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考验你的男人


文/唐辛子

   女人最自寻烦恼的一件事,就是喜欢试探或考验男人。

    我自己就有过十分“惨痛”的教训。那还是刚跟“我家谁谁”结婚的时候,不记得为了件什么事,总之是件芝麻大的小事,弄得我和他之间有些不愉快。一怒之下,我在双肩包里塞了些日用品,冲他嚷了一句“我走!回中国去!”便摔门而出。我当然不回中国。故意背个大包,不过是做做样子吓吓他。按照我心里设计好的第一情节,接下来应该是——他飞快地夺门而出,拦住我的去路,用带泪的哭腔说:“别走啊!都是我不对,我给你认错还不行吗?”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心怀胜利的喜悦,但脸上仍然表情愤怒,目光如火如荼,鼻孔里哼哼着,冷笑连连了。

    为了协助“我家谁谁”帮我实现设计情节,摔门而出后我在大门外的过道上逗留了一下子,以便他“夺门而出”时迅速找到我。可是,在过道上逗留“一下子”、“两下子”甚至“n下子”后,屋内居然丝毫没有“夺门而出”的动静……好吧,算你狠!心头一发恨,这下终于生出“离家出走”的真心了。于是“咚咚咚”地大步下楼——之所以要“大步”,还是希望屋子里的那个人能听到,用脚步声通知他:你的太太真的要离家出走了啊,快来追啊!可是,越走越远,即使再用力跺脚,待在屋子里的人也听不到了,这可如何是好?

    但既然从家里冲了出来,实在无法马上回头,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朝前走,边走边在脑子里构想着第二个情节,就像电影里那样:他开着车满街寻找,终于在人群中看到熟悉的身影,于是他扔下车,不顾一切地穿越人群,朝她飞奔过去……脑子里一边设想这种情节,一边禁不住回头去看。可是,身后除了一只匆匆穿越马路的野猫,就再也没有其他活物的影子。这一下所有的寂寞、伤感、委屈全涌上来了,并化为眼泪,像潮水般满脸蔓延。正巧路边有个公园,于是干脆在长椅上坐下来,认真地流了一回泪,一直到天黑。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俺在黑夜中背着个大包打道回府——“离家出走”的时候,要换洗的衣服是带了,唯一不记得带钱包,于是只得顺着来路走了一个多小时回了家。大门虚掩着,没有锁,还是我离开时的样子;家里黑黑的,也没有开灯。我“离家出走”前,“我家谁谁”就坐在餐桌边,等我“离家出走”回来,他还坐在餐桌边,甚至保持着几个小时前的姿势,家门外的街灯照进屋子,照在他的身上,就如一座雕像。

    事后我问“我家谁谁”:你为什么不出来追我啊?最后我自己回家,这多没面子!“我家谁谁”很委屈,也带着哭腔回答:“是要去追的吗?我不知道啊……我看你背个包就走,以为你真要离开了,脑子糨糊一样,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好,结果就一直坐那儿发愣……”这一下,害我又想哭了——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个死心眼的、一点不会哄着捧着我的人呢?我吃饱了没事“试探他、考验他”,真是典型的“自寻烦恼”了。

    那一次很没面子的“离家出走”,让我明白一件事:男人无须试探,也无须考验。考验一个花心的男人,是浪费时间;考验一个死心眼的男人,是自寻烦恼;而如果要考验一个既花心又死心眼的男人,那便是既浪费时间又自寻烦恼。当然你会问:要是摊上个既不花心又不死心眼的男人呢?那就更无须试探和考验了——这样的男人,他若心善一点,或者会恰到好处地将你要的答案提交到你心里;他若心邪一点,便会面对你的试探、考验无比促狭,花招百出,逗你逗到欲罢不能,令你无事生非之间平添许多烦恼。总之,无论你处在恋爱中,还是处在婚姻中,最好都不要无事生非地去试探和考验对方。因为爱情本是用来挥霍情感的,婚姻本是用来经营日子的,而它们都不是用来试探和考验的。

    俗话说,“与人快乐,与己快乐”。朋友之间如此,家人之间其实也是如此。不能因为是一家人,就想当然地认为对方必须最懂你;但是,正因为是一家人,自己更应该努力理解对方,做最懂得对方的那个人——也许只有这样,日子才会营造得快乐一点,更快乐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