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小姐

只有这个导演,最懂女明星的古灵精怪
F小姐
安德森的画面就如同酥脆的马卡龙,是真真切切的eye candy,即使《法兰西特派》的文本量巨大而冗长, 观众在看的时候也能被吊着胃口:毕竟,谁都无法拒绝在视觉上如此舒适的影像。
关于韦斯·安德森的讨论已经太多了。

《法兰西特派》一出,满屏都是大词,非线性叙事、对称影像、新浪潮电影、色彩美学,等等。这些词很好,电影需要被认真观看。


《法兰西特派》无疑又是一部拍给强迫症的情书,布景的精巧到了幽微处。电影中的法国小镇比起布达佩斯大饭店来说,少了几分甜腻,多了一些褪色而阴沉的色彩。

这个小镇也是导演安德森在旅途中亲自挑选,觉得它能代表那个在幻象中的法国电影黄金年代:在错综复杂的同时,又有简单而精妙的建筑结构。

《法兰西特派》


其实,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这部电影最夺目的就是两个字:漂亮。

安德森的画面就如同酥脆的马卡龙,是真真切切的eye candy,即使《法兰西特派》的文本量巨大而冗长, 观众在看的时候也能被吊着胃口:毕竟,谁都无法拒绝在视觉上如此舒适的影像。


除了构图的美,作为普通观众,还有一个更为直接和热烈的美:演员面孔的力量。其实,韦斯·安德森不是那种第一感觉就会让人觉得他是很会选角的导演。

比如说,戈达尔,说起他,其实导演本人的形象都好像在女主角们夺目影像的阴影里,安娜·卡丽娜、珍·西宝,每一位都是扎扎实实的“新浪潮”劲儿。

再比如说,著名的昆汀·塔伦蒂诺,二十年过去了,咱们老百姓万圣节都还在模仿米亚·华莱士的鼻血造型,或许还有乌玛·瑟曼一袭黄衣——复仇比尔。


韦斯·安德森相比之下,一直都是“氛围感”先行,想起他,先想到颜色:《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姜黄、枫橘;《布达佩斯大饭店》,灰粉、丁香紫;《月升王国》苔绿,哑米;而到了《法兰西特派》,则是灰蓝和奶油黄。


他是用色彩讲故事的导演,他的镜头一向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调色盘,挑逗、取悦着观众,让人贪心,像嗜甜的孩子对冰淇淋上瘾。

这种镜头的魔力确实有时候会让人忽视,他实际上也是拥有着很会看女主角的眼睛。这种会看,不仅是看到美、看到靓,更是看见女演员身上的力量与脆弱。


《法兰西特派》里的蕾雅·赛杜,可不是一道餐后甜点。大部分镜头都是洁净的黑白,赛杜演了一位被囚犯吸引的狱警。

大部分人看完那段戏,应该最深印象的就是赛杜的眼睛。当她毫无保留地看向镜头时,她的眼睛是诚实的,这种诚实时常是比美丽更罕见的东西。


赛杜并不是好拍的那种演员。毋庸置疑,她当然非常漂亮,但是她的美丽总是在某些时候呈现出一种隐忍的疯狂。除了漂亮,她有一些更危险而破碎的气息。

即使是在童话故事《美女与野兽》里,蕾雅·赛杜也真的演不出一个合规的公主形象。比起公主,她更像是暗自想成为骑士的野心家,华美的裙摆只是她屠龙冒险的开胃小菜。

《美女与野兽》


像蕾雅·赛杜这样的演员,是万万不可被凝视的。她最有魅力的时候,恰恰当她作为主体去凝视银幕外的人。

《阿黛尔的生活》里,她去爱,并沐浴在爱的痛苦里,这种冲突给予她穿透镜头的力量。

只有她才能让人相信,蓝色确实是最温暖的颜色。是的,只有能正视她身上的冲突的导演,才能把她的面孔拍出梦幻来。

《阿黛尔的生活》


而在韦斯·安德森的镜头里,她又呈现出了一种不一样的气息。

她神经质的法语念白、她眼角流散的漫不经心,以及黑白胶片里她皮肤的粗粒质感,这样的她像是直接从六十年代的巴黎穿越到此刻一样,但又多了一层贝母光泽。

她是狱警,也是恋人;是艺术品,也是艺术家。她是电影的角色,更是蕾雅·赛杜。


《法兰西特派》里还有罗南。韦斯·安德森总爱把成年人以孩童的方法叙事出来,罗南和这种基调真的天造地设。

电影里的她顶着一头活像Fleetwood Mac主唱的金色爆炸头,漫不经心地和孩子斗嘴。

近几年里最喜欢的新生代女演员里有她,既有少年的乖张顽戾,又有年轻女人那股天真而张狂的劲儿。

《法兰西特派》


电影里她的桥段大多黑白,但是眼睛的蓝却被刷上彩色。

从《伯德小姐》认识罗南,再到《小妇人》,这一次罗南充满力量的一撇眼部特写方才让人觉得,啊,她已经是一个厉害的大人了,穿黑色的绑带裙也再不像是穿妈妈的衣服了。

还得谢谢安德森给予这种养成系的快乐。


其实,安德森电影里的女生一直都很特别,而且这种特别在于——她们都会变得像是童话里的怪诞角色。

格温妮丝·帕特洛,一直觉得她和“古灵精怪”四个字就没有太多关系,直到看了《月升王国》,才知道《钢铁侠》里的小辣椒也可以如此轻盈和可爱。

《月升王国》


在现实生活中,格温妮丝可能是个苛刻的素食主义者,还卖一些毫无道理的“美容产品”(包括但不仅限于可以紧致肌肤的石头和能平衡荷尔蒙的蒸汽面膜)。

但在韦斯·安德森的电影里,她是冷酷而迷人的玛戈特。


距离看这个电影已经过去好多年了,都依然记得格温妮丝的棕黄色皮草,搭配巨大的公文包,还有滑稽的彩色发卡。

其实,一直觉得要想穿得像从韦斯·安德森电影里走出来,参考玛戈特一定不会错, 她这种恰到好处的天真怪诞,往往来源于少女身着强烈“大人感”的衣服:皮草、廓形 西服、大一号的皮鞋,都可以。


还有就是,得学着像韦斯·安德森一样,保留一点女性的粗糙感。

很难想象格温妮丝在生活中会画这种浑水摸鱼的烟熏妆。但就是这潦草的黑色眼线, 恰恰令她那本应该过于女性化的柔美脸庞显出了一种唐突感,像是青春期还未毕业的愤怒少女。

感觉也就只有韦斯·安德森会这样安排古典美人长相的女演员了,但只有够大胆的人,才能吃到影像最甜美的那一口新鲜感。


像安德森这样的导演,拍起天生灵动的女演员,就更是得心应手了。

娜塔丽·波塔曼在骑士酒店里上演的是最浓郁干燥的热辣戏份,但却显得疏离而忧郁。巨大的明黄床铺、明黄套装,但是她眼底却冷得像一杯凉白开。

还是一贯安德森式的暖色调对称构图,视觉中心是娜塔丽这般的冷美人,只能说,在冲突感这个细分领域,没有谁比他更懂如何调制魔药的配方。


说实在的,会拍漂亮女人的导演可太多了。女明星的艳光四射、风情万种,有时候真还不需要什么精雕细琢的镜头,只需要良好的视力。


但女明星的怪、闹、倔,要拍好、拍可爱,可真就真没那么容易了。

这一次,韦斯·安德森怎么说都得算一个。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F小姐
F小姐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灵感
MORE

评论32

焦糖爆米花
韦斯安德森的电影结构以及色彩真的是巅峰造极的程度,大师中的大师
01-13 14:43
沈静石
但凡看过韦斯电影的人,都能感觉到他的强迫症,可韦斯在好莱坞,明明人缘好到爆炸
01-13 13:55
M记忠实粉丝
安德森在保持个人独创风格的同时,尽量使每部电影都有所突破,于是他常以色调区别
01-13 13:37
🤗
庸才的命运总是相似,天才的命运各有各的“这也行”,不是所有天才一出手就都超常人万里,比如韦斯·安德森
01-13 13:04
南方
韦斯脑残粉报道,《青春年少》是最爱之一,画面都很赞 很有品味的导演
01-13 13:02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