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读书会

向往原始生活?《人类简史》错了
柳展雄
近年来,由于《人类简史》畅销爆红,“农业骗局论”也被带火。这本书的第二部分“农业革命”提出,原始社会采集打猎的生活质量比农业社会高,饮食结构更合理,蛋白质摄入更充足,成年人的体格比农耕时代高大。

前段时间,有个电视节目让我大为震惊,讲的是八九千年前生活在淮河流域贾湖地区的人们吃些什么。节目说道,贾湖先民的食物种类可能多达几十种,有米、有鱼、有肉、有野果……“膳食结构”很科学合理。这段视频在微博打上#八九千年前古人吃得好健康#的标题,阅读量达百万级。


近年来,由于《人类简史》畅销爆红,“农业骗局论”也被带火。这本书的第二部分“农业革命”提出,原始社会采集打猎的生活质量比农业社会高,饮食结构更合理,蛋白质摄入更充足,成年人的体格比农耕时代高大。不仅如此,原始社会人人平等,身体棒精神足,进入农业社会后,出现了国家机器剥削压迫,农耕生活降低了人的生活质量,农业革命是史上最大的骗局。


生酮饮食法(ketogenic diet)的流行又推波助澜,助长了“农业骗局论”的传播。这种用餐方法提倡高蛋白低碳水,有的营养学家推出新石器菜谱,建议北上广白领像原始人那样生吃肉,最健康。


原本对于农业革命,只有少数学者研究,《人类简史》把这项研究带出圈,罗辑思维又大力传播了这个新知。我有次参加互联网行业会议,休息吃点心的时候,大家闲聊聊到了新石器时代的人类饮食,可见一线城市的受教育群体非常熟悉这套说法了。


严谨来说,“农业骗局论”不能说错,但非常片面。



01

大鱼大肉的石器人?


《人类简史》告诉你新石器时代每顿大吃大喝,吃肉爽。“农业骗局论”支持者举的最多的一个例子,太平洋的塔希提岛。欧洲人布莱思船长(Captain  Blyth)在大航海时代发现了这个地方,当地人日子悠闲,饿了就从面包树和椰子树摘果子,这两类树生存能力强,不需要精心照顾。吃腻了土著居民出去打猎,打头肥猪改善伙食。


来自欧洲的水手觉得塔希提快乐极了,不想回到文明世界。船长一顿威逼利诱,才把部下们赶回船上。


《人类简史》

[以色列] 尤瓦尔·赫拉利 著,林俊宏 译

见识城邦 | 中信出版社,2014-11


世外桃源确实存在,但是《人类简史》不会告诉你,这种人间天堂在地球上寥寥无几,只存在于太平洋一些小岛、北美部分地区。


委内瑞拉的土著希维人,每天摄取的热量仅1705大卡,这种吃了上顿没下顿,时常饿肚子才是狩猎采集社会的常态。现代欧美维持一天的活力,女性要摄入2100千卡,男性2600千卡。

 

现在美国拍了很多末日生存的影视剧,未来有一天核战争爆发或者超级病毒传播,再或者僵尸出现,幸存者度过浩劫。有学者就一本正经地开脑洞,在世界末日之后,人类文明如何重启,教大家怎么复兴文明。


这书是Lewis Dartnell 的《世界重启》,它告诉美国人,末日降临的时候,立刻去西海岸华盛顿州一带,那里是全球极少数能维持高水准饮食的地方。从温哥华到波特兰之间,河口众多,鲟鱼季节性洄游产卵,鲟鱼又是蛋白非常充足的鱼类,幸存者不用担心吃的。


《世界重启》

[英]刘易斯·达特内尔 著,秦鹏 译

未读 | 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2020-7-1


在数千年前,人类各原始社会里生活质量最高的狩猎采集部落,就栖息在这里,末日幸存者只要成功占领了西海岸的任何一个河口区,接下去几代人就吃喝不愁了。而世界其他地方就没这么幸运,文明突然崩塌后,第一个星期就会饿死数百万人。


把一个21世纪坐办公室的现代人扔到新石器时代的环境,完全是地狱难度。到底有多难,可以看美国的一档真人秀节目《荒野独居》,单独在野外生存100天,获得巨额奖金。每人允许带10个非现代工具,在非常原始的条件生存,一天下来,钓鱼、打猎根本不够吃。

 

《荒野独居》剧照


《荒野独居》共拍了六季,最新一季地点放在南美洲巴塔哥利亚,这个地方算适合野外生存的,肉类丰富,结果10个参赛者只有一人坚持到底。


前三天,下了一场雨就有5人退出,有一个没防雨,装备全湿透,有一个丢了生火工具。到第10天的时候,一个参赛者受不了孤独,到第26天,一个参赛者实在饿得不行。快接近尾声的时候,只剩下两个,其中一个体重指数过低,再参加下去身体撑不住,节目组喊停,于是只有一个成为赢家。她把蘑菇、蛞蝓、跳鼠、海带、水獭、蛤蜊吃遍了,总算没饿倒。



02

农耕文明战斗力弱?


绝大多数人在石器时代处于食不果腹的状态,进入农业社会后才吃上好东西,中国人最熟悉的北方蒙古草原,属于饮食物资匮乏的地区之一。

 

现代人对匈奴、蒙古等草原部落,存有刻板印象,好像草原居民都一副虎背熊腰的块头。甚至有人认为历次游牧部落征服中原,是因为他们吃烤肉长大的,天天肉蛋奶,体格硕大,而汉人吃米面,农耕文明战斗力弱,可能这是一些人轻易接受“农业骗局论”的原因之一。


游牧民族/unsplash


人们想象中的游牧部落:草原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实际上的游牧部落:矮穷挫。南宋使者记录,蒙古人普遍又矮又瘦,“大抵鞑人身不甚长,最长者不过五尺二三,亦无肥厚者。”


在冒顿单于的时代,匈奴人很少食用肉类,甚至是刻意避免的,珍贵的牲畜用来换取铁器盐等物资,自己舍不得吃。根据汉简记载,汉朝的边境百姓还经常用粮食换到对方的肉吃,农耕的稳定性决定了定居族群可以在耕作之外饲养家畜家禽,吃到肉的机会可能比游牧民要多。


农耕文明可以在耕作之外同时饲养家畜/pixabay


再看看汉朝军人的伙食,根据居延汉简记载,边防军人驻防时,一天4升米、一月21公斤,执行任务时俸禄更多。汉简还具体写到了一个管理五名士兵的燧长,每月俸钱600到900钱,还有副食费286钱,这个燧长用其中70钱来买肉,一个月吃了15到20斤肉。当时物价,一头羊250钱、五只鸡180钱,只要他乐意吃,可以三天一只鸡或者一月一头羊。


体格、装备、训练等综合方面,汉人吊打匈奴,军事上有“一汉当五胡”的说法。匈奴人在肉搏格斗并不是汉朝军人的对手,他们擅长保持距离、用骑射消耗对方的战术。


清代学者赵翼的《檐曝杂记》,有蒙古牧民的自述:“......我等贫夷,但逢节杀一羊而已,杀羊亦必数户迭为主,到而奋只是为一年食肉之候......”平日吃不到肉,逢年过节了才杀一头羊,还是各家一起分着吃。



 《檐曝杂记:秦淮画舫录》

赵翼 著

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11


除了王公首领外,大多数蒙古人饮食不丰富,在体格上也没有优势,并不是传统印象中“高大凶猛的蛮族”。数千年来,游牧部落的饮食结构低碳水低脂肪,在武侠小说的文学夸张里,塞北人豪迈,大锅煮羊肉吃。其实进入现代工业化时代,肉类消费才涨上去。



03

只有技术进步,才能吃得好


明朝末年,有个经历萨尔浒之战的朝鲜文人,被努尔哈赤俘虏了去,他在女真部落的所见所闻写成的《建州闻见录》,是罕见珍贵的历史资料。


根据书的记载,女真人分级别,是以渔猎为生的部落,生产力落后,没有衣服,在打下抚顺后,直接把明朝百姓身上的衣服扒了,自己穿。连努尔哈赤都鄙视这帮穷亲戚,至少后金政权进入到文明的高级阶段。


《建州闻见录》可以说是一本人类学观察笔记,20世纪欧美人类学家去考察巴西热带雨林和东南亚某些与世隔绝的小岛,那些停滞在新石器时代技术水平的狩猎采集社会,疾病多发,婴儿死亡率高,日子很苦。


新石器时代热带地区的房屋/pixabay


亚洲出土的新石器时代坟墓也可以佐证这点。出土骨骸中多有佝偻病、骨质疏松症状,营养匮乏,八九千年前的人类平均身高一米五,通常最多活到30岁。

 

新石器时代的社会绝对不是什么人间天堂,就算生活在少数的肉类丰富的地域,每天能摄入高脂肪高能量,然后呢?除了肉啥都没有。


所谓“肉蛋奶”高质量膳食,新石器时代只占了一项“肉”。家畜的蛋和牛羊的奶,只有农耕饲养、生产力大幅提高的社会,才持续产出。

 

肉的调味品没有的,辣椒、香料是大航海时代才传播到全世界的,最基本的盐没有,除了海盐区和矿盐区,新石器时代大部分地区的人吃不到盐。酱油也没有,这是进入农耕文明后才发明的。酒没有的,酿酒需要储藏粮食发酵,这也是农耕社会的产物。蔬菜没有的,水果也没有的。


这里涉及到一个重要的知识误区,好像热带地区水果多,随手一摘,就能吃到香蕉。实际上多数热带作物是近代19世纪商业化大规模种植的,为了让每一个人吃到香蕉,美国企业家开发果园,投资铺设铁轨,建造冷冻系统,防止水果腐烂。


商业化大规模种植的热带作物/unsplash


而且现代都市人在街上生鲜市场买到的草莓、香蕉,跟狩猎采集社会的草莓、香蕉,不是同一种事物,现代的水果经过杂交培养,精选育种,最原始的水果,种子都没经过驯化,味道并不好。

 

从农学上讲,葡萄等水果生长在昼夜温差极大的地区,比如新疆中亚,品种最好。莫卧儿王朝的开创者巴布尔,南下征服印度后,对热带水果非常不满意,在日记里多次吐槽了这点,怀念中亚老家的甜美瓜果。


只有技术进步,才能吃得更好,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大航海时代,除了塔希提极少数罕见个例,欧洲人接触的大部分原始社会都处于文明萌芽阶段,饮食并不健康。


北美的印第安人很多在拼命攀爬科技树,争取摆脱茹毛饮血原始阶段。大西洋沿岸、大湖区和密西西比河以东的印第安部落,狩猎、捕鱼之外,还从事农业。易洛魁部落联盟,农业尤为发达,种植玉米、南瓜、豆类等多种作物,易洛魁的社会形态距离国家、高级文明不远了。


在现代文学、影视产业的脸谱化描写下,印第安人成了面孔涂着花脸、戴着鹰翎,捕猎野牛为食的游猎族群形象。



04

改头换面的“高贵野蛮人”


古希腊人有个历史观,人类最早处于黄金时代,幸福美满,没有私心,后来人变得堕落,逐渐倒退到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黑铁时代。


这种提倡返璞归真的历史观,在18世纪就是卢梭“高贵的野蛮人”理论,在今天就是“农业骗局论”,新石器时代比农业时代好。


法国的启蒙大师出于抨击基督教体系的理由,拔高世界其他地方的文明。狄德罗赞扬了塔希提岛的生活,土著居民淳朴善良,没有欧洲人那样的繁文缛节。卢梭更进一步,不仅赞颂美洲印第安人“高贵”,而且否定文明本身。


美洲印第安人/unsplash


他认为科学技术并没有改善人的地位,文明用“花束掩盖了拖累我们的枷锁”,文明开化通向的终点不是解放,而是奴役。根据卢梭的观察,每个种类的自然科学都源自一种恶:天文学源于迷信,数学源于贪婪算计,机械源于野心,物理学源于愚蠢的好奇,“艺术与科学进步了多少,我们的心智就退化了多少”。


按照卢梭的推论,人类不幸的起点可以追溯到农业革命那一刻,《人类简史》的“农业骗局论”大致就是这个思路。农业革命表面上是人类驯服了小麦,实际上是小麦奴役了人类。小麦生长不喜石头和杂草,人类不得不整理庄稼,在烈日下除草;小麦会得病,人类不得不定期与害虫们搏斗;小麦会渴会饿,人们不得不定期灌水和浇肥料。农民成了小麦、水稻、土豆等农作物的奴隶。

 

现代化农业/unsplash


原本人类过着狩猎采集生活,自由游走于天地之间,农业迫使先民们做着这些人类不适合的弯腰工作,身体(脊椎、颈部、关节)受到损伤。农民到头来,吃得还要更糟,而且工作要比采集者更辛苦。


“农业骗局论”美化新石器时代,却对那个年代的暴力野蛮只字不提。部落战争杀伐是常有的事,人们会为了减轻负担,而抛弃部落里的老弱病残。


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的人类学家埃兹拉·朱布罗(Ezra Zubrow)研究出史前人类各群体之间的竞争力。根据计算机模型,一个群体只需要2%的优势就能在1000年内消灭另一群体。4万年之前,西欧生活有尼安德特人,有学者推断智人(即现代人类的祖先)在漫长的岁月里,用暴力手段淘汰了尼安德特人,成为赢家。

 

《人类简史》避而不谈狩猎采集社会的丛林法则、暴力行为,着重论证工作时间少、饮食丰盛,拿出一副科学严谨的姿态,脂肪、卡路里摄入一通计算。普通人乍一看,似乎还挺科学,于是信了。


究其实质,“农业骗局论”并不新鲜,不过是18世纪“高贵的野蛮人”理论,披上现代科学的外衣,改头换面,重新粉墨登场。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柳展雄
柳展雄
新周刊公众号作者
MORE

评论24

鹿其ACC
德爷大概很适合在末世生存
01-13 14:03
程延卿
七万年前,人类还只是一种微不足道的动物,在非洲的角落里自顾自地生活着
01-11 14:25
薛谔猫的定。
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历史,而是人类的历史,具体说是人种的历史
01-11 14:06
猪猪啵啵猪
《人类简史》开头几章极为惊艳,后面开始喷资本主义,我心想果然是犹太人
01-11 13:05
老泥
这本书越读越觉得立论太弱证据不足,充满了猜想和故事化的表达
01-11 11:41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