开始思量着带点什么东西回去。

 

看到我哥穿了一件新卫衣,就问这衣服是什么牌子的,想给儿子也买一件;看到一些粤式点心,也问问哪种最好吃、是湖南买不到的......

 

当期待快要成真、回家的日子进入倒数时,却迎来了可能无法回家的情况,这对她来说实在有些残忍。

 

踌躇很久,最终让她下定决心选择原地过年的,是她在北京上大学的儿子小礼也决定要原地过年了。

 

据CCTV报道,北京多所高校的学生自愿就地过年,一些学校还举办线上春晚邀请留校学生表演节目,让天南地北的家长能够看到自己的孩子。/新闻截图


春节前的北方还正值疫情严控时期,减少人口流动势在必行。思来想去,小礼决定不回去了。

 

“小礼跟我说,农村能别回就别回,就听话留在原地过年好了。”刘姐后来笑着跟我们说她不回去的原因,但从她脸上还是能看到一丝失落。

 

刘姐想回家,更想儿子。

 

每次说起儿子,刘姐都无比自豪。小礼是刘姐一手带大的,前年暑假刚刚考上大学,还是从一个湖南小县城一举考到了北京。

 

很巧,我在大学期间有过一次支教经历,去的地方刚好就是刘姐的老家新邵县。在那里待了一个多月,我发现孩子们的生活条件比我想象中要好一些,但是教育理念实在不敢恭维:

 

师资短缺,老师不按学科分,而是按照文理科来分;有些老师责任心差,眼看快中考了,说不来上课就不来,孩子一下午都在“放羊”;家长教育意识缺失,很少有人能按照老师的要求督促孩子们完成学业......


“让孩子吃饱穿暖就行了。”是那里大多数人都认可的想法。/教室里的碗柜

 

在这样的环境下,刘姐却知道一切以孩子的学习为先。“小时候也不听话,天天在外面疯玩,后来我就‘拧’着他学习,这些年为了让他上个好大学可是费了不少劲。”

 

儿子外出上学后,刘姐也跟着走出了乡下。不过这次她没有再陪着儿子读书,而是与同乡的姐妹一起来到广州务工。

 

从过去一日三餐的悉心陪伴,到现在一年到头才盼到的一次相聚,想来刘姐是分外想念儿子的

 

尤其是今年春节,母子二人为了“大团结”放弃“小团圆”,重新开始见面倒计时,属实有些难受。

 

 

留在原地过年,

却留不住工作

 

刚来广州的时候,刘姐应聘去一家午托班做阿姨。在午托班工作的时间很集中:上午9:30买菜上班,下午2:30送走孩子们就可以下班了。

 

由于整个下午、晚上还有周末都空闲,刘姐觉得有些浪费,就主动向午托班孩子的家长打听,有没有需要做卫生的工作。

 

她就是这样来到我家工作的。


刘姐干活很利索,下午3:00准时来到家里,一个多小时就能把家里打扫得干净整洁。之后开始准备晚餐,她炒得一手美味的湘菜,从厨房飘出饭香总惹得我们肚子咕咕叫。


这样干了大半年后,刘姐辞去了午托班的工作,开始专注做保洁。上午一家,下午一家,晚上还去一个公司做清洁保持着一日三份工的频率

 

从刘姐的工作状态中能看出,她是喜欢这份工作的。 


每次问起她会不会太辛苦,她总说:“不累,这样特别充实。”小礼在北京上学,除了学费之外,生活费也会比其他城市读书高一些,刘姐总想着多赚一点。更何况,还想攒钱给儿子买房子哩。

 

这次春节没法回家与儿子见面,刘姐只能把所有的念想都投入到工作赚钱上了,结果工作却出了岔子。


我们一家虽然要回山西过年,但是给刘姐的工资还是按照完整的一个月来算。另一家雇主却要求扣除春节这一部分的工资。


“我们一直都是按月算工资的,怎么一到节假日就要改成按次数算呢?”刘姐自然是不同意的。


刘姐与另一家的工资结算争端,在去年国庆时就有过一次。当时刘姐被扣除了工资,但却想着可能是事先没有沟通清楚,所以忍了下来。这次对方又开始赖账,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忍了。


然而刘姐毕竟是个散工,几番争论后,那家雇主虽然把全额工资打给了她,却也告诉她年后不用再来了。 


老话说“祸不单行”,还真是。


刘姐刚丢了一份工,正火急火燎地到处打听有没有新工作时,同乡给她介绍了一份月嫂的工作。


“虽然没做过月嫂,但想着照看月子也不难,就想着先应承下来去试几天。”刘姐当时是有些没底气的。


然而同乡在传达消息给雇主时却把刘姐夸得天花乱坠,硬生生地包装出一个“金牌月嫂”。


现在的月嫂通常要经过多重培训、掌握专业技能才能上岗工作。/纪录片《婴儿日记》


“本来说先去试两天,结果同乡告诉我不用试,直接上岗。”刘姐也很意外雇主会这么痛快地录用了她,更意外雇主开的工资要比自己平常接的活高出许多,还包吃住。


这个乌龙的结果可想而知,刘姐只会把屋子打扫干净、饭菜做得可口些,但是月嫂的各种必备技能,比如产妇伤口护理、催乳按摩、新生儿喂奶记录、婴儿操......她是一个都不会。


雇主发现后非常生气,甚至认为刘姐是团伙诈骗,要举报她。刘姐被吓得不轻,立刻联系了中间人老乡,好不容易才把事情解释清楚。


虽然雇主不再追究,但刘姐的心里并没有好受一些。不仅因为自己白忙活了一场,还内疚自己耽误了雇主一家:“这大过年的,又得让人家重新找月嫂去......”



再难的年关,

也关不住她

 

当刘姐大年初七戴着一条与广州温度不符的红围巾,下午三点半准时来到我家开工时,我们就知道,她遇到的诸多不如意都随着过年一起过去了。

 

新年气氛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能让人忘记过去与当下的不愉快,重新憧憬未来。/《春节联欢晚会》截图


一下午,她都在兴致勃勃地与我们分享过年经历:

 

“你们知不知道一德路那里有好多卖对联、卖灯笼的小店?可全啦!”

 

“上下九步行街里卖的衣服是真便宜,比网上的都便宜,还能试穿!”

 

“这个围巾是小礼给我买的,他知道我就喜欢黑和红色。这次他挑了色,适合过年

 

热闹的背后,我们能想象到那一份孤单:在家家团聚、欢庆春节时,刘姐一个人把买来的对联、福字贴满出租屋;一个人逛街买新衣服,穿上后在视频里给家人看;戴上儿子送来的围巾,嘱咐他在北京别感冒了......

 

平常都没有机会吃外卖,春节期间刘姐可是点了不少次。“外卖员过年都不休息呀。”

 

2月5日,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办公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广东省商务厅一级巡视员罗练锦表示,今年春节期间,餐饮企业、外卖平台的一线配送人员运力充足,数量为往年春节期间的1.2-1.5倍。


 看来,像刘姐这样没能回家、不能团聚的原年人,有很多很多。/电视剧《在一起》


在刘姐这样的普通打工者眼里,春节的团聚意义,有些时候,也许要排在“生存意义”之后吧。

 

这个春节,“广漂”刘姐是孤单的,没能拥抱家人,也没能在工作中更上一层楼。但是,从埋头苦干的状态中抬起头、擦擦汗,看看变化,不也挺好么?

 

但刘姐收获了别样的温暖,她和异乡的儿子,遥遥相望,期盼着下一次团聚。

 

她也对身处的广州多了一份认知:大城市离不开自己这样的家政工作者、大城市需要更多掌握不同技能的家政员。

 

春天来了,刘姐又开始了如常的忙碌。毕竟,区区一个年关,怎么难得倒把儿子送进北京的大学、只身到广州讨生活的她呢?


 

点击查看“浮生财记”系列往期文章:

花农之困:种了一年的桃花,卡在去花市路上

等房子的老人,正在失去晚年

死神、矿难、地下千米——他用30年,书写300万个“他”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余音
余音
想做的事很多,但如果可以,我想玩耍一辈子。
MORE

评论9

烈火
加油加油加油!
02-25 23:31
瞬间美景一咔嚓
加油
02-24 13:24
Queeny
生活,无奈也充实,忧伤也快乐
02-24 03:33
新周刊6398
不抱怨加油
02-24 02:37
Carly
常态
02-24 02:30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