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的无敌力量


 


在睿智的先哲看来,奠定国防力量的基础,除了坚强的物质力量,更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作为其基础的基础。这就是所谓“仁者无敌”。




    关于战争与和平的问题几乎伴随全部文明史。在中国先贤关于军事力量的思考中,单纯的武力是很少被列入优先考虑的。孙子主张国家的战争决策应建立在有道有德的政治前提下;吴子则主张“内修文德”(具备良好的治理),然后才可以“外治武备”(进行国家国防的建设);至于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孔子,当被问及在最困难的条件下国家安全最应该具备何种最低条件时,他的回答是:比强大的军备和充足的物资更重要的,是人民对治国者的信任和信心。

    换言之,在睿智的先哲看来,奠定国家国防力量的基础,除了坚强的物质力量,更需要强大的精神性力量作为其基础的基础。这就是所谓“仁者无敌”。类似思想在西方军事史上也有过生动的例证,不过,与中国先哲的道德界定不同,西方的古人更注重所谓武士的荣誉的观念和实践。

    马可·富略·卡米卢是生活于公元前4世纪的古罗马名将。他的活动期正当罗马共和国即将统一意大利而崛起之时,在军事史上以改革战术的编队著称。他替罗马人攻占了意大利半岛上许多当时属于其他民族的大城。在经过十年围城攻陷维爱城后,他又一次受命领军出征,去攻打法列里爱人的城池。经过战术改革的罗马人公民军队战斗力强劲,所以在初期的接战之后,法列里爱人又一次躲进了坚固的城垣里,罗马人则再次面临漫长围城战的麻烦。

    罗马人遇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原来法列里爱人有个习俗,其城邦的领导者的子女由一位教师统一教养。这位教师素闻罗马人善战的威名,因此起了个坏心眼。一天,他假装带孩子们去城外玩耍,边走边说些好玩的故事,天花乱坠,且行且说,不知不觉间,就把这些半大的孩子带到了罗马人围城的军营里。他立即要求见统帅卡米卢,建议以这些孩子要挟城里的守军投降,并暗中期待罗马人大大的赏赐。

    可惜这位出卖自己城邦的教师看错了罗马人。听完教师的献策,卡米卢勃然大怒,他怒斥这位出卖者:“你这可耻的小人,你完全不了解我们罗马人的民族和统帅。我们是有荣誉的武士,我们虽然与法列里爱人没有正式的条约关系,但我们却一直存在着人类基于天性的交往,因此各有和平的权利和战时的权利。按照战时的权利,我们跟同样有武装的敌人进行公正的战斗,我们靠勇气、战略和精湛的武艺去征服敌人。”于是,卡米卢下令把教师像捆粽子一样捆好,并发给孩子们一些木棍,要他们押着这位出卖者返回城池,并通知城内人准备好迎击罗马武士的攻击。

    卡米卢的举动在法列里爱人的城里引起了普遍的心理和感情变化。无论是从前害怕罗马人的,还是出于各种原因仇视罗马人、摩拳擦掌欲与罗马武士一较高下的战士,从元老院到公民聚集的广场,再到大街小巷,人们无不为罗马人的荣誉感和罗马军人对正义的热爱而动容。法列里爱人一致决定体面地投降。他们派出了使节,向卡米卢致敬,并在罗马统帅所派卫兵的护卫下来到罗马。

    法列里爱人的代表在罗马元老院宣读了投降宣言。大概意思是:你们宁愿要一个军人的荣誉,而不要一个到手的胜利,这使我们认为,在你们的统治下要比按我们自己的法律去生活更加美好。因此,我们在你们的信义感召下,自愿把胜利的花环献给罗马,并将永葆对罗马的忠诚。就这样,卡米卢作为名将,在展示自己无与伦比的指挥才能和战术创新能力的同时,也表现了古典军事荣誉观的精髓:勇武而公正,追求光明磊落的胜利。这种古典为将之道与中国古代兵学说推崇的武德,几乎是完全一致的。这就是武士的荣誉的无敌力量。

    后来,法列里爱人和意大利半岛被罗马人征服的各民族一样,大多成了罗马公民,成为未来崛起的缔造伟大文明的霸权的一分子。中外军事史上类似的故事很多,这些早期军事史的故事包含了一条至今许多人尚没有明白的教训:那些缔造伟大事业的显赫军功不仅是军人鲜血、勇气和智慧的结晶,很多时候,它们更是军人身上所蕴含的人类高尚美德的丰硕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