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真二子





全真七子真实存在过。七子里最出名的是丘处机和马钰,都做过掌门;而丘处机知名度最高,因为他在推动全真道发展过程中贡献最大。







    第一次听说“全真七子”是1985年看“射雕”的时候。当时不太认字,把“七子”听成了“妻子”,再看电视更疑惑——六个道士加一个道姑。还记得这六个男人张口闭口“大丈夫顶天立地……”,人人争当大丈夫,也就懵懂理解了为什么每次出场都大打出手,大概是争风吃醋抢排名。稍长,消解了误会,也知道这七个人真实存在过。七子里最出名的是丘处机和马钰,都做过掌门;丘处机知名度最高,因为他在推动全真道发展贡献最大。

    尹志平在《清和真人北游语录》谈及马钰,说他道行最高。但马钰太注重个人“内丹”的修炼,无意花精力与时间发展教徒,营造宫观。他认为要得道,必须去奢从俭,克制欲望。跟他修道老遭罪了,什么都不能想不能要,最过分的一次是弟子要登高看看风景,他居然不允许,因为“人之所欲,修真之士不为”。又说,看风景危险,可能引发一场恶战:“你在高处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你说:你瞅啥!他说:瞅你咋地?!”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全真道没有办法壮大。

    马钰临终时对丘处机说:“吾殁之后,教门当大兴,四方往往化为道乡。”接棒的丘处机也确实做到了。他专业不怎么样,自述是师兄弟中最笨的,用了18年才得道。不过,他是七人中最善经营的。发展全真道的手段无他,就是攀附权贵,政教结合,相互利用。丘处机掌教后,把马钰的“无为”改为“无所不为”。比如,广收门徒造成舆论和社会影响。此人神通之处是天气预测,准确率堪比宋英杰。《长春真人西游记》记载的颇为神奇:1221年,大旱,4月,丘真人在北京作法求雨,“咵嚓”一声“雨大降”。徒弟担忧下午有事,这么大的雨怎么办?正想着,“俄而开霁”啦。“众喜而叹曰,一雨一晴,随人所欲,非道高德厚者,感应若是乎?”查了下,徒弟里没有雨神萧敬腾。笔者推断他如此灵验,不是萧敬腾,应是关节疼,每到雨季膝盖便肿胀不消,两条腿看着就像“中中”。

    送水工丘处机很快引起了朝廷的注意。大定二十八年(1188),金世宗召丘处机进京,问以养生之道,并命他居于万宁宫之西,以便随时召见。这直接抬高了全真道士的身价,也促进了全真道的发展——据《元一统志》,仅燕京及周边地区即有宫观百余所。道徒更是无数,《清虚宫重显子返真碑铭》称“东尽海,南薄汉淮,西北历广漠,虽十庐之聚,必有香火一席之奉”。

    势力庞大的全真道成为宋、金、元三国争取的对象。丘处机观察时局分析大势,判定宋、金寿数将尽,转投成吉思汗怀抱。1219年,丘处机被请去见正在西征的成吉思汗。他带着徒弟,历两年多的万里行程,终于在1222年到达西域大雪山。成吉思汗对丘处机的到来很是高兴,与其座谈时指出:长期以来,全真道始终高举爱国爱教旗帜,充分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在参与社会公益慈善事业等方面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希望全真道的领导班子认真贯彻国家的宗教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用实际行动维护宗教和谐、社会稳定,为建设现代化幸福中国作出积极贡献……

    其实并没有那些话。成吉思汗很实诚,他关心的是自己的身体:“有何长生之药以资朕乎?”丘处机也很实诚,说没有。曰:有卫生之道,而无长生之药,而“卫生之道”就是“清杂念、减私欲、心宁静”的养生之道。成吉思汗觉得有点寡味,不如看朋友圈,《老祖宗留下的一百个偏方》、《两头大蒜让你活一百岁》说得比老道详尽细致。
总而言之还是要拉拢这位宗教领袖。1223年,成吉思汗发圣旨,“教你天下应有底出家善人都管著者,好的歹的,丘神仙你就便理”,且“丘神仙底应系出家门人等随处院舍,都教免了差发赋税者”。有了统治阶级支持的丘处机,“玄风大振,四方翕然,道俗景仰,学徒云集”。宫观建造工作以空前规模开展,道观大得很,从门口走到大殿要调表,因为有时差。以至于走得膝盖肿胀不消,两条腿看着就像“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