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族生存指南

35岁提前退休,他们过得好吗?
舒少环
网络上更多展示了少部分提前退休者的高光时刻,这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提前退休者并没有发声,很多真实的困境与漫长的生活安排等问题,都被藏在海面以下。

VCG111187823682 (1).jpg2019 年1月,北京朝阳区一座写字楼里,几名女职员在排练扇子舞。(图/ 视觉中国)


当“996”“过劳死”及35岁职场危机等不断“卷”来,提前退休愈加被职场人视为一场“自救”,而不只是一个梦。


提前退休,有一个默认的财富门槛。“财务自由”的门槛相当高——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1胡润财富自由门槛》,入门级财富自由门槛,中国一线城市为1900万元,二线城市为1200万元,三线城市为600万元。


相比之下,FIRE(“Financial Independence, Retire Early”,即经济独立、提早退休)运动要“亲民”得多——据4%法则,只要攒够个人年支出的25倍资产,就可以提前退休;之后,可以靠投资这笔资产的年回报率(一般为4%)来赚取生活费。


越早到达这一财富门槛,就能越早逃离“职场内卷”、掌握自由人生——这是FIRE运动践行者的信条。


但残酷的是,提早越过那道财富门槛的,只有极少数“幸运儿”。更多的人挤在门外,一边把自己“卷”到更小的空间内,一边奋力往前。


而提前退休的“幸运儿”在彻底逃离职场后,也有一些“自由”的代价——突然从长期“学校到职场”的轨道中滑出,受惯性影响,难免出现不适的“戒断期”反应。



攒钱



“超出原计划25万多元。”Lina对外公布了自己的最新攒钱成果。


按原定“35岁不上班计划”(下文简称“不上班计划”),她在2021年5月的计划存款应为50万元,不过实际存款达到了75万多元。


Lina的不上班计划始于2019年年初,可具化为——180万元存款,加二线城市一套无贷款的房子。概括起来,就是攒钱。


被量化到月度计划存款后,不上班计划一直在快进。“看到银行存款由负债变成六位数,又到更多的六位数,我感觉自己上了瘾。下月存款如果超过计划更多,我就会更爽。”Lina说。


一开始的3个月,加上原来不多的存款,Lina攒了差不多18万元,比计划存款多3万元。到2020年12月,她的攒钱进度又提速,实际存款43万元,超出计划存款11万元。


到2021年2月,Lina手里的存款冲破65万元,比计划存款多19万元。


快进的原因,在于Lina连续“一年一跳槽”,每次跳槽均有超出30%的涨薪。相反,如果她继续留在之前的大厂,即便表现好能升职,涨薪幅度至多20%。


“先去大厂镀个金,之后跳去小厂涨薪。跳槽,一年一跳,是涨薪最快的方式。”工龄6年的Lina已摸透这行的规则。


第一次跳槽,Lina选择去了另一家大厂。她在前一家大厂“过着噩梦般的生活”——加班,无止境的加班,被工作占掉几乎所有的时间。她只敢在凌晨2点后合上电脑大哭,然后失眠。“一天,睡着后,心脏突然跳得厉害,把我跳醒了。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快死了。”Lina说。


更绝望的是,她发现所有可能性都被堵死了,往上升职,“就算爬到部门总监,手下200人,可能只会睡得更晚、更累”。


Lina “一边每天都想辞职”,一边又会查看银行卡余额,默默计算这笔钱够自己在北京撑几个月。很快,被焦虑、没有安全感等情绪击败后,Lina又缩回了公司。直到有一天,Lina被《不上班也有钱》这本书击中,随后就仿制了自己的“35岁不上班计划”。


这一计划开始后,Lina把所有想逃离工作的欲望,转化成攒钱的动力。


她义无反顾地跳去了另一家大厂,重复之前的加班节奏。原因或许是,“在大厂待得还不够久,出去没那么好谈高薪”。Lina说:“钱多、不加班,这两条是最重要的。我现在不会对工作内容有高期待。”


Lina另一大“开源”渠道是基金、股票等投资。“我手里流动资金不到10万元,其余都用在了投资理财上。”


“一般人可能希望手里有更多流动资金,作为应急、赡养父母、投资子女之用。但我没法考虑那么多,我要最先考虑如何尽快让投资理财的收益覆盖我的日常开支。”


至于“节流”,Lina今年立下了不买衣服的flag,房租也直接砍半。一次,她与好朋友相约出去吃饭。但彼此都“厚脸皮”,都想让对方请客,饭局最终作罢。“我现在会到处说,我很抠门。几个好朋友,可能也受了我的影响。” 


一旦碰到大额支出,导致这月攒的存款比上月少,Lina心里会低落很久。


Lina到现在都记得:“我爸妈去年装修房子,我给他们买了很多家电。一些朋友结婚,我也要准备份子钱。看到这些月份的存款突然掉下去,我会非常难受。想砍掉这些支出,又办不到,那我该怎么办?”


她形容现在的自己,“像在转轮上加倍拼命跑的老鼠,但老鼠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从转轮上下来”。


随着不上班计划超预期进行,Lina现在逐步摆脱了负面情绪的影响。


“世界上90%的人可能都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如果把这些人的工作状态比作‘慢性自杀’”,Lina说自己“正在缩短慢性自杀的时长,哪怕为此煎熬一段时间”。


微信图片_20210722144914.jpg海南三亚,山水居士退休生活一景。(图/ 由被访者提供)



门槛



攒够多少钱,才能提前退休?


豆瓣FIRE生活小组的组员有过讨论:“我存款××万元,房产×套,能提前退休吗?”


一个原则是,当被动收入足以覆盖日常开支时,你就可以提前退休了。该怎么实现呢?


按4%法则,假设Lina每月要花6000元,一年开支72000元,那么,她要准备的“退休金”就是180万元。FIRE运动主张通过降低物欲、增加收入等,迅速攒够这笔“退休金”,以实现提前退休。


美国财经博主Flannel Guy ROI对此提出了反思,他在《提前退休的“隐秘”》一文中算了一笔账。大约50%的美国家庭,年收入超过5万美元(2013年数据,下同);另外大约50%的美国家庭,年收入更少。以年收入5万美元的美国普通家庭为例,即便“降低物欲”、刨除额外花销,他们每年可能要花费3.6万美元购买必需品,一年只能攒下1.4万美元。按提前退休的计算公式,这个家庭大致需要64年才能实现财务独立。


提前退休并不容易实现,所以,有外媒用“新休闲贵族”这一名词来形容那些提前退休人士。


在国内,实现提前退休更难。“相较美国的退休金计算方法,国内的提前退休门槛会更高。”已提前退休多年的山水居士介绍,“4%法则是在西方高福利社会的条件下提出的,一旦脱离那样的社会福利环境,就不大适用了,尤其是在低利率时代。”


也因此,国内提前退休的人群,集中在“金字塔塔尖”那一小部分。“比如,一些家底厚的富二代、全职主妇或主夫,以及靠时代红利投资地产、金融等淘到金的人。那些白手起家、完全靠自己工作攒钱的,占比很小。”山水居士总结道。


VCG111172216256.jpg

2018年10月,上海静安区一商场举办“24小时职场戏精攻略”展览。(图/ 视觉中国)



退休之后



躺着,是豆瓣用户“躺师”提前退休后的大部分状态。在家,床上躺;出门,要么去盲人推拿那躺,要么就去足疗、按摩或搓澡,“都算躺着的活动”。


到后来,躺师干脆连门都不想出,“一天24小时,几乎都苟在床上”。


躺师不到30岁,在今年提前退休。退休的前几个月,按照设想,她每天应该规律作息,锻炼身体,多学点东西。


但她对一件事情的热情,常常还没开始就被消耗完了。比如,她买了一套健身器材、一身健身服装后,就不想健身了,她一天都没练过。退休后一松懈下来,几乎一切都在朝她设想的反面发展。


躺师每天唯一做的,是祈祷自己买的股票一直涨。一开始,她只在心里默默祈祷,到后来,她改成每天在社交平台发一句“祈祷词”。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5个月后,躺师陷入了自我挣扎:“太难熬了,每天都无事可干。”


“兴奋期过后,无聊、焦虑等情绪会逐渐涌出。甚至还有人患上了轻度或中度抑郁症和焦虑症”,山水居士把这些负面情绪概括为提前退休的“戒断期”反应。


提前退休,要面临一系列人际关系、生活方式等的重建。以往被工作填满的大段时间,退休后一下子变成了空白。


“很多人退休后会去旅游。但旅游久了,如果找不到深层次的动力,也就慢慢变得无聊与空洞了。”山水居士强调价值驱动力在退休后的重要性。


如果一个人在工作时,因为忙碌、生计长期忽视了价值感,那提前退休后,当更多空白时间涌来,对价值感的需求就更强烈了。长期找不到价值感所在,退休后有可能会出现精神危机。山水居士最近找到了一件发挥专长的事——提供退休、职场等问题咨询。


一些提前退休人士会去干很多发挥自我价值的事情。比如,不少人都乐于分享提前退休的感悟与思考。Money Mustache——FIRE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在30岁退休后就创办了一个讨论“提前退休”相关话题的论坛。


“又想回去上班了。”也有人退休后迟迟找不到价值感,以至于冒出这样的想法。


桃子退休后,在写作上花了很大力气。但写了30万字小说后,她宣布暂停。“写作还是需要天赋的,我在其中找不到价值感。”


在此前的工作中,桃子虽然累,获得的价值感却很高。如今,桃子开始寻找新的工作机会。不过,“中间空了好几年,现在找工作有点尴尬。我之前的公司属于行业第一梯队,继续锁定这一梯队呢,并不好找;自降身段呢,我又不愿意”。


“网络上更多展示了少部分提前退休者的高光时刻,这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提前退休者并没有发声,很多真实的困境与漫长的生活安排等问题,都被藏在海面以下。”山水居士分析道。


说到底,不管是不是提前退休,人的焦虑感是恒存项。人都需要劳动,而且更深层次的需求比如价值感,都希望被满足。


提前退休的价值,或许在于敢于突破常规——“不停工作,直到可以退休”不再是个必选项。它让人们知道,自己可以放弃固有选项,并尝试一条新路。


新周刊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社恐

本文作者

舒少环
舒少环
最近想开货车、上路
MORE

评论

下载新周刊APP参与讨论

推荐阅读

下载新周刊APP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