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小姐

港片里的酷女性,都是从梅艳芳开始的
F小姐
《梅艳芳》的预告片,我刷了很多次。听说开演前,扮演梅艳芳的王丹妮一直在研究苦练梅艳芳的说话节奏、肢体动作,剧组挑选了好几种语调,最终才呈现出影片的模样。


但王丹妮还是青涩了些,某些神韵模仿得挺像,只是在她的声音里,我找不到一种劲儿,节奏虽然对了,却总觉得是飘忽的

这大概也是梅艳芳最难以被模仿的特色之一吧,她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总是充满着故事感,只是这剧情,总与煎熬有关。


第一次在荧幕上见她时,还是20年前,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老香港里繁华的霓虹灯牌,有着顽强的、无法抵御的野蛮生长的魅力。

我总在想到底该怎么形容她的美。她不是漂亮,而是美,是经历过苦难后,仍永不被驯服的生命力,一种沧桑、矛盾的美感。


有没有发现,那些风华绝代的美人们,总是让人很难单凭一个词语去描绘。这是好事,因为她们美的丰富度,早就越过了如今网络时代对女性美的各种单薄定义。

梅艳芳是美的,她的美不是单调得枯燥的模板,而是复杂的魅力。


这几年的娱乐圈,尤其热衷立人设,乃至于她们说话的调调、穿的衣服、眼神是轻佻还是漫不经心,都是提前计算好的。离不开框架,美人变得工整了,美也变得单薄了。

这其实不是这个时代的惯例,每个年代都有它特有的主流审美,人设也不过是为了符合大众审美观的产物罢了,即使是人人怀念的1980年代香港影坛,依然有那个时候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女性就该是温婉甜美的。


而脆生生的梅艳芳就像一只未被驯服的猫,她留起利落的男仔头,爱穿oversized外套,在《坏女孩》里用低低的声音辛辣地调侃男女暧昧关系,这样对爱和欲的诚实和毫不畏惧,简单、鲜明又生猛。


像梅艳芳在穿衣方面的果敢,才是真让我觉得有趣

有一次,和梅艳芳很熟的音乐人伦永亮说,他快要被梅艳芳的表演吓死了,因为她穿着低胸的衣服上舞台,在那个时候,从来没有一个香港女歌手敢以这样的姿态出现。


她太敢了,敢于打破世俗的界限,敢于遵从自己的内心甚至比如今标榜着大女主戏的女性角色们,都要酷得多。

其实抛开梅艳芳颠簸起伏的人生,她可说的还是太多了,正如人们总把目光投放在她舞台上的成功,而忽略了她在香港影史上的颠覆意义一样。人们迷恋听她的爱情故事,而我却钟爱她诠释的各色各样女性角色。

她选择的女角色,总是那么的独特。在《给爸爸的信》里,梅艳芳饰演的是一位拳脚厉害的女警官,面对上级男友的求婚,她只思考了3秒,便毅然拒绝。


要知道,当年的电影还是以男性主导的电影,女性角色是被边缘化的,甚至只是推动情节发展的工具人。她们常常是男性凝视下的美貌花瓶,或是等待英雄救美的落难千金。

而梅艳芳饰演的女性角色,显然是在感情里更洒脱、更有自我的那位


不过,最为人熟知的可能还是《胭脂扣》里的红牌名妓如花。

这个总是身穿暗花深色软绸旗袍的东方女人,眉眼间总藏有无限婀娜情调,她既是传统也是不传统的,她有女扮男装的调皮,也有敢于与爱人殉情的果断,面对爱人十二少的50余载偷生,幽魂归来的她也只是说了句“我不再等了”, 便转身消逝。


到了《东方三侠》这部奇幻片里,她饰演的女侠客则多了几分豪情,她们不靠男性的帮助,甚至是男性角色势均力敌的对手。在诡谲的局势之间,女性们共同进退的情谊、英勇和柔情,刻画得非常深刻。


像这样的角色有很多,她们看似无力,却能在电影里像男性一般,全力以赴地去爱。她们有女性的感性,有本能的爱欲,也有足以与美貌匹敌的智慧和仗义的忠肝义胆。

梅艳芳的风情也成为了许多电影人的缪斯。

像《青蛇》里的白蛇,就是原定给梅艳芳的角色,不过,她却更钟爱历经世事沧桑的青蛇;《十面埋伏》里从未露面的“飞刀门”门人,也是专门为她定制的角色;当然,还有雾气缭绕的上海名伶故事《阮玲玉》。


而真正让我喜爱她的,还是她说话的样子。

她说的话总是充满烟火气的,谈被妈妈骂、谈童年时被同龄孩子嘲笑、谈被继父欺负,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需要遮遮掩掩的,没有虚伪的套路,荧幕上的她和私下的她好像也并没什么不同,一样笑哈哈,喜欢开些玩笑,她像天幕里永不坠落的二月阳光,温暖炙热。


她是越随性越美的人精神的自由度超越了我的想象,我感觉所有女性变美的过程都是从内在有了强烈的自我意识开始,这种意识让她们不再被外界的价值观裹挟,而美就美在那不可动摇的自由之中。

想到这里,还好这个世界发明了电影,还好有录像,还可以让我一睹她肆意生长的美。

正因为看到的美太过相同,所以才需要那些野蛮生长的美,看到她们自在于自己的世界里,嚣张也嚣张得彻底。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F小姐
F小姐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灵感
MORE

评论70

your chance
想去电影院看了,情怀真的是一种难以用言语表达的情感。
11-15 13:59
🍦冰激凌🎋
感谢梅姑和哥哥。他没走出来,她走不出来。但是,一直会有人用自己的方式纪念着你们的。
11-15 13:59
L在濬jaejoon
即使整个世界都带着偏见,但一句“唱到底”就无法阻挡她散发光芒。
11-15 13:51
kashme
一直都觉得她是属于舞台的。最后的落幕,华丽的婚纱,她把自己嫁给了舞台。
11-15 13:31
清水塘在逃咸鱼
我还记得梅艳芳的妈妈在她去世之后还一直在消费她。
11-15 13:11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