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项运动,80%的线下粉丝是女生
列基美

南京久竞Hero电竞俱乐部拿到了2021KPL春季联赛冠军。/受访者供图 

 

1998年,学生们会玩街机,家里条件好的可以玩任天堂,但学生们凑在一块儿,分享的是《体坛周报》,聊的是足球和篮球。


那时候的球场人满为患,常有两场比赛在同一个球场里踢,一个球门有两个门将站在门线上守门,互不干扰。

 

2010年,人人配有组装机电脑,晚上断电之前,大学生宿舍基本都变成了网吧,玩帝国时代和星际争霸的人已经不多了,但CS和dota太火了。


不过,体育在年轻人社交圈里还是很热。李娜、刘翔正在制造故事,常上报纸杂志封面。很多人逃课看姚明的比赛直播。

 

2021年,全民手游了,男女不限。体育很难再上热搜,国内顶级明星只是郭艾伦和武磊,略尬。


欧洲杯打垮疫情如火如荼,但年轻人在朋友圈里喧哗的是KPL春季联赛冠军诞生的消息。

 

一名顶级职业体育运动员,没有用网感绰号的顶级电竞选手人气高,这已是直观感受,也是事实了。


打野的“无畏”,因长得帅气,在微博里被粉丝直呼老公,电竞的饭圈文化早已经形成。

 

新周刊记者近日探访了KPL(王者荣耀)春季联赛冠军南京久竞Hero电竞俱乐部,最大的感受是:电竞的土壤是迎着朝阳的


连续夺冠后,星痕、子阳、无畏、清融、久酷已是明星选手。/受访者供图

 


他们曾经流浪

 

第一次接触这支队伍并不在南京,是一年前的成都。

 

他们当时窝在青羊区租下的一套别墅里,没日没夜地训练、比赛,所有生活就在这栋三层楼的房子里,活动空间极有限。


自己的主场?还没有这个概念。更像流浪者俱乐部。


俱乐部设施?谈不上。这不过是临时租来的房子,连健身器材都没有。

 

作为一支游击队般的队伍,久竞Hero起点很高,2019年一年就拿到了春季联赛、秋季联赛和冬冠杯世界冠军,一年三冠相当于开启了KPL王朝。


不过当时的主教练兼经理久哲陆续卖掉了一些功成名就的选手,自己也中途离队,球队成绩开始滑坡。

 

最后居于成都别墅的那段时间,俱乐部正在经历过渡期。队里的几位新选手还算不上明星选手,还没有开始娱乐节目。


他们很年轻,身材普遍瘦小,在狭小的训练室里埋头对着手机屏幕干活的时候,看起来跟工厂里的年轻人没有什么区别。他们每天的训练安排跟流水线一样严格。

 

久竞Hero最初于2017年在上海成立,后被资方常奥体育收购搬到成都。蜗居在成都别墅里训练的时候,俱乐部已经知道自己的最终归宿是南京。

 

成都是电竞热土,被称为“电竞文化之都”。


著名的成都量子光电竞中心落成。/图片来自网络


成都的东郊记忆创意产业园区本是中国最大的cosplay二次元空间,这里有英雄联盟OMG电子竞技俱乐部的主场。


2018年,市中心最繁华的春熙路太古里,量子光电竞中心落成,这个专业电竞场地是王者荣耀职业电竞联赛KPL西部赛区的联盟主场。久竞Hero拿三冠的时候,毫无疑问是这座场馆里最大的赢家。

 

去年,成都市政府印发了《关于推进“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这在国内还是罕有的现象:政府层面通过正式文件认可电竞市场的价值。

 

久竞Hero为何还要搬离成都?一是因为成都本土电竞俱乐部太多,市场竞争激烈;其次常奥是江苏的企业,而省会南京是职业电竞洼地,急需有人来填补产业空白。

 

另一方面,KPL官方推进了俱乐部地域化进程,要求各个俱乐部拥有自己的城市主场。

 

对选手们来说,俱乐部搬到哪里关系不大,他们本就来自五湖四海。对俱乐部来说,告别成都“回到”南京,这条路走对了。


久竞Hero的主场,南京久竞电竞中心。/受访者供图

 


南京需要电竞

 

南京栖霞区科创路与玄武大道交叉处的红枫科技园,眼下出入的人车还不算多,很多栋宽敞的写字楼正在吸纳更多企业入驻。

 

南京久竞Hero电竞俱乐部的新家可比过去阔绰多了。科技园里有一座造型特殊的建筑——南京久竞电竞中心,能容纳超过400名观众在现场观赛。

 

俱乐部的办公室和训练房在另一栋写字楼里。宽敞的训练室和会议室很明亮。俱乐部荣誉陈列室里,摆着过去拿到的各类奖杯,包含最闪的银龙杯。


公共区域的空地上,还随意摆着帐篷,供选手累了临时休息。教练、选手和员工的宿舍安排在附近一栋公寓里,步行不过3分钟。

 

生活和工作,一切非常规范。选手们都很年轻,16岁到20岁之间,2人或3人一间宿舍。


传奇人物久哲回归接过教鞭,久竞Hero重新崛起。/图片来自网络 

 

曾经的冠军教头久哲已经回归队伍了,是这家俱乐部最重要的“军师”。这确实是一套半军事化的管理方式:

 

早上8点30分起床,锻炼身体,用早餐,而后开始训练。12点左右开始午餐,而后午睡。下午3点左右开始训练到5点半。晚饭后休息一段时间,继续训练,10点左右开始休息。11点30分,宿舍必须关灯睡觉,为了保证睡眠,所有人没收手机。

 

对年轻的职业选手而言,这是唯一可行的管理方式。


过去的冬季冠军杯和春季联赛两届赛事的FMVP(总决赛最有价值球员)清融,是眼下联盟最年轻的顶尖中路选手之一,17岁。


他倒是已经习惯了这种节奏。他只有在每年回家休假的那几天里不玩游戏,其他时间手机基本在手。

 

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只有几年,所有人都会全情投入,否则会被淘汰。军事化的管理是必然。

 

是良好的基础设施让一切看起来井然有序。南京政府对电竞的欢迎是显而易见的。


去年久竞Hero宣布东迁时,是以首支落户江苏省的职业电子竞技俱乐部的形象落地的。


江苏省体育局副局长、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联盟秘书长、南京经开区管委会领导一起出现在发布会现场的时候,这种多方合力的姿态很清晰。

 

不少业内人士都跟记者说过,久竞Hero俱乐部的设施在国内是顶尖的。连续两座全国冠军奖杯,让这家俱乐部成了KPL毫无悬念的班霸,也对得起这些硬件了。

 

有些宣传文案,听起来只是套路。但职业电竞现在的文案倒是能够让人相信。


“以电竞为核心,跨界结合包括文创、影视、科技等产业内容,创造独有的南京城市电竞IP内容,打造南京体育电竞事业发展的新名片,聚势赋能,建立起电竞体育文化城的城市标签。”

 

因为它是朝阳产业。


比赛现场的女粉丝,比男粉丝还多。/受访者供图

 


年轻人的世界

 

先不拿流量数据说话。到访俱乐部,先能感受到一种气息。

 

不要奇怪,掌舵这家俱乐部的总经理是个90后女孩子:梁祎阳。


这位在美国拿到人机互动专业硕士学位的姑娘,毕业后先做软件开发,再做电子竞技。先在韩国电竞圈做了一段时间的带队管理,而后被挖到南京久竞俱乐部做总经理。

 

从一个总经理的身上你就能看到行业的前景。这不是一个有江湖油腻气息的地方,这里只有那种很清脆的职业感。

 

梁祎阳在加州读书的时候常去斯台普斯看湖人的比赛,在重新选择俱乐部主色调配色的时候,她没有犹豫,选择了国内少用的紫金色。“我就觉得这个颜色给人一种动感的力量,识别度也很高。”

 

南京久竞Hero的队徽已是国内识别度最高的电竞俱乐部队徽之一。

 

梁祎阳在宽敞的办公室里走动,跟不同部门的人开会。


她接受采访,聊的都是自己意想不到的现象:“去年刚来南京的第一场比赛,观众不是很多,但现在的主场比赛,全是爆满了。票一放出来,秒空。我们有粉丝群,群里有高三的学生。有人说想来南京读书、生活、工作,就因为我们队在南京。”

 

以前有人会因为喜欢申花足球队,想去上海读书。现在有人因为久竞Hero要考南京的大学。时代变了。

 

俱乐部统计过,在观众爆满的主场比赛里,有55%的观众年龄介于19岁到22岁之间,正好是大学生,这其中只有20%的男生,80%都是女生。当一项竞技比赛引起了女生的关注,这就等于是破圈了。


当然,线上的统计跟线下不同,线上观众里,男女比例是7比3。这也说明,女生更愿意在线下为喜欢的战队买单。


现场粉丝的专业程度,不亚于娱乐圈。/受访者供图 

 

女生们讨论的是,为什么FMVP奖杯不能颁给队里最帅的无畏,这能让她们的爱将成为整个联盟最具人气的选手。


但也有人考虑,无畏还需要沉淀,不能这么快就冒头,对他成长不利。这些事为粉丝们津津乐道,是因其背后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受众群体。

 

如果拿一场中超比赛和一场CBA比赛来对比KPL赛事,说望尘莫及不夸张。


数据统计显示,久竞Hero的常规赛平均每场有5000万人次观看,总决赛则有3亿到5亿人次观看。疫情之前的2019赛季,中超联赛官方数据显示,联赛场均观赛人次只有666万。

 

对一家电竞职业俱乐部来说,硬件只是基础,流量才是真正的广阔天地。


流量的具体表现之一就是后援会。/受访者供图

 


娱乐圈也蹭流量

 

探访久竞俱乐部这天,刚好,选手们不训练,但要做一件更累的事:参与综艺节目拍摄。

 

俱乐部来了很多人,呈现出忙碌的场景。那是一档娱乐明星和电竞选手一起玩王者荣耀的节目,有宋祖儿和胡夏。助手、经纪人、拍摄团队、工作人员进进出出,有点热闹。

 

帅气的无畏当然是主角之一。他午睡过后从宿舍走到俱乐部,路上有几拨人一同照应随行,包括俱乐部工作人员、经纪公司人员、节目组人员……


这种场景在传统职业运动员身上已经看不到。无畏俨然是个娱乐明星了。

 

无论如何,电竞和娱乐之间的气息是相似的,电竞选手出席综艺节目也毫无违和感。可能因为背景板都是“流量”。

 

甚至,看起来这是娱乐明星在蹭电竞行业流量。正在拍摄的是一档腾讯视频的综艺节目,而KPL联赛的组织方就是腾讯,对于电竞的真实数据,他们有足够的了解。

 

流量之下,这些明星选手的收入如何?似乎跟流量不完全匹配。据记者了解,电竞选手的年收入大概在几十万,少数明星选手会过百万,但不会比国内足球运动员和篮球运动员高。

 

有人如此解释这个现象:“电竞受众太广,选手的基数太大了,优质的电竞选手并没有那么的稀缺,这行竞争太激烈了。但优质的中国足球运动员则相对较少。所以电竞选手目前的身价是正常的市场价,反而足球运动员的身价有点畸形。”

 

电竞流量转化为电竞选手的收入,目前看来还有一个过程。但是从业者更愿意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电竞流量的问题。

 

梁祎阳说:“以我自己的经验,95和00后很少关注欧洲杯这些传统体育赛事了,但电竞其实也是竞技体育。电竞必须保有传统竞技最核心的部分——体育精神。电竞过于饭圈化和流量化是不对的。我觉得它更重要的还是体育精神,能让更多年轻人用电竞的方式感受体育精神。”


或许“体育”二字的含义本身已随时代在变化?


梅西给久竞Hero送了一件签名球衣。/受访者供图 

 

数据显示,过去5年来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706.1亿元直蹿到2021年的1651.4亿元。艾媒咨询报告显示,2022 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将突破 1800 亿元,用户规模将达到 4.18 亿人。


眼前最新的一条电竞圈新闻告诉大家:电竞行业人才缺口已达 50 万。

 

电竞早已得到流量和市场的认可,无非是在官方层面,始终没有进入传统体育的语境,尽管电竞已经进入了亚运会。

 

谁知道呢?也许它不需要进入传统体育语境。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列基美
列基美
情歌球场
MORE

评论71

芭月凉
为什么FMVP奖杯不能颁给队里最帅的无畏,真是太可惜了。
07-21 13:37
cinnamon
众所周知,一个项目里只要有帅哥存在,女粉丝就会铺天盖地。
07-21 13:23
春风十里
hero真的是家大业大啊,感觉超级大,hero的氛围也很好,对队员们也超级好。 ​
07-21 13:00
王XX
无畏少年和南京Hero的故事仍在继续!无畏,无惧,他们亦能无憾!
07-21 12:58
嘟嘟
以前父母说玩游戏以后没出路,现在游戏真的可以是行业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的目标呢。
07-21 12:51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