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青年

00后小花,又来一个能打的
虫虫
这届00后演员,已经蓄势待发。

大家好,这是【惊蛰青年】的第一篇推送。今天也是中国传统历法中的第三个节气:惊蛰。


一大早,我的朋友圈就被各种节气海报刷屏。大家都很有仪式感地迎接春天的回归。惊蛰到,万物生长,天地间回荡着一股强劲的生命力——就像这个时代的年轻人。


今天我们也采访了一个有朝气的年轻演员,和她聊了聊职业、角色。


前几天,浓缩中国社会50年变迁的电视剧《人世间》收官。


在周家三兄妹的归宿终于尘埃落定时,此前在剧中被观众斥责“太任性、太自私”的冯玥,随着后续情节的展开,也逐渐从一个有些叛逆的女孩,成长为有担当的职场女性。


电视剧中,冯玥的人物设定出生于1973年,大约两岁时,她从贵州山村被送回东北,此后一直在东北生活至高考结束。


冯玥整个青春期的成长环境,都带着浓厚的东北色彩——坐在老屋的热炕上写作业,放学后走过七拐八弯的胡同回家,过年在院子里热闹地放烟花。


而在现实中,饰演冯玥的胡连馨,是一个在深圳土生土长的00后。她出生时,中国经济的活力已经从东北转移到南方,小渔村被高楼大厦覆盖。


一个千禧年出生的年轻女孩,如何跨越将近三十年的时光、从南到北的距离,去理解并诠释另一个时代里的人物?


胡连馨。/《人世间》



01

 冯玥看似很矫情

但活得很清晰


冯玥是周家二姐周蓉和诗人冯化成的女儿,从小寄居在小舅家里。虽然小舅一家待她很好,但长期远离亲生父母让她变得敏感。


即便对她的成长经历抱有同情,你也很难不认为她早期的一些举动不可理喻。


比如姥爷退休回家,冯玥的第一反应是害怕姥爷占据自己的房间,语气冷淡地问“姥爷住多久”;春节时全家人准备一起到照相馆拍全家福,冯玥闹脾气不肯配合,当着众人的面让母亲尴尬。


看起来充满棱角、浑身锋利的冯玥,其实心思玲珑细腻,她觉得小舅一家对她客客气气、从不责骂她,归根到底是因为她是别人家的孩子。


在胡连馨看来,冯玥是一个“原生家庭不太好,极度缺爱”的孩子,看似很矫情,但是很清晰地活着。


中学时期的冯玥。/《人世间》


拍摄《人世间》前,胡连馨先读了一遍梁晓声的同名原著小说,被书中描述的命运浮沉和时代变迁所感动,接着又读了梁晓声的其它作品。


拿到王海鸰改编的剧本后,胡连馨“看一次哭一次”。剧本细致地建构了那个年代的细节,她说:“可以让我代入到那个环境里。”


胡连馨的妈妈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她通过翻看妈妈的老照片、听妈妈讲述创业故事,来靠近那个时代的人。


许多观众不能立马理解冯玥的叛逆,认为她前期有点儿“作”,做事只考虑自己的感受。


在饰演冯玥的过程中,胡连馨反倒更能理解她,认为冯玥是由于与父母过早分离而被迫变得早熟的那一类人。冯玥的遭遇也让胡连馨对自己父母的不容易产生共鸣。


冯玥其实还是挺好的,对吧?/《人世间》


纵观《人世间》全剧,胡连馨的戏份并不算多,穿插在雷佳音、殷桃、宋佳、丁勇岱等一众老戏骨之中。


作为新人演员,胡连馨坦言感到“压力山大”。对于戏中饰演自己母亲的宋佳,她调侃道:“有点对不起她,让她在戏里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


在电视剧里,冯玥性格的转折点是她的初恋情人——周楠的死。此后她再也没“作”过。


从清华大学本硕毕业后,冯玥把小舅安排进自己的公司工作,定期给贵州山村的穷孩子寄学费,还懂得换位思考,照顾别人的自尊心。


冯玥的转变,有赖于她与父母关系的修复、周楠生前对她的引导与鼓励、所有亲人给予她的爱和包容。


“周家长辈的情感都偏内敛,但我知道,作为周家小辈里唯一的女孩,冯玥是他们最疼的孩子。”胡连馨认为。



02

不想当大学老师的00后


胡连馨说,自己曾经也有和冯玥类似的叛逆阶段。她认为自己做过最叛逆的事是参加艺考。


小时候,胡连馨站在床上给妈妈背古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她一边讲一边表演擦汗,声情并茂。洗完澡刚吹干头发,裤子还没来得及穿上,胡连馨就开始蹦蹦跳跳,“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妈妈拿着DVD,把胡连馨背古诗的画面记录下来,她觉得胡连馨有表演天赋,于是送胡连馨去学习朗诵、主持、模特。


小时候登台表演的胡连馨。/受访者供图


这些技能在一定程度上让胡连馨成为孩子里比较惹人注目的那一个,她从小经常在各地走模特、上学校主席台,高中担任文艺委员。即便如此,胡连馨的父母从未觉得她能走艺考的道路。


直到胡连馨上高二,有一次,一家人和胡连馨的兴趣班老师吃饭,这位老师在当地电视台工作。老师认为胡连馨的条件比较适合参加表演和播音的艺考。


刚开始时,胡连馨的妈妈不太赞成。在父母看来,艺考是一条需要历经沧桑的路,而找一份类似于大学老师这样比较稳定的工作,是他们对胡连馨的期盼。


但胡连馨觉得可以尝试,她想干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我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想用自己的双手和脑子创造出来”。


胡连馨用自己的存款,加上姐姐的支持,到北京参加历时五个月左右的考前培训班,准备了包括独白、评述、段子在内的稿件,以及一段古典舞、一段现代舞,然后一头扎进中戏、北影、中传和深大等学校的艺考。


与大多数艺考的学生一样,胡连馨辗转于各地。结束深大复试后,她曾凌晨三点飞抵北京,然后五点半起来迎接北影的考试。


参加艺考时接受采访的胡连馨。/图源网络


有一次,胡连馨到某个学校参加音乐剧专业考试。同场的考生当中有许多艺术生,他们扎实的舞蹈、音乐功底让胡连馨很吃惊。


在那场考试中,胡连馨和前面某位考生撞歌,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形成了鲜明对比”。


考完音乐剧后,胡连馨深受打击,但她认为自己的优势在于“初生牛犊不怕虎”。无论专业好坏,站在考场上就不能怂。


参加中戏的考试时,胡连馨唱了一首《爸爸》,到后边有点破音,她给自己做了一个收尾,“几乎都要说成RAP了”。胡连馨原本以为自己会被刷下去,但结果出乎意料的好。


2018年,胡连馨以专业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中戏话剧影视表演双学位班,当年的专业第一名是易烊千玺。


回忆起那段经历,胡连馨说:“我承认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



03

 “我现在脑子里都忘不掉那个角色”


在《人世间》的最后,冯玥辞去国企的工作,把拼事业的地点转移到深圳。对冯玥而言,深圳是实现职业理想的地方,而这里也是胡连馨从小扎根的城市。


在外地工作的时候,胡连馨经常想起老家深圳,“最想念的就是深圳的天空,非常宽的马路,还有深圳几乎没有垃圾的街道,就是它太干净”。


植根在深圳血液里的奋斗、拼搏劲儿影响了胡连馨,她说,在这座城市里成长,让她性格比较要强,会给自己设定目标和压力,有动力把自己推向更好的地方。


身穿深圳校服的胡连馨。/图源豆瓣


在中戏上学时,最让胡连馨感到痛苦的是台词课。南方人对前后鼻音的分辨能力欠缺敏锐,有一段时间,胡连馨每天对着字典把生活中可能遇到的、容易混淆前后鼻音的词语都查一遍,使出“死记硬背”大法,把读音记下来。


准备艺考时接触的专业知识,到了大学阶段,难度全面上升。胡连馨把表演系的专业课视为一段“撕碎自尊心”的旅程,然后重新构建充足的自我。


后来,胡连馨经常跑剧组面试,她觉得这有点像参加艺考,需要向别人展示自己。有一次遇到非常想演的角色,但由于各方面的因素,她与这个机会失之交臂。说到这里,胡连馨激动起来:“真的,我现在脑子里,都忘不掉那个角色。”


胡连馨对抗这种失落感的方法,是大吃一顿、做运动,她尽量避免被焦虑控制,安慰自己:“比如我现在想买一辆跑车,但是我没有这个能力去买,那我也只能接受。”


民国剧《我们的西南联大》中的女二号叶润青,是胡连馨演员生涯的起点。当时,她和其他候选演员一起参加培训,每周要小测,历时一个月,最终拿下叶润青这个角色。


叶润青。/《我们的西南联大》


那部戏的故事背景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拍摄期间经常有爆破戏,其中有一场,胡连馨被压在木箱底下。


哭戏最密集的时候,一天有8场。哭不出来时,胡连馨着急得想放弃,但坚持下去后,开心和激动代替了沮丧。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到演员这个职业,书本上的理论知识通通变成了实践。


《我们的西南联大》之后,胡连馨陆续接演都市女性群像剧《爱的理想生活》、历史文化探秘剧《昆仑·丝路宝藏》等,涵盖不同类型,有的还在等待定档。


据教育部预计,2022年中国高校毕业生将达到1076万。胡连馨将成为其中之一,而她在大学期间蓄积的力量,渐渐释放出来,包括《人世间》的冯玥。


当00后整体步入职场成为热议话题,娱乐圈里像胡连馨这样的00后,也正在崭露头角。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虫虫
虫虫
MORE

评论4

角落的人
努力的不知道方向
03-06 08:53
Slow slicing
作为95后的我,以前没有感觉00后伙伴和我生活的交集,总感觉他们还小。不知不觉00后都已经占据了这个缤纷世界的主角。他们都越来越优秀
03-05 14:16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