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族生存指南

不等了,11个女生,决定和自己结婚!
傅青
为什么不投入更多精力来爱自己呢?毕竟,爱自己才是终身浪漫的开始。

图由我要WhatYouNeed提供11.jpg

2021年5月22日,“跟自己结婚”活动现场,女孩们化着漂亮的妆,穿着舒服的衣裳,披着头纱,戴上戒指,在众人的见证下,对自己许下承诺。(图/ 由被访者提供)


 您能帮我在戒圈内刻上“感谢我让我完整”吗?


——当然!“你让我完整”是很常见的话。


——不,是“我让我完整”。


这是小说《我和自己结婚了》里的一段对话。在好奇、质疑和祝福声中,女主走上街头,宣布和自己结婚。


在一个天气晴朗的傍晚,11个女生,决定和自己结婚。女孩们化着漂亮的妆,穿着舒适的衣裳、披着头纱,戴上戒指,在众人的见证下,对自己许下承诺:“我愿意做自己亲密的爱人、忠诚的战友,自尊、自信、自爱,一生如是,至死不渝。”


消费主义盛行的当下,商家制造了很多节日,仿佛有过不完的情人节。但从来没有一个节日纪念我们跟自己的“浪漫爱”,爱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件羞于声张的事情。


自爱与爱人并不矛盾,自婚也并不是宣扬不婚或独身,更不代表选择自婚的人之后不再跟其他人结婚。即便这样,她们也会面对一些不怀好意的质疑——“还不是因为找不到另一半”“自婚不过是对亲密关系失望的结果”,甚至连父母都很难支持她们。


在面对母职文化、社会期待和传统规训时,女性可以跳出来说“不”吗?让我们来听听她们的故事。



爱当下普通的自己



Kitty很喜欢烘焙,跟一个面团斗争三个小时,把面粉、牛奶、酵母揉在一起,从一个小小的面团变得有韧性,放进烤箱没多久,整个公寓会充满面包香气,真的超级治愈。


不过,这样的夜晚不常有,大多数时间她都在订外卖和加班中度过。小区电梯里新添了不少医美广告,每次看完,她都会忍不住审视自己。Kitty从小就不太喜欢自己的小眼睛,她一直偷偷练习怎样睁眼才会显得眼睛更大。


Kitty是潮汕女孩。不知道用的什么算法,妈妈总喜欢把她的年龄加3岁,一直在她旁边念叨,“你都28岁了哦”。每次回家,妈妈都努力找机会跟她谈心,追问她有没有喜欢的男生;还跟Kitty讲,周末不要待在家里,要多去图书馆逛逛,在那里可能会遇到心仪的男生。


习惯性的应承后,Kitty内心难免焦灼。她在广州一家媒体工作,已经单身3年,现在办公室同事讨论恋爱选题,她都很难有参与感。讲到之前的经历,很多同事会开玩笑地挥挥手:“行了行了,你那点恋爱往事已经不算新鲜素材了。”


Kitty是一些交友软件的VIP用户。夜深人静时,她心中经常会升腾起一股无名的压力,让她迫切地想交男朋友。在高效便捷的配对软件上,Kitty点开一张张照片,飞快地挑选。找到聊天对象是件容易的事情,但很难触及灵魂,Kitty的很多右滑,经常止步于聊天。


Kitty时常苛责自己,觉得是自己不够好,所以遇不上合适的人。一次上网闲逛,她看到了一个帖子:一个27岁的女孩,还没有遇到喜欢的人,但想穿婚纱,于是买了一套婚纱,满足自己的愿望。穿上之后,女孩发觉自己特别好看。


这个故事一下子击中了Kitty,她喜欢这种自己争取幸福的感觉。想做的事情,为什么非要等另一个人出现才能做呢?“爱自己”这个概念什么时候被偷换成“爱更好的自己”“爱更优秀的自己”,为什么不可以爱当下这个普普通通的自己呢?


于是,Kitty产生了给想主动争取幸福的女生办婚礼的念头,发起了一场关于自爱的婚礼。Kitty跟自己的心理咨询师说起这个决定,对方说她的行为像一个发脾气的小孩。但Kitty并不认同,她认为这不是任性的行为,而是用一种充满仪式感的方式对自己做出的郑重承诺;与此同时,还能给同样困惑的女孩带来一些启发。


但Kitty并没有跟妈妈沟通这件事,她打算先斩后奏,等婚礼结束再跟妈妈分享。婚礼前,Kitty非常紧张,但婚礼当天,她慢慢放松下来,开始享受过程。Kitty甚至已经计划好明年今日如何庆祝纪念日:她要找一些好朋友聚在一起,谈论这一年的变化和成长。


Kitty不认为孤独终老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大家之所以觉得可怕,主要是因为看不到一个人老去的幸福模板。可婚姻就能解决孤独终老的问题吗?很多人并没有正视产生孤独感的原因,找个人结婚成家,看似是排解孤独感的完美解决办法,但等到结婚之后才发现,孤独的本质是独立的问题,解决办法有赖于自我认知的扭转,而不在于是否走入婚姻。


婚姻不应该是雪中送炭,而应该是锦上添花。就像电影《剩者为王》里父亲说的那样:“她不应该为父母亲结婚,不应该在外面听什么风言风语,听多了就想去结婚。她应该想着和她喜欢的人白头偕老而去结婚,昂首挺胸地、特别硬气地、憧憬地,好像赢了一样。”


Kitty开始变得松弛,不再莫名焦虑,更不会苛责自己要变得更好。她很爱自己,爱当下这个普普通通的自己。


聂一凡拍摄2.jpg

2021年5月22日,11 个女生,决定和自己结婚。(图/ 聂一凡)



爱更丰富的自己



尾狐35岁,刚刚结束了一段婚姻,有一个3岁半的女儿。生完孩子,尾狐的体重一直在59公斤上下徘徊,离婚后,她瘦到了49公斤,人也越来越漂亮。


尾狐觉得每个人都是一个调色盘,底色是不一样的。孤独不可能被其他人用爱来填满,婚姻更不可能驱赶孤独,相反,在一段错误的婚姻里,人会变得更加孤独。


26岁的时候,尾狐急迫地想嫁人,可当经历过婚姻之后,她明白了,人是不断成长的。20多岁的时候,人的认知是不够完整的,那个阶段觉得特别满意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步调可能变得不一致,慢慢变成错的人。大部分人对年龄最大的误解,就是30岁之前很多事情就应该定下来,殊不知,30岁之后,人生中的很多重要事件才会陆续发生。


进入婚姻,难免需要妥协。尾狐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要应酬,这惹得婆婆不满,家人要求她晚上9点前回家;她喜欢吃辣,但丈夫肠胃不好,所以家里常年吃清淡的菜。一个个看似不大的妥协凑在一起,让尾狐逐渐失去了自己。尾狐原本愿意忍耐,觉得这是夫妻相处中互相磨合的一部分,可丈夫还是出轨了。


办离婚那段时间,尾狐手上正在忙一个很重要的项目。她给自己一个时间表,告诉自己,在规定的时间里可以哭闹、可以追问,可以做任何放任情绪的事情,但过了这个节点,就要立刻恢复理性,投入工作。处理婚姻危机时,尾狐把自己的情绪调成了振动模式,以至于周围的人都察觉不到她有任何情绪波动。


可难免有破防的时刻。办完离婚手续当晚,尾狐故意在外面待到很晚,将情绪藏好才回家。结果,一进家门,女儿还没睡,在客厅等她。小朋友问她,为什么那么晚回家,为什么最近看不到爸爸了?


尾狐忍不住伏在孩子身上哭了起来,等她哭完,女儿拍拍她:“妈妈不要哭了,我爱你。”在家人的陪伴下,尾狐咬牙撑过了那段时间。现在的尾狐,有漂亮的女儿、自己的公司、过硬的业务水平,以及强大的情绪管理能力。她凭借30多岁女性特有的沉稳和自信,找回了曾经失去的那部分自己——能挣,会花;自强,自悦。


尾狐并没有后悔结婚,毕竟,在结婚的那一刻,她确实是爱着前夫的。但尾狐没有揪着过去不放,她依然相信爱情,喜欢恋爱,不排斥再次走进婚姻。不过,在此之前,她决定先认真地嫁给自己。


嫁给自己这个仪式,是尾狐给自己的一个心理暗示,告诉自己要开启一个新篇章。结婚是对自己的一种承诺,她告诉自己:“现在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了,要变得更强。要承担与自己的婚姻里的所有角色,既是父亲也是母亲,既是妻子也是丈夫,要决定自己家庭的未来走向,要对自己的人生全权负责。”


电视剧《怪诞小镇》里有句话:“爱情就像口香糖,一旦味道变淡了,你就再嚼一个。”谈起婚姻给她的感受,尾狐觉得那更像一道餐后甜点,她可以选择吃它,也可以不吃。


爱宇宙,更爱自己



两年前,一只京就已经“结过一次婚”了。在柬埔寨吴哥窟,她戴着头纱,准备嫁给星球。正巧碰到两个欧洲游客,他们成了她婚礼“唯二”的见证人,之后,他们帮她拍了婚纱照。


成年之后,一只京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旅行,兼职、存钱、做义工、途搭、摆摊、穷游,所有能用的方法她都尝试过。她把赚的钱全部投入旅行,去了几乎所有自己想去的目的地。她戴着头纱去旅行,在微博发起“嫁给星球”活动,号召年轻人加入。


一只京成长在福建一个单亲家庭,妈妈有过一段不太愉快的婚姻。一只京最羡慕的就是那种家庭幸福、生活平稳,做什么事都能够被包容和理解的人,那些人无论什么时候回家,永远有人在等他们。而一只京从来没有这些,她努力地把自己扮作这类人,希望自己更阳光、更热爱生活。现在,她做到了。


看着一只京常年在外旅行,妈妈也有过疑虑,问她准备什么时候安定下来。一只京问妈妈:“一个不幸的家庭和单身生活,你希望我选择哪个?”妈妈回答:“几十年前,那个社会环境下我都敢离婚,如果不快乐,你当然也可以离婚啊。”一只京告诉妈妈,自己还在寻找,如果遇到合适的人,她会走进婚姻的。


福建是一个宗族观念很强的地方,母女俩达成共识后,妈妈顶住亲戚的追问和压力,坚定地包容和支持一只京,这让她非常感激。


在一只京眼里,嫁给星球或者嫁给自己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特别,不过是忠于内心、自然而然发生的一件事。她很爱自己,尊重自己内心的想法,从来不会逼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


现在的一只京,依然不喜欢朝九晚五的工作,正在筹划开一家在山顶的咖啡馆。在被问到究竟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时,她说:“我就是想告诉所有人,不那样生活也没什么不对,不那样生活也是可以的。”


作家伍尔夫的小说《达洛维夫人》有这样一句开场白:“达洛维夫人说她要自己去买花。”这句话,轻快而简洁地描绘出一个自己去靠近花香、挑选花朵的人物形象。


如果嫁给自己是幸福的,为什么不可以呢?自婚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1993 年,一个名叫琳达·巴克的美国女生就做了这件事。

选择自婚的,不光有女性,也有男性。NBA 篮球巨星丹尼斯·罗德曼就曾身披洁白的婚纱,宣布嫁给自己。


《单身社会》一书提到:“自婚是一种意味深长的仪式,象征着一个人成为整体,自我信任、自我负责并自我解放,从自身寻找爱的源头。这是一个转化的仪式,让大家知道你已经准备好活出所有内在潜能。”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爱情就像一件奢侈品,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不仅如此,还要忍受爱情失败后的沉没成本。在社交网络如此发达的当下,爱情更像一场充满未知的信息不对称的战争。


那为什么不投入更多精力来爱自己呢?毕竟,爱自己才是终身浪漫的开始。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傅青
傅青
你们为什么不跳个舞?
MORE

评论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