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25,正青春

这一届年轻人,二十五而立
土卫六

25岁,是一个什么样的年龄?


25岁,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步履不停》


没到25岁的时候,我们对未来的自己,颇有些期待——


小时候“画家”“企业家”“作家”的梦想,似乎越来越近;


拥有自己的房子,开着自己的车周游全国,仿佛也不再遥远……


等到25岁真正来临,等来的却常常是现实的一记又一记重锤——


梦想依然是梦想,我们还是那个我们。


我们像是螺丝钉,被框定在一个又一个的格子里。


人生的发条,亲朋好友时不时给你上紧:单身的催找对象,找对象了催结婚,结婚了催生娃……


发条拧好了,给我跳。/什么值得买


房子,与其说是温馨的港湾,不如说是沉重的枷锁:上了车,你就再也没有喘息一口的自由;没上车,你会被数落“不争气”“不负责”


在快节奏编织的话语陷阱里,我们每个人都是loser(失败者)。


有人说,25岁可能是人生最尴尬的一个年龄。因为前面的每一个选择,都关乎自己未来的样子。


所谓“选择”,却也无所谓选择。昨天还以为自己的未来有着无限的可能今天发现那些大自己几岁的人已经坐上了自己根本不敢想的位子。


但别人的人生,终究是别人的。看看也好,不看也罢。


我们的人生,我们自己才是导演。父母、亲人、社会会塞给你他们希望的剧本,但作为导演,“我可以不要”!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只有自己可以定义自己的人生。


我是我,不是别人。/《重版出来》


如果说过去,三十岁意味着“而立”,那么今天的我们,早已不一样——


在二十五岁这个人生选择的关键时刻,我们决定回归自我、定义自我。


二十五而立,是新一代青年的而立精神,它名叫“精神而立”。



二十五而立

是精神而立


而立之年,似乎应该成家立业才对得起这个“立”字。


成家,有两层内涵。一曰买房,二曰结婚。


谈到结婚,多数家庭会把物质条件摆在第一位。平心而论,可以理解,谁不想让自己和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呢?


从前讲究站着挣钱,现在可以把“站着”删了。/《让子弹飞》


更高的物质条件,意味着将来的生活不用受苦,意味着有机会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比如说走就走的旅行,比如拥抱诗和远方,比如让孩子接受更好更优质的教育。


“只有钱能使我快乐”,这是没钱时的自嘲,更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愿望。


然而,真实情况却是“钱难赚,屎难吃”,“花钱容易赚钱难”。


这个时代,连一杯奶茶都比一碗炒饭贵,花钱实在太容易了。


买房,若不靠父母亲朋,没几个人能完全靠自己买下一线城市的房子,哪怕是在郊区。


问题是,都花了20多年父母的钱了,买房也要来麻烦父母,这样的“立”是真正的而立吗?


可笑的是,前浪们靠透支后浪未来、炒热房价积聚起了财富,如今却反过来质疑我们:“为什么不努力(买房)?”或者直接满口芬芳地告诉我们:“不买房就是不负责。”


房价,前浪之蜜糖,后浪之砒霜。/《蜗居》


我想说,物质而立的基础,早已被这种道貌岸然的优越感透支殆尽了。


于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包括我,开始走向“精神而立”。


今年一度盛行的“躺平学”,某种程度上就是这种精神而立的产物。只是其中类似“令和废物”一般的丧文化,是需要批判的。


躺平学的内涵中,有一部分是要“放弃自己”,这并非精神而立。因为精神而立的首要内核,就是自己选择自己、自己定义自己。


说老套点,就是“自立”、对自己负责。


既然房价太高,与其把全家人的钱都搭进去、与其把自己的未来透支进去,还不如暂时不买。人生只有一次,如果在25岁这个关乎选择的最关键时刻负重太多,那就无法获得快乐。如果这样,人生的意义何在?


做人先己后人。如果做人一世,连为自己而活都做不到,而是要活在俗世的条条框框里,那样只会让自己淹没在陈规的尘埃中。漂亮活一次,有何不可?


今天告诉自己三个字——做自己。/《迟开的向日葵》


但待人先人后己。做人是要先考虑自己,但人在社会,待人接物总要考虑人情关系。


这就是精神而立的第二个层面——责任。


对父母负责,对亲友负责,对社会负责。但并不是要委曲求全,活回套子里。


精神而立,真义就在责任和自由之间。



在责任和自由之间

重新发现“我”的价值


我跟大家分享三个故事,这些故事都发生在主人公25岁的时候。有叛逆,有觉醒,亦有成长。


01.迟来的叛逆

肖盈丨苏州丨自媒体


20192月,肖盈刚过完25岁生日,感到每天的办公室生活日复一日、周而复始,十分枯燥。她不想让自己大好的青春消磨在两点一线的框架里,总感觉自己的人生还应该有别的可能。


青春并不是直路。/《对不起,青春》

 


在部门领导正准备提拔她时,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递交辞呈。她想起大学时,教授总是提起那些创业的新闻人,是多么艰辛、多么果敢。尤其是黎贝卡和徐妍,让她似乎看到了未来的自己——一个时尚达人的模样。


随后的一年多里,她起早贪黑,跟着师傅学习化妆技巧,常常忙得饭都顾不上吃。有时回到家已经接近深夜,她还要打开自己购买的学习视频,对着镜子在自己身上“实验”。


有一次,肖盈连续跟了一周的婚礼妆,每天要化十来个人的妆容,累得几乎晕倒。


累点没什么,主要还是钱的问题。化一个妆只有十来块钱的工资,每天累死累活最多也只能赚百来块钱。一个月3000来块钱的工资除去化妆品的费用,除去吃喝所剩无几。要不是住家里,她还得贴钱进去。


更糟糕的是,老板经常拖欠、克扣工资。而且这么点钱,申请劳动仲裁也没人理。


人生,不能缺少勇敢的撤退。/日剧《神探伽里略2》剧照


而且她还发现了一个趋势,现在无论哪个平台,流量城池都越筑越高、早已饱和。作为新人,想要在平台上走红,不投入重本,几乎不可能突围。


眼看梦想越来越远,她决定放弃。不久后,她重新找了一家自媒体公司,当回了小编。



02.稳稳的幸福

朱也丨佛山丨机构老师


朱也是一名培训机构的语文老师。文学底蕴丰富的她,温和有礼,甜美温婉,但一直没有谈恋爱。


家人急坏了,介绍了很多对象跟她相亲,有企业老总,也有富二代,还有开咖啡厅的文艺青年。放在父母眼里,无论哪个都是收入殷实、财力雄厚的“人中龙凤”。


每一次,她都没有感觉,哪怕有位男士直接掏出银行卡,表示财产全部上交,她也不为所动。感情这东西就是神奇,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强扭的瓜不甜。


一天,朱也看完电影准备回家,突然下起了大雨,而她没有带伞。一个微胖的男生把伞递给她,自己却转身而去。她追上了这个男生。


送她回家的路上,男生和她聊了很多。她感觉到,这是一个兴趣丰富、很温暖的男孩子。


爱情,有时候就在那一刹那。/《怦然心动》


最有趣的一点是,快到她家时,男生主动提出不送到楼下。起初她有些不解,后来才明白,他是怕她以为自己会有什么“坏心思”。


“坏心思”自然没有,爱意却噌地一下萌生了。在这之后,男生隔一段时间就约朱也一起吃饭。每次吃完,都是送到同一个路口。终于,在朱也25岁生日当天,男生在这个路口向她表白了。


朱也没有迟疑,牵起了他的手,从此路人变成情人。男生家庭贫苦,却很照顾她,总是省吃俭用、尽量给她买最好的东西。男生说:“总有一天,我要给我们买一座漂亮的房子,房本上只写你的名字。”


朱也的家人反对他们在一起,她却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我想要的是一颗心,而不是一堆钱。难道暂时租来的房子,就看不到好看的风景了吗?


结婚,不是孝顺的唯一途径。/《剩者为王》


和爱的人在一起,才是稳稳的幸福。



03.回家倒计时

苏迪丨南宁丨服装店主


中学时的一场变故,苏迪永远失去了父亲。这之后,苏迪的母亲卧床不起,她辍学回家照顾,无微不至。


看着母亲的病情逐渐有了起色,有一天,她鼓起勇气对母亲说:“我想去省城南宁闯闯,多赚点钱养你,好不?”母亲答应了,苏迪只身前往南宁,那一年她不到18岁。


随后几年里,她端过盘子、送过外卖。有一次送外卖到一家服装店,苏迪爱上了这里的氛围,于是开始攒钱。


终于她攒够了钱,盘下了这家店,自己当了店主。


25岁那年,疫情影响,店里生意惨淡。苏迪应时搞起了直播带货,从一开始每天只有十来个人看,到后来每天有十几个人下单。她觉得春风得意,自己会在城市里过得很好。


和薇娅的流量自然不能相比,但苏迪也活出了自己。


可她无法不想起自己的母亲,再过5年,自己不过30岁,母亲却已是70岁高龄。


苏迪觉得自己还有大把“青春”,所以春风得意的她,决定回家陪伴母亲,这才是她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


苏迪说:“我已经开始了回家的倒计时,所以接下来我会更加珍惜自己在外闯荡的自由日子。事业上也会步步为营,让妈妈也过上好日子,她以前实在太苦了。”




结语:永远新锐,永远年轻


前几年,有一个热门话题叫作“25岁步入中年”,一度引起不少人的“恐慌”。


按联合国的标准,“青年”的年龄范围是15岁 - 24岁,25岁确实算中年。但世界卫生组织将中年定义为66岁 - 79岁;国家统计局对中年的定义起点为35岁;共青团则定义为29岁。


从发展心理学角度上讲,青年期是20岁 - 40岁、中年期是40岁 - 60岁、老年期则是60岁+。


既然各有各的标准,那我们又何尝不能有自己的标准?


青春是一种态度,而不是一个年龄。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焰火。/《初恋这件小事》


过了25岁也可以叛逆、可以折腾,闯出一片天,就是另外一条路;如果没有闯出来,也至少努力过、尝试过。人生没有对错,只有一路前行。


为自己而活,对未来负责,在责任中成长。


这就是新锐的人生态度,也是新周刊创刊25周年以来一直主张的价值观。


25岁怎么了?我们偏偏就要二十五而立!


25岁,就是新锐的起点——前面还有大把青春啊!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25周年
新周刊

本文作者

土卫六
土卫六
故乡的过客,用锋利书写温柔
MORE

评论99

Nikola Tesla
不想结婚了
07-30 13:04
李李子
虽然是这样子说的,我也很认同,但不得不说当代的社会竞争太大,我们如果稍稍不谨慎,随时可能掉入万丈的深渊,尝试是好的,但是我们的背后还有父母等着我们养活,所以我们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山脚的人太多了,望大家共同努力,我们山顶见!!
07-29 02:14
KK-knight
我们生来就是大人物,只是暂时受点苦
07-27 08:40
徐慷霖 Brian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剧本,虽然是小角色,我们都希望变成主角
07-27 03:26
南方以南
说的我有些泪目了
07-26 12:41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