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青年

有她的电影,我全标“想看”
之初
从《驴得水》到《亲爱的小孩》,任素汐在娱乐圈的一路摸爬滚打。无名之辈逐渐走向成名,任素汐成为有口皆碑的演技派。


前段时间,《亲爱的小孩》收尾了,不同于开播时的一众好评,观众对结局的态度两极分化,不少人都认为其太过仓促,强行圆满反而失去了刚开始追剧时的惊艳。

但是不管怎么样,任素汐的表演,都对得起这部剧的爆火程度。

镜子面前,骨瘦如柴的方一诺挺着大如皮球的孕肚,卸妆后的她面对自己带有妊娠斑的脸庞,忽然就呈现出一种复杂的忧伤。/ 《亲爱的小孩》截图

开场的前几分钟,昏黄的色调之下,没有旁白,仅仅通过任素汐的几个动作与眼神,就把观众的心揪住了。
 
好的演员,就是有如斯魅力。 


01

用角色说话,十年一觉话剧梦

任素汐和表演的结缘,始于舞台剧。
 
时间追溯到2006年,彼时在中央戏剧学院大二学习的导演系同学任素汐,偶然之下就被师哥师姐们推上了话剧的舞台。在充分彰显了她的表演天分后,其参演的作品《人之初》也获得了学院“戏剧小品大赛”最佳舞美、最佳灯光、最佳演员奖。
 
由此,一发不可收拾。
 
爱上了戏剧的任素汐在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北漂,也曾经没钱到要寄宿同学家,每天坐着公交,在偏远的通州和剧场之间打转。
 
这个来自山东莱州的女孩,身上有着那片土地所孕育出的人才有的敞亮、赤忱与稳重,她的身上,似乎总有着无穷的能量,坚韧不拔,有着一条道走到底的执拗。
 
从小经历了家庭变故的她,比同龄人多了更能吃苦的毅力。
就这样,十年如一日,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在舞台上释放全部的能量。从一开始救场时上台紧张到手心冒汗,到通过坚持不懈地磨炼演技,获得了以严苛著称的导师周申的认同。
 
此后《一出梦的戏剧》《瘾型人》《幸福的烦恼》《我不是李白》……任素汐一直活跃在话剧的舞台上,成为圈子里大家耳熟能详的“小剧场女王”。
 

踏上了话剧这条路,转眼就是十年。 @豆瓣电影
 
而命运的齿轮,在《驴得水》上发生了新的扭转。2016年,《驴得水》这部小成本制作的高口碑影片在电影院与大众见面,任素汐也因此一战成名。
 
在影片中,她饰演的乡村女教师张一曼,风骚却善良、放荡不羁爱自由但又有自己的底线,哼着一首小情歌《我要你》,空灵的声音、婉转的曲调,就唱入了人们心里的九曲回肠。
 
俗话说“不疯魔,不成活”,《驴得水》的舞台剧,巡演好几轮,200多场的重复,为了理解角色手写了无数篇10000字左右的《一曼日记》,这些付出让任素汐打造出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张一曼。
 
这份对角色的熟稔,也让她用电影《驴得水》中的表现,点燃了观众眼中的惊艳。
 

02

从无名之辈到演技之光
 
从《驴得水》到《亲爱的小孩》,任素汐在娱乐圈的一路摸爬滚打。无名之辈逐渐走向成名,任素汐成为有口皆碑的演技派。但这一路,也并非顺风顺水,遭遇最多的,就是关于其颜值的质疑。
 
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方脸、苦相、大龅牙,所有这些元素汇聚在一个女演员的脸上,直接就会被贴上丑的标签,但面容的短板并不能动摇一个好演员的根基,好像命运并没有给任素汐一手好牌,任素汐依然打赢了翻身仗。
 

任素汐:我就是小人物。/  豆瓣电影

在成名早期的采访中,任素汐就大胆直视了对于她容貌的质疑,她表示,“容貌?我从小到大就不在意这东西,因为在我的生活中,总有更重要的东西能盖过它,演那种花瓶大美女,我肯定演不好,我能演好属于自己的那‘一撮人’就满足了。”
 
总结来说,任素汐好像一直在小人物、大龄女青年的角色里打转。她也坦承:“我就是小人物,我喜欢去发现她们身上的点,然后呈现出来。”不盲目求变、不惧怕于所谓的自我重复,每一个角色,都让她从自身里“长”出来。
 
《驴得水》里任素汐自己设计了一个经典的场景,堪称神来之笔。穿着旗袍剥蒜的她,一边唱着《我要你》,最后把蒜皮撒向天空,一脸灿烂,笑容如花。那一刻,不光是旁边的男同事心动了,观众也拜倒在这个角色的魅力之下。
 
《驴得水》之后,任素汐的作品并不多,她对角色有着自己的选择,所以一度没有戏可拍。2018年参加综艺《我就是演员》,她用炸裂的演技征服全场,哽咽说出参加节目的原因:“我看到很多好剧本,但是他们不来找我,但是我在想我其实演得很好,我想告诉他们我演得很好,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
 
而《无名之辈》实现了她的愿望。2018年12月《无名之辈》上映,电影里高位截瘫的马嘉旗,让任素汐赢得了所有人一致的认可。这是个沉得住气的狠角色,她的身上有着一心求死的孤绝,但在遇到了小混混胡广生后,不仅体会到爱情的美好,活的欲望也死灰复燃了。
 

坐着演戏也能封神。/《无名之辈》截图

为了切实体验高位截瘫患者的感受,任素汐尝试着坐在轮椅上坚持不动,有时候甚至达到三个小时以上,天台上大雨那场高潮戏,被五花大绑的她淋了一遍又一遍,绳子穿过腋下勒住全身还要被抱着打转,寻常人几分钟就受不住,但任素汐只考虑到角色的合理性,即便腿麻了也不能动,因为高位截瘫患者没有感觉。
 
这部电影上映以后,成为贺岁档的一匹黑马,有网友评论,她坐着演戏也能封神。
 
但任素汐已不需要这些来完成自我证明。以前她会经常翻看评论,有说不好的,总要在心里分析为什么别人觉得不好。但随着内心的成熟,过了而立之年的她,变得更加豁达通透,不再因为好评而欣喜若狂,也不会因为差评而失落万分。
 
就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表示的,“现在我真的不太在乎这件事,因为我始终认为人为知己活,我尽心尽力拿出来的都是真东西,无愧于自己,你感受到了,那我们有缘,你能感受到我的真心,能用我的角色温暖到你,那我非常开心;至于没有被温暖到的,也就可以忽略,因为我相信一定有别的人温暖到他。”


03

N个角色,一个任素汐
 
在很多人的刻板印象里,总会觉得娱乐圈里演什么是有鄙视链的。话剧圈的要比电影圈高级,而电影则比电视剧高大上。但任素汐并不在乎这些,于她而言,只有喜欢的角色,没有所谓的高低,对她来说都是表演,不过载体不同而已。
 
每一个角色,都如水一般流过,也在她身上刻下了痕迹。
 

33岁的任素汐,演技越来越丝滑。/豆瓣电影

因为演《无名之辈》不能动的马嘉旗,任素汐变得更安静了;因为演《亲爱的小孩》,任素汐对生孩子会遭遇的疼痛、甜蜜、心酸有了更透彻的理解,她不再惧怕生育,而是体悟到快乐仍然大于痛苦,幸福永远大于困难。有困难,就选择直面。
 
任素汐需要直面的困难,不仅有颜值上的挑战,也有曾经让她深陷其中的出轨绯闻,但她硬是凭着演技翻了身。
 
演技就是最好的通行证,不靠脸吃饭的任素汐,通过一个个角色,诠释了一个有职业素养女子,闪闪发光的样子,可以多么耀眼。
 
从大荧幕到小屏幕,任素汐的表演发挥水准,依然持续在线。不管是女性群像剧《我在他乡挺好的》里独立自主的新时代女性纪南嘉,还是《亲爱的小孩》里外柔内刚的母亲方一诺,都被任素汐演活了。
 
《亲爱的小孩》可谓是把中国家庭最真实的一面——婚姻中的惭愧与辛酸大胆揭露出来,没生过孩子的任素汐,却交出了一份真实的孕妇生产与坐月子戏的答卷。生产时候的满头大汗与咬紧牙关,半夜喂奶口渴老公睡得死死的,委屈的泪水在眼眶打转,无不让人动容。
 

《寻汉记》中的任素汐。/ 豆瓣电影

作为体验派的演员,任素汐在演戏的时候,总能全身心钻到戏剧里,把整个人完全沉浸入角色,但她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清醒,该投入的时候,心无旁骛;该洒脱的时候,她也能清醒告别。戏里戏外,跳脱自如。
 
一人饰多角有演过、底层小人物的无名之辈有扮演过、高知高质量女性有出演过,一个个纸上平面的人物,经由她的演绎,如同钻石一般,拥有了立体的维度、丰富的切面。马嘉旗是她、纪南嘉是她、莫默是她、方一诺是她,N个角色,归一于一个任素汐。
 
这个山东莱州的小女孩,如今大概已经实现了小时候的心愿,走进更多不同角色的人生,也活出了自己的人生。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之初
之初
MORE

评论44

水獭小姐
很喜欢她在我就是演员的表现,让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好演员应该有的样子啊
05-12 19:37
Stone,
身为演员让大家记住了她优秀的演技,也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05-12 19:37
痴迷鸭血粉丝汤
每个优秀的话剧演员未来也会是一位优秀的演员
05-12 18:37
橘子|GOOD LUCK
实力和才华横溢的任素汐为我们带来了不少好的角色和作品
05-12 18:33
シバ
可以说任素汐也是个学霸演员吧
05-12 18:31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