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勿丧志

有个梦想差点实现,又走了 | 玩勿丧志·丧
胡同
我的武侠种子慢慢长成了一个战地摄影师的梦

武侠小说和电视看得多了,每个男孩心里都种了个武侠梦。金榜题名的快乐来得太纯正;英雄救美在邪魅里有带有一丝可供幻想的空间,这是武侠梦里的高光。


对凡人来说,这两个都是白日梦。


种子会发芽,我的武侠种子慢慢长成了一个战地摄影师的梦。对于喜欢的事物,我向来十分主动,人却不行,怂。


 《枪声俱乐部》同样是以战地摄影师为主题的电影。/电影截图


去拜了师,上了课。发现摄影越来越有趣,这和天底下任何一个兴趣一样,只要细细琢磨,每个体系都有惊天的门道和乐趣。


距离实现梦想最近的一次,是早些年一家NGO提供了一个去乌干达还是卢旺达拍摄人道救援的机会。


最终没去成,惭愧英语水平堪忧,甚至还要求会法语。于是那些年反复刷了《战地摄影师》的纪录片过干瘾。片子的主人公叫詹姆斯·纳切威。他大概出现在了所有有战争的地方,包括萨尔瓦多、黎巴嫩、索马里、苏丹、卢旺达、车臣……


詹姆斯一张广为(新闻)人知的一张工作照。/视频截图


2003年的一天,詹姆斯在伊拉克拍种族冲突,一名武装分子向他们的运输车里扔了一枚手雷,他两条腿和胃部被弹片击中。同行的《时代》杂志记者右手被炸飞。伤痛再次变成荣耀。


战地摄影师受伤或者被误杀的消息,那些年见诸报端。后来,人们慢慢发现,受伤或者被误杀的摄影师大多使用尼康相机。


在那个资讯不大发达的年代,人们在这个现象里发现了一个规律:作为摄影师最可靠的伙伴,尼康相机镜头配色大多是黑,尤其是长焦镜头,这很容易让伏击者误认为“摄影师”手里握着的是简易导弹发射器。


 尼康镜头家族,一水的黑头。/广告截图


这样解读对这个品牌喜忧参半:借此培育了相当规模的死忠用户,毕竟成像和可靠性当时无出其右;但也让很多消费者转投了竞争对手——佳能,因为它们的白色镜头,看起来安全,有辨识度,尤其是机身的性价比,略胜尼康一等。


说句题外话,相机技术的发展,是以更高的感光度、更长焦段和更快的连拍速度为目标的。这些功能最初不是为了满足战地摄影师或者广大用户的需要,真正目的是为了体育摄影,为了捕捉更激动人心的瞬间画面。


比如拍100米短跑,如果一秒钟只能曝光一张照片,摄影师在世界冠军冲刺以前只能拍到最多10张;有更好的设备,这个数量是100张起。别忘了他们还要捕捉跳水运动员落水的瞬间。


这台相机帮主人挡了一颗子弹,没错,这就是麦库宁的相机。/资料图片


国际大赛中,摄影师工作的画面,经常作为特写镜头出现,这让比赛也成了不同相机品牌暗自角力的赛场。胜利的象征,是摄影师出现在了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地点,然后有一台可靠的相机作伴。说到底,天下熙熙,我们看到的一举一动,都能从商业角度解读,这才让纯粹的事物变得感人。


这个逻辑同样适合战地摄影师。


但依据多年不成熟拍摄经验,对于摄影来说,器材优劣的差异性,在大脑和审美造成的差异面前不值一提,无论是体育摄影还是纪实。


儿时的愿望最终没实现,倒慢慢地在生活中变成了一种随身带相机(除了上班)的习惯。


想起今年过年,冰箱里还有几十卷黑白胶卷要冲洗,忽然觉得过年很累,还是做英雄救美的武侠梦比较开心。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胡同
胡同
煮碗面给你吃好不好?
MORE

评论4

. 任夏 .
最终养成了记录的习惯
04-11 05:18
清.
3
02-10 08:47
东旭
2
02-05 05:37
Yi拉饱
1
02-04 06:45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