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税捐款,报之以土产:日本流行为故乡纳税


文/库索
<<新周刊>>第480期



    日本人为故乡纳税,可以获得高级和牛、伊势龙虾、新鲜螃蟹及一日骑马体验、一晚民宿体验、一顿豪华夜景晚餐,乃至有人代你扫墓和抵消个人税金等回报。通过纳税得到的,远远比付出的多。



    这个秋天,当我察觉到新米上市时,并没像去年那样在Google上狂搜关键词寻找各地农家,而是直接打开了一个名为“ふるさとチョイス”的网站——在这个中文译名为“故乡优选”的网站上,刚刚在日本各地上市的新米选项有超过5000种。

    最终我以1万日元的价格,买下了新潟县三条市的10公斤装越光米——不是因为贪便宜,事实上这个价格比市面价要贵一倍,选择它另有隐情:如果我能赶在新年之前填写一张申请表寄到税务署,就能在明年要缴纳的住民税中减除8000日元,即是说我只花了2000日元,就买到了这10公斤米。

    把“ふるさとチョイス”视作当下日本最齐全的物产网站也不为过,从A5等级黑毛和牛到刚解禁的松叶蟹,从伊势龙虾到时令鲜鱼,从啤酒烧酒日本酒到乌冬拉面和洋果子,从餐具寝具洗漱用品到工艺品和化妆品,从温泉券、酒店券、购物券到烟火大会入场券……日本国内全部1788个自治体在此上传了超过10万件商品,并随季节变化不断进行更新。然而,“ふるさとチョイス”却并不是一个购物网站,严格来说,它陈列的不是“商品”而是“礼品”,它们都作为“故乡纳税”的回礼而存在。

    来到日本之后,最高频率地听到“故乡”一词,便是在“故乡纳税”这个说法里。所谓“故乡纳税”,其实是一种个人向日本各都道府县市区町村捐款的方式,在应援地方经济的同时,能抵消一部分个人税金,还能收到各地特色土产作为回礼。

    为了改善当下日本“都市人口集中”和“地方衰退”的问题,2008年安倍政权初推“故乡纳税”制度,如今已是第9年。它实在是太成功了,几乎成为一股经久不衰的流行风潮,日本总务省2016年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全国“故乡纳税”726万件,是前一年的3.8倍,而共计1653亿日元的总额,更高达前一年的4.3倍。

    当我们在给第二故乡纳税的时候,我们希望得到些什么?

    以“故乡纳税”之名,却不局限于故乡,可以向任何自己感兴趣的地方捐款,很多人会选择旅行时爱上的异地,或是土特产充满吸引力的某处,通过故乡纳税的方式,逐渐发展出“第二故乡、第三故乡、第N个故乡”。

    与那些泛泛的捐款形式不同,故乡纳税从一开始就明确了细致的资金用途以供选择,不会让人不明不白。在官网上,捐款用途大致分为以下几类:自然保护、高龄者、儿童及青少年、传承传统、NPO及各种团体支援、文化教育及生涯学习、公共设备、祭典活动、农林渔业、水产及工商业、医疗福祉、观光、运动、音乐、环境景观、国际交流、震后复兴……你也可以自行指定款项去处,例如“修复因地震而毁坏的桥”或“传统祭典运营费”等。

    有一个还算受欢迎的故乡纳税方案,来自岐阜县池田町,形式有点像众筹:需要在2016年5月16日至12月31日之间的230天里,筹集2400万日元,用来延续支撑当地人出行的养老铁道。方案里写明了这条铁道继续存在的理由:从100年前起,养老铁道就像当地人的双脚一般,连结着这个小小的乡村之地。但今天的情况又如何呢?由于人口减少和私家车普及,乘客从每年1300万人陡降至600万人,每年大约产生10亿日元赤字,濒临废线危机。如果养老铁道不复存在,当地住民将不能继续生活,尤其上通学的孩子们,将没有办法前往隔壁城市的高中上课,因此减少一个未来的选择项。为了留下住民生活的“双脚”,为了保卫孩子们的未来,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

    想要帮池田町人留住一条铁道,捐款金额从1万日元到100万日元均可,钱多钱少都能得到当地特产作为回礼:捐1万日元,可以得到岐阜县小麦粉和土鸡蛋烧制的点心或130年老铺出品的美浓茶套装;捐2万日元,可以得到池田温泉入浴券或一箱黑大蒜;捐4万日元,可以得到时令蔬菜水果组合大礼包,春、夏、秋、冬季各发一次货;捐5万日元,可以得到A5等级飞騨牛肉豪华套装或一次2人搭乘热气球体验;捐10万日元,可以得到两张池田町温泉旅馆的住宿券,可供4人使用,包含早晚两餐;捐100万日元,你将连续4个月收到最高级的飞騨牛肉,分为烤肉专用、火锅专用和寿喜烧专用……一边吃着肉,一边还能在官网上随时查看筹款进度,看到类似这样的实时数据:第52天,共计支援人数363人,达成金额6162001日元,达成率25.7%。

    在故乡纳税这件事上,人们不喜欢宏伟计划,而是专注于那些能引发自己共鸣的小事。有围绕地震复兴的方案,例如灾区熊本县八代市为了拯救某间温泉旅馆的筹款;有围绕传统和历史的方案,例如兵库县西脇市为了留下一所木造小学校舍的筹款;有围绕动物保护的方案,例如广岛县神石高原町为了将“犬类零杀生”推广到全国的筹款;有围绕文艺活动的方案,例如群马县中之条町为了举办乡村电影节的筹款;有围绕传统工艺的方案,例如佐贺县向世界推广传统工艺的筹款……

    东京墨田区有一个专门支援葛饰北斋美术馆开业的方案,距筹款结束还有13天,原本计划的8000万日元额度就已经超过8600万日元,108%超额完成任务——为此项方案捐款10万日元以上的,将获得在天空树上的高级餐厅享受一顿豪华夜景晚餐的机会。

    用2000日元换到的,远比用2000日元买来的多。

    故乡纳税另一个不同于传统捐款之处,在于它可以抵消个人税金。在日本工作和生活,每年都需要缴纳一次与收入挂钩的住民税,只要在故乡纳税可活用的上限范围内,将捐款额减去2000日元,余下金额全部可抵消住民税——例如某个年收入600万日元的人,每年用65000日元进行故乡纳税,便可将其中63000日元用作住民税抵消。

    故乡纳税是为了向故乡报恩吗?是为了应援地方经济吗?是,又并不完全是。很多日本人会根据返还的礼品来决定向什么地区捐赠,因为所谓的捐款,其实只捐了2000日元而已,在他们看来:“所谓故乡纳税,其实是一场能用2000日元换多少礼品的省钱大作战啊。”这就是为什么在日本的图书市场,不断会有各种“故乡纳税完全指导手册”出版,还明目张胆地和家庭主妇最爱的各种勤俭持家丛书放在一起。

    根据总务省最新提供的一份“故乡纳税排行榜”,宫崎县的都城市高居2015年年度榜首,紧随其后的是静冈县的烧津市。位于九州最偏远地区的宫崎县都城市,甚至很多日本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明明是全日本最容易被忽视的城市之一,究竟发生了什么,能在一年里吸引超过28万人,为它捐出了42亿日元的故乡纳税?

    这都归功于都城市告诉人们一个道理:用2000日元换到的,远比用2000日元买来的多。这个因为默默无闻而发愁的小城,从2014年起才立志要做“日本第一的肉和烧酒产地”,于是将故乡纳税的礼品集中为当地产的“宫崎牛”牛肉和“黑雾岛”烧酒——若捐款1万日元,可以获得两块220克的宫崎牛A4级牛肉,按照市面售价换算,同样分量的牛肉需要10560日元才能买到,返还率超过100%。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你捐出10000日元,得到10560日元的礼品,并且用其中8000日元抵消了住民税——请问你用2000日元换到了多少礼品?

    成功案例在前,效仿者众。有人总结说“日本全面进入故乡纳税的战国时代”,哪些地方不惜血本在力争上游一目了然:例如千叶县大多喜町,直接发放名为“故乡感谢券”的现金券,可以在当地各种酒店和旅馆、商场和购物中心,以及大多数娱乐设施和交通机关使用,还能用来购买汽油……捐款3万日元可以获得21000日元现金券,捐款10万日元可以获得7万日元现金券,返还率也达到70%。大多喜町距离东京近,附近又有天然温泉,因此一举成为东京人周末爱去住一晚的度假场所。一些地方开始和日空航空公司及东京高级餐厅合作,礼品就不局限于当地,变成了机票或东京洋气的一餐,例如若是为宫崎县小林市捐款1万日元,就可享用西麻布餐厅的一餐;若为宫崎县陵町捐款25000日元,则可以在银座享用一顿高级晚餐。
有一些地方,想方设法回赠一些市面上非常难买到,甚至根本就不流通的礼品。在山形县村山市,市长亲自拜访了当地的高木酒窖和六歌仙酒窖,这两家都是在日本清酒排行榜上位居前列的存在,尤其是高木酒窖的“十四代”系列,因为在市面上一瓶难求,常年有着“幻之酒”的称号。今年10月16日,村山市推出为50万日元的捐款者专门组合的礼品——高木酒窖的 “十四代秘藏酒”和六歌仙酒窖的“手间暇”一升瓶装10组套装,5天内目标募款额500万日元——这个方案最终筹到了700万日元,甚至有人一口气捐赠了200万日元。 同样在山形县,不远处的新庄市则致力于打造大手笔:找来当地获封“人间国宝”称号的大师,专门为那些100万日元以上的捐款者手工定制纯银艺术品。

    能用2000日元换到的,不局限于实物,也可以是一种体验。为长崎县松浦市捐款25000日元,用于创造当地就业机会,就可以在当地民居住宿一晚,感受乡村的广阔天地和涓涓清流,萤火虫在夏夜飞过,主人还会亲手用当地食材为你烹饪早晚两餐;为北海道东神乐町捐款2万日元,用于地域性活化企划,可以得到一日骑马体验;为静冈县静冈市捐款3万日元,用于保护三保松原,可以先去名物草莓园摘草莓,接着参拜东照宫,全程免费租车;为千叶县鸭川市捐款100百万日元,用于充实保健和医疗措施,可以得到一次三天两夜针对癌症的高级健康诊断……要想体验一点猎奇的?为熊本县八代市捐款5万日元,可以帮忙打扫你的家族墓地,还会在打扫之前双手合掌,有图有真相,拍照验货。

    北海道江差町年仅32岁的町长照井誉之介,被外界称为“日本第一年轻的町长”,也是唯一一位将自己包装成礼品一环的政府工作人员——若捐款15万日元用于当地文化观光事业振兴,你将得到一次在江差住一晚的旅游机会,由照井町长亲自担当导游,陪玩陪吃。也有上门服务的人海战术:德岛县佐那河内组建了一个“阿波舞出差小分队”,只要在德岛县内捐赠20万日元,四国地区捐赠150万日元,关东地区捐赠450万日元,这支包含了超过30位男女老少的队伍都将带着太鼓和三味线出现在你面前,表演一段30分钟左右的阿波舞。

    只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市长颜值尚缺,阿波舞售价太高,还是用2000日元换一顿大餐最实惠。我正写着这篇文章,故乡纳税的主页上就弹出一个11月刚解禁的“日本螃蟹特辑”。所以,我到底是该选择鸟取县的松叶蟹,还是石川县的加能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