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间大学

扎堆考这热门专业的,都哭着劝退了
小新同学


“有的人出生就在罗马,有的人生来就是牛马。”


发出这声慨叹的是一位今年刚毕业的小伙子,他经常戴着一顶钢盔红帽,在尘土飞扬的工地上穿梭。


他自称“大猛子”,本科毕业于某双非一本院校的土木工程专业。今年7月迈出校园大门后,他像许多土木工程学子一样,来到工地,开始自己作为职场人的生活。


工作之余,大猛子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记录工地日常生活的视频,获得大量“土木人”的共鸣,在3个多月里涨粉超过60万。


有人骂他,认为他的视频在卖惨。他依然是那副不急不缓、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毫无波澜地回复质疑:


“我不是卖惨,我纯粹是自然流露。”


“不好好学习的,就来工地跟我做同事。”


无数在图书馆昏昏欲睡的大学生,把上述经典语句牢记于心,每当学习缺乏动力时,就反复观看大猛子的工地视频。


“猛子劝学”式视频,到底拍出了多少“土木人”的血泪心声?


图源:@大猛子ym



土木工程的尽头

是提桶跑路?


据说经过社会蹂躏、干施工的土木工程学子,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已经提桶跑路,另外一种是正准备提桶跑路。


来工地之前,大猛子还是一个面庞白净的年轻人,双眼绽放着应届毕业生专属的、还没经过社会毒打的明亮光芒。


两个月后,他的肤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黝黑,日渐稀疏的头顶还伴随着发际线后移的迹象。


干土木工程前后两个月的变化。/图源:@大猛子ym


在某个视频中,大猛子直言:“22岁看着像42岁。”


由于表象的变化过于夸张,总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小可爱,对评论区里土木工程学子们的声泪俱下感到疑惑:


“视频里这个叔叔40多岁还在坚持本行,看来这个专业也没有这么劝退。”


又或者是有些围观群众对着大猛子到工地之前的照片,发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感叹:“你儿子都这么大了。不是说这行很难找对象吗?”



那些在一线城市的现代化办公楼里抱怨996、007的社畜,都应该去看看大猛子的视频,看看那些工作时长不亚于自己、在工地日均步数5万的同龄人。


看不见尽头的荒芜大路、嘈杂刺耳的机械工作声、漫天黄土的施工现场,这是大猛子视频里出现的真实工作环境,也是许多土木工程学子每天要面对的生活。


图源:@大猛子ym


往往是基础设施越不好的地方,越需要建筑人利用专业知识施展魔法。因此,“土木人”的工作地点往往在一些鸟不拉屎的偏远地区。


如果大猛子要从目前所在的工地回家,需要换乘三趟火车。一个项目结束之后,要等着公司一声令下,赶赴另一个项目的工地。


常年驻扎在工地,还有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危险。大猛子曾不慎掉进2米多深的下水井,全身多处擦伤也照常上班。


评论区里更是集齐了更多“土木人”的心酸时刻:


有人因为建筑物的外架钢筋网少了一块,不留神从30层掉到28层被卡住;有人晚上打灰,一脚踩进梁沟里,伤口两年多尚未痊愈……



居无定所、远离故乡、工地女生稀缺,还衍生出一个更长远的问题:成家难。


“在工地上,见到男的都叫大哥,见到女的……反正也见不到女的。”每一个听到大猛子这句话的“土木人”都感同身受。


那些已成家的“土木人”,还常常苦恼于没有时间陪伴家人、看着孩子成长,毕竟一年待在家的时间加起来可能只有几个月。


为此,近年来有关土木工程学子提桶跑路的声音,往往一呼百应。



就在大猛子火出圈的前不久,有两位“土木人”UP主宣布提桶跑路,在互联网销声匿迹。



 10年前

它不输给计算机专业


今天在网上苦口婆心、字字泣血地劝退别人报考土木工程专业的,很可能是当年铆足劲儿想扎堆考入该专业的那群人。


世纪之交,工业化、城市化如火如荼地开展。


在全国基建项目狂飙猛进和房地产行业蒸蒸日上的背景下,土木工程一度在热门高分专业里独领风骚,不逊色于今天的计算机专业。


在“基建狂魔”的名片背后,是一大群包括土木工程学子在内的建筑人在默默耕耘。他们的青春和热血,留在拔地而起的机场、港口、高铁、楼房上。


那个时候,行业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三总五项”的期望写在每个刚迈入工地的大学生脸上。


土木工程也有过辉煌。/《大豆田永久子与三名前夫》


所谓“三总五项”,即三年做到总工,五年晋升项目经理,后者是名副其实的工地最高负责人。年薪百万、成家立业的志愿,还没有那么遥不可及。


因此,纵然在工地谋生有那么多艰苦之处,人们还是愿意相信:你在写字楼敲代码,我在工地扛水泥,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随着我国基础设施逐渐完善,基建速度开始放缓。房地产行业在经历如日中天后,过渡至平稳发展期。


而当年被红利吸引、前赴后继地进入土木工程专业的学子,仍源源不断地从校园来到社会。


工地的人才供需悄然改变。当企业不愁找不到优质大学生时,随之而来的便是整个行业的内卷。


甭管你毕业于985、211院校,只要你选择了土木工程专业并且不转行,本科毕业后就得从工地做起,而晋升通道却在日渐收窄。


梦想是什么?/《请回答1988》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对比雪上加霜。程序员成为互联网的香饽饽,线上行业前景辽阔,而包括土木工程在内的传统线下行业在时代潮流下亦步亦趋。


当其他行业的待遇扶摇直上,“土木人”的薪资性价比突然就变得不香了。


网上声势浩大的劝退声,反映到现实生活,就是土木工程的分数线及录取位次纷纷下降。


2020年,浙江省有98%的院校土木工程专业录取位次低于上一年度,其中,33%的院校土木工程专业录取位次下降幅度大于50%。[1]


土木工程是清华大学的王牌专业之一,但在2020年,清华大学把土木工程专业放进提前批进行招生,且不能转专业。


清华大学强基计划。


清华大学此举引发热议,被视为土木工程专业遇冷的证据之一。


而在互联网上,舆论看待今时今日投身土木工程行业的人,就像看待“1949年加入国军”的人般异样。



哪有什么永远的热门专业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劝退声中,逆流而上报考“天坑”专业并不可怕,起码证明尚有热爱和勇气作为支撑。


最怕的是,还没搞清楚自己的兴趣和能力,就跟风一头扎进热门专业,梦想毕业后顺风顺水,吃到时代的红利。


直到毕业后才发现,当初的热门专业现已门庭冷落。


2021年是个神奇的时间点,朋友圈里的教培人鸡飞狗跳,房地产人心乱如麻,金融人负重前行,互联网人集体思考35岁之后该干嘛。


时间倒退几年,以上这些行业都还势头正盛、风光无两,是父母和朋友听到都要举双手夸奖有前途的地方。


感觉每个行业都有苦水要倒。/《我的事说来话长》


在行业的浮沉背后,是相关专业的命运起伏。


经常与“西装革履、光鲜体面”联想到一起的经济类专业,在金融机构躺着赚钱的那些年,一度被视为不容易失业的保障。


但是,2020届经济学本科生的工作与专业相关度排在倒数第二位,仅次于农学。[2]这意味着,大量经济学学子已经到别的行业另寻出路了。


一位在父母推荐之下就读于金融学专业、毕业后按部就班进入银行工作的朋友说,读书时看着银行业轻轻松松赚钱,轮到自己时,已经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工资却不见增长的年代。


更不用说,像汉语言文学、英语、新闻传播、广告学这些文科专业,曾经也位居热门,如今常年徘徊在最难就业专业榜单前列。


甚至在AI、大数据兴起之后,关于“计算机专业是否已经饱和”的争议已经浮出水面。


后悔没学计算机专业的,过几年会怎么样?


当行业寒冬来临时,没有一个打工人能幸免,萌生提桶跑路的想法是人之常情。


但许多人破釜沉舟地跳到另一个行业,却发现不过是奋力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


能够把握住时代脉搏、乘风而上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但若错过了时机,就在慌乱之中饥不择食地追赶下一个风口,很有可能摔得更难堪。


就像前年,我格外羡慕跳槽到教培机构的朋友,他们寒暑假旺季的工资,是其他同学的好几倍。当年没赶上这趟火热的人,现在只剩感恩。


与其一直对当下那些最赚钱的行业跃跃欲试,对别人的收入和工作格外眼红,不如认真问问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以及,是否有不惧一切风险也要提桶跑路、不会后悔的决心。


参考资料

[1]2020年浙江土木工程专业热度变化:超九成院校录取位次下降/优志愿

[2]中国2018-2020届大学毕业生培养质量跟踪评价/麦可思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小新同学
小新同学
MORE

评论40

天总黑
打死也不要学旅游管理这个专业。如果你单纯喜欢这个专业,毕业以后能当个好的导游那你就选对了!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那我还是劝你退学吧🙃
12-07 20:26
小叶懒人
本科生学历的毕业生们变得越来越普遍,不少毕业生都陷入了学历的恐慌中,为了能够提升自身的职业竞争力。扎堆也正常。
12-03 17:14
睡袋熊
实话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土木工程具体是学什么的。
12-03 17:10
来自多比星星的
因为中国在90年代中期开始大规模的搞基础建设,土木行业人才数量严重不足。
12-03 16:50
土豆坨
在零几年的时候,土木是备受尊敬的行业,平均薪酬远高于其他行业。
12-03 16:44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