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行

真不该在这喝早茶,连老广都回不去了
老艺术家
能卷赢广东早茶的,可能只有它。

提到“早茶”,一般人都会想到两个“州”——广州和扬州。可偏偏,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打破了早茶江湖的平静——游埠(bù)古镇。


是的,这个有些许拗口的古镇名字,未必有人念得出,更别提在哪。庙小,只有区区63.5平方公里,却“大肚”,容得下100多样早点,拥有连扬州都没有的“江南第一早茶“的称号。


△游埠的早茶街,有“江南第一早茶”之称


有点意思了。


不同于广州早茶的“一盅两件”,也不同于扬州早茶的“精致细腻”,游埠古镇的早茶自成一套体系,江湖、草根,任谁经过都能花一块钱叫杯毛峰坐上一天。


早茶界要是没有它的姓名,恐怕是一大损失。



01

游埠古镇,早茶界隐藏选手


在喝早茶这件事上,游埠古镇隐藏得很深,却绝对不弱。


我们先来搞清楚,游埠在哪?


游埠古镇的所在地,有个很好听的名字——浙江金华兰溪。这座古镇,就在离兰溪市区18公里的西南城郊。


△游埠古镇 / 图虫


江南古镇一般以“粉墙黛瓦”打开第一印象,但游埠不同,它的打开方式别具一格——早茶。这让它平添了许多的烟火气。


游埠是吵闹的。当青砖、小巷、茶气和来往歇脚的人群产生化学反应,便是游埠如今的样子:


一条解放街,两侧布满了茶馆。长桌往街上一摆、茶水一泡,街道上的气息便是流动且互通的:肉沉子、鸡子馃、游埠酥饼、豆腐汤圆、乌豇糕、糯米馃、梅菜馃、馄饨面、生煎包、毛豆腐、油角酥、双喜糕、游埠发糕、水索粉、七彩小麦铃、葱棍糖、鸡蛋糕的香气从四面八方涌来,滚烫的开水倒入茶杯中,袅袅的茶气便从一个个杯中蔓延开来。


△游埠的茶与茶点


游埠古镇的茶并不名贵,出产自本地的毛峰,一两块钱一杯,有经验的老茶客会把杯子寄存在店里,从不弄混。泡上一壶茶,点两三样小吃,与同桌人天南地北地聊天。你不由得会想起汪曾祺那句:“四方茶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肉沉子是游埠古镇的头牌,别看名字古怪,其实就是往生鸡蛋黄里填肉沫,但真要做起来可是个“精细活”:选取当地土猪肉中的夹心肉,肥瘦相掺,辅以土酱油、料酒等作料,剁碎搅匀便是那肉沉子的馅料。再在碗中敲入一个鸡蛋,用筷子慢慢把馅料塞入生蛋黄里,锅中倒水大火烧开,放入“肉沉子”温火煮上五六分钟,捞出放入碗中,加葱花和酱油,“肉沉子”便大功告成。


△肉沉子的制作过程


如此煮出来的肉沉子,既有蛋香,咬开还有满满的肉香,两者在口腔内交缠,再来上一口汤,那熨帖的感觉,直熨到胃里,叫人满足


过去,兰溪的丈母娘会用“肉沉子”招待回门的女婿,里面的馅料越多,代表对女婿越满意。一个沉甸甸的“肉沉子”,也是兰溪丈母娘招待女婿的最高规格。


△塞了满满肉馅的“肉沉子”


鸡子馃也与鸡蛋有关,但做法却刚好相反:在摊好的饼皮上放上一层猪肉馅,再铺上满满的香口小葱,包成馃后留一个小口子,放入油锅中,然后在碗中打入鸡蛋,用调料搅拌均匀,把鸡蛋液顺着小口慢慢地灌入馃中,再煎个七八分钟,金黄喷香的鸡子馃分外诱人。


一口咬下,满齿生香,是那种猪肉香、葱香和蛋饼焦香一同在嘴内游走的感觉。


△香喷喷的鸡子粿


豆腐汤圆,则以老豆腐为皮,肉料为陷,放入淀粉里一滚,再入铁锅,待豆腐汤圆像乒乓球一样上下翻滚,便可捞出;游埠的馄饨也非常惹人,馄饨皮裹得薄如蝉翼,包入捶打好的馅料,冲好一碗葱花汤底,放入猪油和刚捞出的馄饨,困意早去了大半。


△豆腐汤圆


但在游埠,一定要吃的是酥饼。而最有名的便是六指酥饼,师傅靠着六根手指,年复一年做了近40年。起面、揉面、擀面、泼油、剁馅、包饼、刷糖浆、撒白芝麻,放入炉中烘烤,直至酥饼金黄香脆,飘香十里。


△游埠酥饼


在游埠古镇内,还有一种大饼油条。最地道的吃法,就是用饼夹着油条吃。掰开大饼,热乎乎的香气喷涌而出,夹上脆脆的油条,指压之间,酥油层层渗入。这时,要再配上一碗咸豆浆,那滋味,可真叫馋人。难怪当地一直流传着那句“婺酥饼数兰溪,兰溪酥饼看游埠”


△就着咸豆浆吃酥饼 / 图虫


在游埠的早晨里,从精神到胃都被填得满满当当。



02

早茶,为何在游埠扎根


放眼整个浙江,游埠可谓毫不起眼。乌镇、南浔、西塘,哪个不比它赫赫有名,可当时光拨回千百年前,游埠,可是扬名一时的大埠。


它的繁华,得利于水运。明代以前,古衢江流入游埠溪,贯穿游埠全境。因是在龙游县下游的商埠,故得名“游埠”。


△龙游县 / 图虫


东晋时,已经建有埠头;到了唐代,游埠已有豪宅大院,外闻寺院钟声,初见繁华端倪;而宋时,游埠更设有多处手工作坊,贸易昌盛。


到了明清,游埠更被称为“钱塘江上游第一埠”,拥有前街埠头、大街桥埠头、白鹭园埠头、柴市桥埠头等共11座埠头,俨然成了浙中商埠中心,也是浙赣闽皖交界重要的农副产品集散地。


△“钱江上游第一埠”


此时的游埠镇上店铺林立,商贾云集,往来的船夫和搬运工人需要歇脚,茶馆便应运而生。在这一点上,倒跟武汉的“过早”有几分相像,一样地具有江湖气、市井草根等特色。


游埠人同样不挑茶馆,长茶桌就用沿路门板拼成,磨得锃亮,要是来得慢了,坐在石墩子上也毫无怨言。不同于一般江南人讲究小盏慢饮,游埠人都喜欢用大杯泡茶,茶叶也无需精细,泡得严严实实最好,喝的就是生活的本真。


△一杯茶,便可喝上一天


喝着早茶时,游埠人也不喜欢轻声细语,反倒声音洪亮,天南地北地聊着天。当年商贾云集时,大家就喜欢在这氤氲的茶馆中交流着“情报”:谁家今天赚了钱、谁家的货好……便一五一十地在这茶桌上无所遁形。于是,交流声、谈笑声、品茶声、鸟鸣声、打铁声、烧煤炉声齐在游埠古镇上演。千百年来,人声鼎沸才是游埠古镇的生活常态。


岁月经年,码头的繁盛早已不复存在。但喝早茶的习惯却在游埠古镇上保留了下来。


△游埠习惯了人声鼎沸的码头文化/ 图虫


清晨6点是人最多的时刻,运气好的找到一个临窗的位置,看着不远处的游埠溪,想象着往日的繁华。点上一杯清茶,再来几样茶点,大饼油条、肉沉子,游埠人便在这年复一年的茶气中滋养着自己的心性。


日子,倒也乐得逍遥自在。



03

喝着茶过日子,有滋有味


从东晋算起,1300多年的历史沉淀,老祖宗们早给游埠留下了“好东西”。


鲜为人知的是,游埠古镇是与桐乡乌镇、湖州南浔、义乌佛堂并称为“浙江四大千年古镇”的,连清代文学家李渔都曾用“看一眼不足为奇,看两眼怦然心动,看三眼引人入胜”来形容它。


△夏日的游埠古镇/ 图虫


游埠的样子,逐渐在茶气中变得清晰。


游埠是由古衢江的水文勾兑出来的,于是游埠溪上多古桥,太平桥、永安桥、永济桥、永福桥、潦溪桥均为清代所建,总称“五马归槽”


沿着古桥行走,明清古建筑鳞次栉比。宗祠、庙宇、牌坊、鼓楼等均保存完好,一如昨日的生活气息。


△游埠古镇的古建筑/ 视觉中国


古镇上主要由两条街构成,一条前街(现称“中山街”),一条后街(现称“解放街”)。两条街都是500多米长,5米宽,南北平行,中间由一条横街相连,从高空上看就像“H”形。


“江南第一茶”便集中在后街(现称“解放街”),而其他的街巷则装满了打铁、编竹篾、制秤、做老布鞋等老手艺人。


△夏日的游埠/ 图虫


沿着街头,你还会远远地闻到一股酱香味。没错,游埠还有一处大酱坊——游埠酱坊。旧时游埠溪两岸,曾汇集着酱、酒、染三缸和豆腐、糖、油、炒、磨五坊,俗称“三缸五坊”


步入酱坊,齐齐整整码着100多口千斤缸,仿佛还看见旧时人们在晒豆酿酱油。


△游埠酱油酿造坊/ 视觉中国


游埠还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保持着古早茶味的游埠古镇,最初被外界得知就是因为一群摄影发烧友。他们被镇外野狐山上的白鹭所吸引,渐渐竟发现游埠有条烟火气浓郁的“早茶街”。自此,游埠古镇在摄影圈声名鹊起。


巧合的是,中国近代摄影大师郎静山的故乡,正是游埠。在上世纪30年代,他将摄影这门新艺术与中国传统山水画相结合,向世人展示了东方艺术的意境之美。如今在游埠古镇,还有一座郎静山纪念馆。


看惯了商业气,像游埠这种小镇倒是动人。喝着早茶,在人间烟火气里觉醒,游埠人早已过出了日子的味道。


参考资料:
[1]游埠古镇:每个江南早茶爱好者都该去一次 | 澎湃新闻

[2]游埠古镇,新生于光影之间 | 浙江日报

[3]浙江这处“慵懒”的古镇,藏着渔樵耕读的旧时光 | 中国新闻网

[4]这个千年古镇里藏着100多种小吃 | 萧山网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本文作者

老艺术家
老艺术家
在九行,研究旅行的艺术。
MORE

评论43

endlesscher👅
我觉得自己到这边生活应该会变胖的,早茶的诱惑我是抗拒不了的
05-13 18:30
SteveN
在吃早茶的过程中我们也了解到地方的特色,顺便也解读了当地的早点文化圈子
05-13 18:19
cola
美好的一天从吃上可口的早茶开始
05-13 18:16
黄小段机智生活
很多人可能没去过游埠,但肯定听过这边的早茶文化
05-13 18:14
不明飞行
肉沉子、鸡子馃、豆腐汤圆这些我表示统统都想拥有
05-13 18:04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