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


文/徐文兵




    怀的繁体字写作“懷”,从小篆、汉隶到行楷变化不大,到了简体字就是胡改一气,完全看不出汉字象形、会意、指事、形声的本来。懷的右边——褱,也念怀。褱由衣和眔构成,眔音大,指目力相及,意思近于逮。褱是指把眼睛能看到的东西包藏、裹挟在衣服里面。古人着装讲究上衣下裳,所以褱只能是藏在上半身衣服里,藏在裤裆、裤脚、袜子、鞋里面的不能叫做褱。

     懷字虽然加了竖心旁,其某些本意与褱一致。因为有了心字,怀揣的部位更接近胸口、心脏,比如胸怀、心怀。懷用做及物动词,指把东西藏在上衣里,比如“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普通人拥有了王家祭祀才能使用的玉璧,这就是明显的僭越,乱了纲常礼法,当然会被治罪。

    现在流行戴名表,挂在腕子上很惹眼,是男人身份、地位、品位的标志,比穿西服不扯商标讲究多了。过去可不是这样,有块表不易,人都揣在怀里,留个金链子挂在外衣兜上,至于里面的表是啥品牌,金的、银的还是镶钻的,不得而知。这种表叫怀表,用它的人不多了,可能在古董店能看到。含蓄内敛和招摇显摆的区别就在一块表上,这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和被褐金玉的区别。

    由于胸和怀两个字经常联用,导致很多人把胸当成了怀,权威的字典就把怀解释成“胸前”。其实,怀泛指上衣包裹的身躯,涵盖了胸、腹和小腹。敞胸露怀暴露的不光是前胸,还有肚子;探怀不光指把手伸向胸膛、乳房,还指摸向衣服里面;纵体入怀,也不光指胸前。所谓怀抱,只要是上臂能环绕、搂到的都算,在小腹也是可以的。说怀不光是胸,最具说服力的应该是“坐怀不乱”。青年男女调情嬉戏,又不是胸口碎大石,美女坐到柳下惠的胸膛上,这场景不好想象。按常识脑补一下:春秋时尚无胡床、板凳、椅子,人们都席地跪坐。按照柳下惠的性格,他应该是正襟危坐,美女能坐的更可能是上衣覆盖的大腿。他稍微苟且一下弯弯腰,美女就会坐到小腹上。

    日本有个著名的怀石料理,据说源自僧人饥饿难耐时把石头烘热,揣在怀里压在胃脘,以暂时缓解饥饿感。本来肠胃充盈才会饱胀,这么从外加力把胃肠压瘪了使其不空虚,类似画饼充饥,效果恐怕维持不了多久。此说貌似是以讹传讹,不大成立。确切地说,怀石料理起源于日本僧院在唐宋时期从中国学会的茶席。怀石怀的是玉——石之美者曰玉。老子说“圣人被褐怀玉”,讲究的就是外表不光鲜,内在品质卓越。怀石料理最大的特点是盛饭菜的器皿不精致,粗瓷黑陶一类,而饭菜精致讲究。

    空腹喝茶容易出现晕厥或出虚汗,俗称“醉茶”,所以在正式喝茶以前会先吃点东西垫补一下。怀石料理是为之后的茶席做铺垫,不是主角,吃的东西讲究突出食物的本味。一般有四道:先上一道羹,后演变为日式汤;第二道是脍,也就是生鱼片;第三道是“炙”,烤鱼或烤肉,也有的上天妇罗;最后是煮菜,清水加菜和肉。现在怀石料理已经喧宾夺主,从茶席的前奏变成主宴。菜式变得花样繁多,杯盘碗碟越来越精致漂亮,饭菜的口味却平平,根本失去了怀石的精神。再加上经过炒作,价格很贵,我吃过两次后,再不问津。

    毕竟比“褱”多了竖心旁,怀就有了动心的意思。用做及物动词,它包含形而上的、无形的存在,表示包藏在内心的欲望、情绪、情感、神灵、意识、才学等,于是有了怀疑、怀念、怀春、怀忿、怀仁、怀柔、怀慝、怀贰、怀恨在心、怀才不遇、心怀鬼胎、心怀叵测等词。当然还包括把内心投射到外在实物上,比如去国怀乡、怀旧。《诗经》中常有类似的诗句:“有女怀人”、“唯佳人之独怀兮”等。

    胸怀锦绣倒也罢了,如果藏在内心的东西是负面、阴暗的,比如不良的情绪、情感在心中纠结,这就让人难以释怀,时间长了,免不了会得心身疾病。中医有一套身心合一的理论体系和切实可行的治疗方法,能帮助人解除内心的苦痛,将蓄积在内心的有形瘀结化成无形的能量释放出来,将不良信息消除,让人们心怀坦荡,开怀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