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你过得怎么样?



你还记得今年年初的《甩饼歌》 吗?它唱道:注定不平凡的2011,还有无数等待上演的杯具/提醒各位
要好好地活下去,因为天价墓地你也买不起/不管世界变成神马样,伤不起的日子都要继续……



  2011年接近尾声,你过得怎么样?

年轻人兴起“考碗族”。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考录比为87.5: 1。国家能源局某岗位考录比是4961: 1。中央“考碗”还较公平,各地“考碗”呢?还是“萝卜招聘”?

  零点调查机构的“中国青年人生活方式及消费调查”显示:76.4%的人希望到企事业单位、党政群机关就业,仅18.2%的大学生希望毕业后自己创业。
国家统计局数据:非私营单位工资为私营单位1.8倍。改革开放前期的下海,如今成了上岸。

  相关居民幸福感调查显示,国家机关党群组织、企事业单位负责人回答“非常幸福”的比例最高。年轻一代响起“到体制内去!”的口号。

  今年,政府财政收入又有三成增长。“考碗族”有了坚强的物质支撑。

  复旦大学韦森教授提出中国首先需要预算民主。中央政府所属的80多个部门已陆续公开了自己的“三公经费”数字。问题是,不制约权力的印把子,如何管住他们的钱袋子?全国的公车消费是多少?4000多亿?上万亿?这是个黑洞般的数字。

  把政府机构“三公”消费支出与全国的医保支出相比,就明了了。在西方,医保是财政支出最大的一项,占财政支出的15%以上。中国呢?全国医保投入总额占GDP的比重还不到2%。财政收入连年高比例增长,请问,有多少和多大比例真正用到纳税人身上了?

苦逼 《福布斯》杂志称,中国内地的“税负痛苦指数”居全球第二(仅次于法国)。传媒和学者激辩到底是美国物价高还是中国物价高。

  《经济半小时》做了期《牛肉干旅行记》:从重庆到西安,一包牛肉干要翻过三座大山——路费、油费和市场管理费,它们占到牛肉干售价的九成!牛肉干尚如此,何谈刺激内需?金融危机后世界各国税收都在下降,只有中国在上升,上升势头还很猛。

  部分股民在微博上号召集体退市。调查显示,超过70%的股民对A股信心全无。有人叹:不知这辈子能否见到股市重回6000点喽。

  比股民更苦逼的是菜农韩进。山东济南39岁的菜农韩进,因为卷心菜只有8分钱一斤而自杀。这厢边市民仍觉得菜价高居不下。答案在流通环节成本高:汽油费、过路费、租车费、摊位费、管理费、人工费、房租……

  物流成本高不仅是中国农产品运输中的痼疾,更是中国所有消费品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西安晚报》5月21日报道,312国道的张村收费站45人的编制有80多人在编。5月20日《经济半小时》报道,在河南高速公路洛阳路段,仅98.8公里的道路上竟下设9个职能部门,6个收费站,2个路政大队,职工超过400人,平均4人管理1公里。

  于是,一棵白菜从田头到了消费者手里时,菜价已是原始菜价的几十倍甚至百倍。

  《北京晚报》11月报道,今年八成职场人士工资没跑过CPI,没有加薪的人占69%。面对持续上涨的物价,四成人应对方式是节衣缩食。一位白领在天涯社区发帖称养一个孩子预计要50万。苏州某白领发帖说月薪4000元不够花,真正“白领”。中国富人的情况如何呢?他们有一半想当“富跑跑”了。

凑合 对,过得还凑合。这是多数人的回答。

  自今年9月1日起,修改后的个税法开始实施,月收入低于3500元(扣除“三险一金”后)的工薪族不再缴纳个税,个税纳税人数由约8400万人减至约2400万人,财政部称税收将减少1600亿元。

  13亿中国人,只有2400万人月薪超过3500元(个税纳税人数)吗?中国经济连续增长了三十年,财政收入也增长了50多倍,可中国民众的收入仍然只能维持温饱。

  中国人为谁工作?为税收工作,为养老、就业、医疗、子女上学而工作,甚至还要为各种意想不到的罚款和收费而工作。

  中国最幸福的是公园里唱歌跳舞的老人吗?他们要为子女的婚嫁、房子、工作操心。

幸福 各地十二五规划将居民幸福指数作为施政导向。幸福将成未来几年政府报告的关键词。

  广州中医药大学邱鸿钟教授发布了一个有趣的“性福”报告:调查了广州市200多名公务员后发现,认为性生活总体很好的只有6.3%,有近一半人认为性生活一般或很不满意。邱教授指出:重视解决广州公务员的“性烦恼”问题,可以减少“出轨”、“性贿赂”等违纪行为。媒体质疑,假如公仆们大多不“性福”,那么成日为生计奔波的人又该怎么办?

  追求幸福是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是人的终极目标,是人的共同追求。人有性别、阶层、民族、国籍的差别,对幸福的理解也各不相同,但追求幸福的动机、愿望、目的是一致的。

  还是不要用数据编造幸福吧,行动更重要。幸福工程需要从民生的一点一滴开始做起。
 
(执笔/肖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