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让你快乐了吗?


中国入世十年
规则让你快乐了吗?


十年来“与国际接轨”已成热词。国际规则不只涉及全球贸易,也涉及政府行为,涉及以人为本,让国民更舒服、更快乐。



  芮成钢在微博上评论称,骆家辉总是抓住一切场合和机会不遗余力地宣传推广美国的价值观。

  新任美国大使骆家辉掀起了一波不大不小的围观潮。他坐经济舱,当背包客,坐旅行车,可能只是一种习惯成自然的行为,体现一个美国政府官员低调行事的惯有风格。针对中国官员铺张浪费成风,骆氏简约廉洁之风——简洁、高效、低调、务实——无论有意无意,却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

  学者曾预期,中国入世会倒逼政府执政方式的转变,即催生服务型政府。十年来“与国际接轨”已成热词。国际规则不只涉及全球贸易,也涉及政府行为,涉及以人为本,让国民更舒服、更快乐。

  作为一个时代提问者,《新周刊》曾就中国入世提出专题“规则的快乐”(2000年)。十年过去了,规则让你快乐了吗?

  接轨,接轨,“之乎者也”与26个字母接轨,计划体制与国际惯例接轨。

  政府接轨了吗?中国各地方政府正在转变执政理念,以人为本,求实高效,在政绩考核和民意考核上要求公务员,相关的法律也在完善之中,法治成为执政需求。在开发区、高新区等国际化前沿区域,服务型政府颇见成效。但也不难看到,类似官员财产公开、政务信息公开等领域,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对外宣传接轨了吗?文化软实力被提上议事日程,打造“文化大省”“文化强市”的呼声不绝,奥运会世博会亚运会提供了绝佳的宣传平台,舆论的开放与监督有了长足发展。与此同时,孔子学院和走出国门商务或旅行的千万中国人,都是关于当代中国的无声宣传。不过,国家形象宣传片里,仍缺乏普通国人的身影和声音。

  城市接轨了吗?中国已有667个城市,城市群和城市圈的发展在中国如火如荼,市容市貌与绿化、城市硬件与配套绝对向西方发达国家看齐。以地铁、轻轨、高速公路网和高速铁路网为前提,中国经济的飞跃绝对进入了“城市世纪”。但,在187个城市志在建成“国际大都市”的背后,我们也看到房价的全民压力,以及城市管理的困难重重。

  大学接轨了吗?我们的大学已经置身于国际的和本土的多重教育评估体系,中国的名校在国际榜单上与全球名校竞长短,中外合作办学也成风尚。中国的近亿名大学毕业生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生力军,也是与全球接轨的重要媒介和载体。还未解决的是,大学去行政化过程太慢了,大学学费上涨太快了。

  企业接轨了吗?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行股份制改革已成大势所趋,可持续发展与环保观念深入人心,企业争相努力成为“企业公民”,要在创造效益的同时,承担社会责任。企业家已成社会上的“男三号”,企业家的创业精神和全球视野始终在更新。只是,跟世界五百强的那几家垄断国企相比,民企的生存更为艰难,要面对国企和跨国巨头残酷的竞争,完全市场经济的理想尚在路上。

  互联网接轨了吗?接轨了,因为有了翻墙软件和微博。

  入世十年,以前20多万一辆的桑塔纳可以降到十万以下了。老百姓的确获得了不少商品供应上的实惠。让一个有二千年专制文化、近三十年计划体制的国度实现与国际接轨困难吗?中国充分竞争的服务行业作出了肯定回答。十年中,职业化社会基本形成,初步建立了与国际接轨的职业标准与职业伦理。相对地,权势部门与垄断集团却还停留在旧有思维习惯上。“不管你怎么看,反正我是这么做了。”

  中国正争取西方认可其市场经济国家的地位。市场经济不仅要求全市场领域开放,亦要求社会管理方式作相应改革。与国际接轨,首先要与民意接轨。

  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中国硬实力可谓崛起。然而硬实力不一定直接导致现代型社会,体现现代型社会的是软实力,既要有传统更要有现代性(modernity)。规则要使人快乐,就要遵守以现代性为代表的全球规则,遵从普世价值。

  中国领导人开始公开声明,自由、民主、人权是人类共有的价值观。三十年前的改革开放口号已被全方位与国际接轨取代。全球化无疑是传媒最主流的话语,与国际接轨、国际惯例成为官员们的口头禅,亦成为中国人看待世界的标准和行事的准则。

  然后,口头全球化与行动全球化尚有不小的距离,打破坚冰,需要全体中国人的热量与智慧。

  应该客观地看到,全球化是个悖论式的发展过程:既有一体化又有分裂化倾向;既有国际化又有本土化;既有集中化又有多样化;有人称之为福音,有人咒之为灾难;有人视之为机遇,有人把它看作陷阱。最近常见诸报端的一个词是“中等收入陷阱”:过去积累的矛盾集中爆发,考验着制度的承受力和应变力。学者开始提醒中国有走向拉美化倾向的危险:全球化将一个社会撕成两部分,一些人应有尽有,炫富自显;另一些人一无所有,于是铤而走险。那些被全球化“旋转效应”抛出轨道的人群,才是社会更值得关注的,而不是什么胡润“百富榜”。

  开明的政府官员、进取的企业家、新锐青年以及进步知识分子是全球化的第一方阵,在他们的带领下一个国家的其他人群才能依雁行方式共同前行,全球化才会有好的结果,规则才能使全体人民快乐。

(执笔/肖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