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排档的“当年今日”
看大笪地的故事,看到的不只是一个夜市的消失,更是全国各地夜市文化的衰落。

(本文转载自半岛便利店)


看一部老港片,如果镜头中没有出现大排档的店面招牌、摆在路边简陋的桌椅板凳、围坐桌边大快朵颐的食客,就感觉少左D味道,少左D香港街头特有的烟火气。


大家对大排档的印象大多来源于港片、TVB,又或者黎广东旅游食过的那碟镬气十足的豉椒炒蚬,实际上,香港大排档有着更丰富的内容和历史。


©ttcarpediem、hkg_ironman


香港,上个世纪5、60年代,在人来人往的港澳码头附近,逐渐聚集起了一些小商贩。


从为往来客人食饱个肚开始,逐渐发展成美食聚集区,又招来了卖艺表演、日用服装、风水面相等服务,超级嘘撼,果时电视节目同网络都未有,大家系屋企都几无聊,唯有出街消遣、娱乐。



人们叫呢个场做“大笪地”,粤语即系一大块空地的意思,又带了开阔、简陋、价格低廉的意味。


随着摊贩同人流越来越多,“上环大笪地”的名声流传开来,来大笪地食嘢,听歌,逛街,成为了港人生活的一部分,呢度也成为了兴旺几十年的“平民夜总会”。



大排档最经典的设备:大灯泡、大牛角扇-为食客大厨降温、摺枱摺凳-原本是为了拼枱使用,到了7、80年代慢慢变成黑道火拼、食客打交用的武器、大帆布-为食客遮风挡雨。


美食,自然是大排档最广为闻名的所在。


大家都话大排档的小炒有镬气,靠的就是一口洪炉火,灶台一开火,火势大且猛,个锅坐上去,火苗盖过锅边燎进锅里,同D新鲜虾蟹、嫩鸡肥牛发生化学反应,快上快落几分钟,哇,D餸菜无敌惹味。


©angelaaabobo


火水炉的用途,一般是一只用来炒小菜,一只用来油炸,一只用来炒海鲜,一到两位厨师就负责晒全场嘢食


冬菇亭里,各家大排档一字排开,各有各的招牌。


一路走过去,早被各个桌上红艳艳的炒蟹所吸引,寻到最是人声鼎沸的那个档口,点一盘避风塘炒蟹。


师傅麻利地开火起锅,下蟹颠勺,快炒使得蟹肉汁水丰沛,火候为蟹壳又添一抹烧烤的风味,黎广东香港呢边玩,唔食翻一口避风塘,真系走宝啊!


©angelaaabobo


©petitfeilee


老板中也颇有些大隐隐于市的奇人,有人花臂纹身蔓延至胸口,看着颇有些呼风唤雨的气势,但安居一隅守着档口,专注在一碗粉一碗面上。


点了单,手起刀落不过瞬间,一碗热腾腾的牛肚汤面就端上了桌,呷一口,汤浓味鲜,再看闲下来的老板,坐在面档柜台里望着远方出神,好像在怀念往日时光,又像是抵达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这样的档口,因为人背后的故事,而显得更有些人情味在里面。


©thisgirlabroad


小档规模大了,自然就引来了卖货的摊贩,酒足饭饱的人们刚好可以遛弯消食,说不定就看中了什么小玩意儿。


食饱饭,买翻杯冻柠茶,边饮边行街,呢度虽然冇商场咁精致整洁,但别有一番接地气的意趣。


在这里逛摊位,主要图的是够多,够便,不为追求质量,却是为了那种淘金的满足感。



小孩子的玩具,上了发条就会动的青蛙,薄薄软软但图像精致的连环画,大人看了也觉得颇有意趣,兴起了买来玩玩翻翻也无不可。


服装摊位也引人流连,低廉的价格十分吸引人,万一碰到了合适的,就有种中乐透般四两拨千斤的享受。


更多人是只看不买,感受一下万花筒般的氛围,听听老广口音的亲切吆喝,凑凑热闹看别人讨价还价,都是逛夜市的极大乐趣。


一个城市不论发展怎样经济如何,有了市井的俗,才有了乐趣和生机。


 当年大笪地靠近港澳码头,人气非常旺


记得之前看一个选秀节目,有位选手说自己是注册有编号的街头艺人,评委周华健笑着说:“我是001号”。


相比大陆,港台那边街头艺人文化更浓厚,甚至管理规范持证上岗,这在几十年前的大笪地就早有雏形。


有了饮食和购物的供应,聚集的人群,卖艺者也来这里讨生活。


50年代唱歌赚钱的街头艺人妹妹仔


有人看面相风水,有人演杂技魔术,但最受欢迎的,一般都是唱歌演出。有时见一父一女,小女孩站在汽水箱上唱歌,父亲在一旁弹琴伴奏,唱得好能吸引来几十上百听众。唱完顺势兜售一些香口胶陈皮糖,可获得在当时普通家庭中颇为不菲的收入。


在娱乐选择还不那么丰富的当时,去大笪地听歌,是当时民众辛劳工作一天后的重要享受,既放松又减压,夜生活也算其乐融融。


吃喝玩乐一应俱全,在那个年代,上环大笪地便成为了人们的娱乐中心,价格又便宜亲民,大人小孩都能花点钱享受一个快乐的夜晚,不愧为平民夜总会。


传奇歌后梅艳芳同家姐,好细个就已经在大笪地唱歌赚钱了


大笪地的种种饮食文化娱乐活动,深入市民人心,也一定程度上塑造了市民的审美情调。


我们讲一些电影、明星有“港味”,说的就是他们带着这种香港街头文化的烙印。


港片里黑帮的据点总在人来人往的排档里,重要的眼线或许就是某个不起眼的小摊贩;警察在街头追逐罪犯,穿过夜市的人潮,哗啦啦掀翻杂货小摊;不打不相识的好兄弟,友谊总是起源于深夜排档桌上的几瓶酒,两碗面。


©ianhc_22


©pauline.is.hungry


大笪地成型以来,盛况一直热闹到了1970年代中期。


后来随着城市发展,信德中心的建立,港澳码头移入室内,大笪地向西迁移,范围便一点一点缩小了,再加上电视逐渐普及,影院开始成为人们的新宠,KTV、游戏机房等娱乐项目越来越多,大笪地也逐渐淡出了市民们的视线。


到了1992年,政府决定收回上环大笪地,这个为一代港人创造了诸多美好回忆的“平民夜总会”,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化为了时代情怀。


看大笪地的故事,看到的不只是一个夜市的消失,更是全国各地夜市文化的衰落。


昔日热闹嘘撼的大笪地已成为巴士总站


在半岛君小的时候,还常常吃过晚饭便与父母一同逛夜市,爸爸发现家里缺了什么配件,我的运动鞋想换双合适的鞋垫,妈妈想买盆花买两条金鱼,夜市就是首选的去处。


到了那边,少不了要买杯丝袜奶茶,或是来一串轰炸鱿鱼,一支麦芽糖,在夜市特有的轻松愉悦氛围中,爸妈总是欣然允许。那些商场超市里不卖的小东西,在夜市里也总能找到。


©jlo_eats


现在,那个时代一去不复返了,网络购物一次搜索,就能解决之前遍寻几条街的问题,少了麻烦享受便捷的同时,或许,也少了些许寻觅和发现的惊喜。


我们被飞速流逝的时间和城市发展席卷着,偶尔回头望望,回忆一番,感慨几句,也算是这一代人共享且独享的记忆和情怀罢。



(本文转载自半岛便利店)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MORE

评论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