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里的一道光

这部电影,是我们必须学习的人生课题
王中中

秋冬大概是人类食欲最旺盛的时节。

 

因为要囤满能量,精致时尚的都市潮人才能撑起加缪同款风衣,说出那句名言——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当然,更重要的是,秋冬美食总是让人难以抗拒,每一样都“好吃得让人为难”。

 

这句精准打击吃货心态的名台词,出自一部经典电影《入殓师》。今年秋天,在上映13年后,4K修复版本的《入殓师》终于在大银幕和中国观众见面了。

 

为了庆祝电影重映,导演泷田洋二郎在豆瓣写了一封给中国影迷的信。

 

“回想起来,在创作初期,我们完全不知道它将会成为一部什么样的电影。但可以确定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会更多地经历与他人的分别,亦会被深深触动。”

 

黄海设计的重映版海报,竖看横看都一样美。


生离死别,一向是大家敬而远之的话题。我们内心都知道离别那天早晚总会真正来临,虽然我们轻易不愿去思考、更不会去彩排预演。《入殓师》正是我们“偷偷窥视”死亡的一次机会。

 

离别,是每个人的人生都无法避免的一课,也成为了这部电影的出发点。

 

关于《入殓师》重映,有件很有意思的小事。

 

有位影视博主为了一个人安安静静地享受这部电影,特意熬夜去看深夜场。结果走进影院才发现,影厅里坐得满满当当,而同时段上映的其他院线电影都没有这种情况。

 

然而在长达2小时的观影过程中,除了止不住的抽噎声和抽拿纸巾的声响,大家都默契地一起感受此刻的安静。


 

泷田洋二郎说,《入殓师》是他布置给自己的人生课题。在这个深夜,无数个选择走进影院而与彼此相遇的陌生人,或许也正在努力学习消化这个难题。

 

身为大提琴手的男主角在乐团无征兆解散后,和妻子一起回到家乡重新过日子,却意外地入行成了一名入殓师。在这个不断经历死亡、秘事、偏见和意外的漫长仪式中,他的生活亦从死亡开始,直到迎来新生。

 

男主演本木雅弘在20多岁时读了一本由“纳棺夫”(入殓师在日本的说法)所写的书,他完全沉浸在作者描述的世界里。

 

在日本葬礼中,逝者尸体纳入棺材火化前,家属会聘请一名纳棺夫为逝者清洗整装——“逝者与入殓师于殡葬仪式的某个片刻,完成了人类生命的代代相传”。

 


当直面过死亡和它之后的瞬间片刻,这样的经历就成了《入殓师》的一种创作方向,最终让我们珍视生命。

 

《入殓师》制作时正值日本经济长期萎靡不振,而且它又掺杂着尸体、死亡这类“禁忌”元素,所以电影在筹备资金时受到很大阻拦,很多制片人都认为“拍一部死亡题材电影实际并不靠谱”。

 

电影制作完成后又经历了漫长的等待——足足过了13个月才找到愿意接手的发行商。但对导演而言,这种“等待”反而成了天赐良机。泷田洋二郎和本木雅弘都觉得,日益恶化的经济环境会为电影带来观众。

 

人们会开始反思,金钱难道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吗,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人们当然都在寻找某种舒适圈、避风港。无论是从音乐、书籍还是电影中寻求慰藉,很明显的是,人们都正在寻找一些东西。”


 

《入殓师》以“人人终将面对的事”为线索,久违地打开了人们的心扉。

 

最直接的证明是,《入殓师》在上映前就已获得了蒙特利尔电影节的最高奖。在日本本土首映8个月后,电影仍在院线上映,票房超过6000万美元,这对于2008年的日本电影来说是一个奇迹般的数字。

 

《入殓师》的英文片名是“Departures ”,意为离开此地,向远方启程。“死亡可能是一道门,逝去并不是终点,而是超越,走向下一趟旅程。”

 

我们能做的就是,说一句“路上小心,后会有期”。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王中中
王中中
观察人类,偶尔也被人观察
MORE

评论74

嘿-真小姐
《入殓师》像生命缓慢而温柔地流动,让观众用更好的角度看透生命的本质。
12-13 13:13
小白
在细微之处展示着对人性的关怀,更展现着对死亡这一应该值得所有人尊重对待的自然规律的思考。
12-13 12:43
碎色月
与其说这是一部好电影,不如说《入殓师》是一部应运的、被需要的电影。
12-13 10:58
薄荷
对于死的温柔耐心,以及包容平和,让这部影片不再拘于荧幕。 ​​​
12-13 10:53
豆友76498153
哭惨了,可是总觉得它太规整了,比较喜欢里头放松时的一些笔触。
12-13 10:48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