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间大学

10万一双的假鞋,他们抢着买
詹世博
10万一双,还不能穿

几天前,一位热衷炒鞋的朋友发来一条消息:

 


当时我的心情:



但这也让我立马联想到之前的两条新闻:
 

推特创始人杰克·多西把自己的第一条推特作为NFT拍卖,最后成交价为290万美元;

 

库里买了一个由马赛克色块拼接成的猴子头像,花了20万美元(约合127万人民币)。

 

库里买的猴子头像长这样。/微博:虎扑篮球
 
再看看之前被卖到2000多万的虚拟房产,我不禁心生疑惑:
 
这些个看得见却摸不着的“玩具”,为啥能卖那么贵?


01
假鞋,凭什么卖10万?

新闻里的鞋,就是下面这双:
 

图片来源:微博@Angela火星小姐姐
 
鞋子的设计元素都来自特斯拉,而穿鞋的人,正是马斯克。
 
眼尖的网友看到后,纷纷在留言里跪求同款链接。
 
但其实,马斯克当天根本就没有穿这双鞋,这张图上的鞋,是RTKAF这家公司P上去的。
 
RTKAF把它做成一双虚拟鞋,最终被卖到了15000美元的价格(约合人民币10万)。
 
而RTKAF这家公司,是专门做数字运动鞋的收藏网站,以售卖限量款运动鞋为主,不过是NFT版本的(至于什么是NFT,接下来会讲到)。
 
RTKAF在2021年推出的三款球鞋(还是贵到要死的那种),在官网上开卖不到7分钟,600多双鞋就被抢光了,转手入账300多万美元。
 
好巧不巧,就在几天前(12月13日),RTKAF终于被Nike收购了。
 

收购RTKAF之后,耐克立马把它的logo放在旗下三大品牌之后。/官网截图
 
很多人将其视为Nike进军元宇宙的第一步。但其实早在19年5月,耐克就和游戏平台Fortnite合作过,游戏中的虚拟角色就穿了一双红乔丹。
 
不止于此,上个月17号,耐克又在Roblox(一款线上游戏)上发布了一个新社区,名字就叫NIKELAND,里面基本上复制了现实版的耐克美国总部,包括相关的建筑和竞技场,玩家可以在里面玩各种游戏。
 

品牌卖的虚拟服饰。/ Roblox官网截图
 
在这个虚拟平台上,还能解锁多款包括耐克运动鞋、服饰及配饰在内的虚拟装备。你可以穿着这些装备在蹦蹦床上玩捉迷藏、在岩浆上跑酷、去操场踢球……
 

按照这个玩法,20年前的QQ秀都能把它打趴下了……/官网截图

但耐克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们肯给粉丝画饼规划未来:今后可以在这个虚拟世界里与其他人产生联系、创造、分享体验、竞争、购物,甚至和现实中的“世界杯”以及“超级碗”联动起来,模拟全球性的体育赛事。并且,现实里的运动员和运动产品也会相继出现。

NIKELAND长这样,是不是丝毫没有心动的感觉。/官网截图
 
其实,耐克的CFO老早就说过:大家的购物都在数字化,我们耐克应该可以在2025年达到40%的业务是数字化。
 
Nike这边进军元宇宙的号角吹个不停,adidas那边也没闲着。
 
2021年9月份,阿迪达斯花了15.6万美元买了一个无聊猿的虚拟头像,还把他变成了一个叫IndigoHerz的元宇宙角色。
 
12月,adidas又搞了一个Into the Metaverse(进入元宇宙)的活动,这可不光是口号,因为人家也整了3万件NFT的衣服,一开卖就立马被抢完了,卖了2300多万美元。
 
之所以能卖那么贵,还是因为目前在元宇宙游戏领域, NFT运动鞋和数字时装的选择实在是太少。
 
物以稀为贵,虚拟鞋卖出天价,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了。
 
但问题就在于,为什么我们需要在虚拟世界添置这么多装备?这和之前玩烂的QQ秀有啥区别?真的值得大家一窝蜂买单吗?
 
要解释清楚这个问题,还得从元宇宙本身谈起。


02
 NFT,与你我何关?
 
元宇宙这个概念火了也有大半年了,就连官方都来蹭热度。但说实话,真正搞明白元宇宙的看客,其实并不多。
 
如果去网上搜,你一般可以看到这种解释:
 


或者这种:
 


以及这种:
 


我敢打赌,看完这些之后,不懂的人还是不懂。
 
甚至有些人觉得只要戴上智能设备,去虚拟世界体验生活,就是进入元宇宙。
 
但其实,元宇宙是一个时间点,而不是一种空间。
 
Shaan Puri(英国某社交网站的前CEO)举了一个很生动的例子:
 

 
当人们认为虚拟空间比现实生活更有价值,愿意为前者投入更多注意力的时候,元宇宙就来了。
 
到了那个时候,每个人基本上都拥有一个虚拟身份,可以在虚拟世界里买衣服、买车、买地……
 
而人们在虚拟世界所购买的这些资产,就被称为NFT,NFT也是证明这些资产归属权的凭证。
 
就像文章一开头说的那双10万块的假鞋,就属于NFT。
 
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NFT,使得这些虚拟产品都具有独一无二的特质,可以说,每一个NFT都是孤品,卖得贵似乎也不是说不通了。
 
而就在2021年,资本也纷纷给自己披上元宇宙的外衣,似乎就是找到风口入场券的证据:
 

3月,必胜客在加拿大市场曾尝试推出一款“像素化比萨”NFT,卖0.18美元(这价格是我目前见过的最正常的虚拟商品了),必胜客每周都会发布一片新口味比萨的 NFT;

 

4月,Gucci发布了首款数字虚拟运动鞋 Gucci Virtual 25;

 

8月, LV发布NFT手机游戏“louis the game”,集齐相应时尚配饰;

 

9月,数字人ayayi在某宝推出一款“NFT数字月饼”;

 

10月,麦当劳、可口可乐发布NFT相关藏品;

 

11月,张家界成为全国首个设立元宇宙研究中心的景区;

 

12月,奈雪的茶推出来自元宇宙的大使和同款“NFT盲盒”;

 
……
 
就连摩根士丹利都预测,到2030年,奢侈品牌的NFT市场规模可能会达到560亿美元
 
但不管怎么说,NFT就是花钱在虚拟世界里买个身份。
 
NFT相关的产品并不是普通人能玩得起的,因为就目前而言,买NFT,只是一群有钱人为了彰显自己有趣,仅此而已。


03
设计师的春天
 
2020年5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在《我的世界》里复制了现实中的校园,举行了一场二次元的毕业典礼。

听说台下的“毕业生们”,可以无限次地抛帽子。/ 央视网截图
 
就算毕业典礼结束了,同学们也可以继续在校园里散步。
 
校长Carol Christ在向毕业生致词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无论你今后回到的是虚拟的校园还是真实的校园,我相信它都会勾起你们关于伯克利的所有回忆。而这些回忆,一定可以帮助一个人度过最困难的时期。
 
虚构世界里的虚构校园,却能给人带来不输于现实的感动。不难预测,未来的社会,极有可能是虚拟和现实空间相互融合的。
 
当虚拟空间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大于现实的时候,设计师在其中的角色分量就极为重要了。
 
如今的互联网时代,是“技术驱动”,而元宇宙时代,是 “设计驱动”。
 
想要把现实里的建筑或物品复制到虚拟世界中,虚拟世界里的场景搭建,基本都需要设计师操刀。
 
当然,这也意味着在元宇宙时代,设计师的职业划分会更加细致。
 
可能单单是穿着设计这一个领域,就存在几十种不同的职业:有人负责设计衣服的款式、有人负责镶嵌衣服的面料,还有人专门为服装上色……最后,可能还需要一个交互设计师做匹配度的调整。
 
一位知名的工艺美术师就提到过这样一个观点:未来最受欢迎的,一是“懂技术的美术人”,二是“懂美术的技术人”。当然,最受欢迎的一定是既懂美术、也是技术的人。
 

今后设计师的角色,极有可能就是早些年被互联网视为核心的研发岗。/unsplash

而这个现象在最近的招聘行业也开始冒头了:据福布斯报道,有建筑公司在元宇宙中设计一个项目可以赚近30万美元。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算如今的虚拟现实技术再先进,我们离真正的元宇宙时代还是有些距离的。
 
Roblox够厉害吧?也不过就是电子版的乐高而已。
 
就连马斯克自己都说了:现在的元宇宙看起来更像是流行的营销术语,而不是什么现实。
 
学设计的小伙伴,如果把所有赌注都压在元宇宙身上,可能在奇点降临之前,就已经退休了。

参考文章
数字虚拟球鞋搭“元宇宙”概念 一对卖1.5万美元丨律动BlockBeat,2021-4-21
元宇宙拼顶奢,耐克开卖「假鞋」丨新智元, 2021-12-16
耐克要在元宇宙中卖虚拟球鞋,上万元一双的“假鞋”你会买吗?丨上观, 2021-12-15
Nike也搞了个元宇宙乐园,不太好玩,但起码鞋子不用抢丨爱范儿,2021-11-22
为什么罗永浩认为我们理解的元宇宙都错了?丨深链财经,2021-11-05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詹世博
詹世博
MORE

评论5

方言
像一个新的炒作方式
01-02 12:11
🐳
mozwwww
01-02 11:44
新周刊0713
现在的所谓元宇宙就是卖皮肤plus
01-02 06:04
三月里的幸福饼
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什么洗钱的新方法....
01-02 04:26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