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朋友

我在祁连山下,遇见了“马男波杰克”
hh
老马是我们在甘肃山丹军马场遇见的牧民,像他这样专门养马为游客提供骑马服务的人,又被人叫做“牵马人”。

老马是个老实人,但多年来游客打交道的经验,让他明白做人应适当油滑。

 

我们的车刚驶进军马场,就有牵马人上前拦车,问要不要骑马。尽管是中秋假期,整个马场游客稀少,我们一行人成了“抢手货”。


山丹军马场分为一二三四场,如今只有一场对游客开放。/图虫创意

 

最终我们被老马和妻子拦了下来。

 

老马话不多,招揽生意全凭妻子,他一边在旁边“嘿嘿”捧哏,一边抓紧时间把我们扶上马背,以实际行动辅助妻子。

 

在这里骑马,价格还算透明,每小时50~60元。但利润空间在于骑马时间,本想只骑2小时稍作体验,但最后我们硬是被夫妻俩一唱一和地劝说到购买了4小时的骑马服务。

 

甘肃山丹军马场位于古老的河西走廊中部,南部盘亘着高大耸峙的祁连山,地跨甘肃、青海两省。高山森林涵养水源,使得山丹军马场拥有丰茂的水草。


 不远处就是祁连山。


早在两千多年前,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在这里创建了军马基地,这里就成了历代皇家军马场,目前为止,它仍是世界上最大的马场。

 

骑上马之前,老马与妻子向我们介绍,到山丹军马场,除了体验骑马、享受祁连山下的绿洲风光,还能观赏到这里“万马奔腾”到山脚喝水的壮景。尽管如今军马场除了保存优良马种,再无实际功能,军马规模只剩下1000匹左右,但千马奔腾也还不错。

 

谈好价格,老马分别把我们扶上马背,并教我们简单的驭马术。


 我们分别和将要骑的马打了照面,这是我的大白。


他把拴在马脖子上的马绳放到我手里,“这就是你的方向盘知道吧,往左拉就是左转,往右拉就是右转,用力向后拉,就是停下来,想让马快一点,可以用腿踢马肚子”。


“下来的时候,千万不能站在马屁股后面,会被马踢。”


看我们紧张,老马不停鼓励我们:“放心,马是驯好的,很温驯你们要学会驾驭马,让它听你们的。”

 

2001年,山丹军马场完成军队保障性企业到社会企业的改革,下辖的农牧企业等单位的职工也面临着人生中的重大变革,老马正是在这场变革中丢了“铁饭碗”。


 老马骑着教练马在前头,不时回头看看我们。


下岗的,除了员工,还有一些老弱的马。老马与妻子拿出积蓄,买下一些退休的马,做起了旅游生意。

 

一年四季,老马永远穿着迷彩服。冷的时候就在外面套一件军大衣。他的脸因为长期暴露在高强度的太阳紫外线下,显得红里透黑,皮肤则被风刮得干裂。

 

牵马的生意从每年的4月份一直到10月底,冬春天气冷了,则没有游客。能赚钱的时间只有半年可养马成本并不低。关于费用与收入的计算,每天都在他心里进行着。能抓住一个游客是一个。


 冬天的山丹军马场。/图虫创意


传说中,山丹马是西域各国引进的良马杂交而成,体形雄健彪悍,速度快、耐力持久。可老马的马,体形上绝对与彪悍无关。

 

老马的马,几乎都是当时退休军马的后代。它们的祖先骁勇善战,驰骋沙场,但这些与它们再无关系。马儿们的现代生活,让人轻易联想起现代社畜。

 

小白“很丧”,不管怎么使劲拉马绳,它都不为所动,继续保持平稳的慢速度,但一等老马不注意,它就企图“走错路”,走向岔路口的另一边,逃脱管制;


佛系“上班”的小白,走路慢慢悠悠。


小红喜欢跟风,小白走错路,它也跟着走错;

 

大龙最喜欢“摸鱼”,它一直走在最后面,时不时停下来吃几口草,一歇就是几分钟,几乎拉不动;

 

大白则是里面最老实的。老马说因为大白最喜欢运动,所以是所有马里面最瘦的;同样的道理,最爱偷懒“摸鱼”的大龙,则是里面最壮实的马。


大龙经常抄近道。


马儿保留着群居生活的习性,靠打架分胜负排“江湖地位”。老马骑的马是打架最厉害的,所以是带头的教练马,而小白、小红和大龙则按照顺序排在后面,这个顺序也成了它们“上班”时向前走的顺序。

 

老马熟知它们性格里隐藏的小猫腻:“马儿聪明得很,去程走得慢悠悠,一到返程回家,则走得飞快。”

 

由于缺乏锻炼,经过险峻狭窄的石头山路,我的大白气喘吁吁,小心翼翼地择路慢慢走下去突然一个打滑,吓得人与马都瑟瑟发抖。其他马也好不到哪里去。从小就服务游客,让它们养成散漫的习惯,也丧失了强壮的体格。


 骑马走的是野路,有时候会遇到狭窄陡峭的路段。


老马不时回头嘱咐我们躲开树枝,拉好马绳,看我们是否安全同时鼓励我们要勇敢,不害怕。

 

老马虽然经常对着懒散的马儿黑脸,可对马儿也宠溺。停下来的时间,他把马儿带到水草多的地方,让们饱餐一顿。教我马,“顺着它们坚硬的毛发往下抚摸,它们会很喜欢”,据说这是骑马人和马情感交流的一部分

 

下午4点,我们在马背上慢悠悠地颠簸了3个多小时之后,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我们迟迟看不到老马承诺的“万马奔腾”。老马有些着急,希望我们再等等,黑红的脸既羞涩为难。


传说中万马奔腾的场面。


最终,由于急着赶动车,我们不得不放弃等待“万马奔腾”,准备坐景区大巴回去。


老马不好意思地管我们收了钱,主动打了折,免了100元,并交代景区司机把我们安全送达。

 

飞驰的汽车的窗外,老马骑在马背上,挥鞭向前,“下班回家”,马儿们果然跑得很快。他看了一眼向我们示意告别。远方,是不断掠过的祁连山脉。

 

马儿们下班果然飞驰起来了。


不久后,马场即将迎来漫长的、没有游客的寂静冬天。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hh
hh
MORE

评论2

大肸
好可爱的马🐴
10-05 01:30
Loiseau
我们都想成为一代骄马,但还是活成了波杰克。
10-03 07:24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