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游戏背后的电竞生态圈


文/苏马
<<新周刊>>第479期
   
   

    游戏行业从PC转型到手机是一场量与质的飞跃,亿级玩家加入,直播平台兴起,越来越多95后、00后因为热爱手游而成为电竞职业选手,曾经萧瑟的电竞行业开始新一轮职业化浪潮。



    “5年前我一个月收入2000块,但是现在,通过《穿越火线》手游等项目,我的收入至少翻了100倍。不光是我,所有电竞创业者都应该有同感。”重回电竞圈,身为俱乐部CEO的马天元说。他被称为中国电竞骨灰级先驱,第一个拿到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G)金牌的中国人,几年前行业生存艰难,他不得不离开一线。

    在电竞低迷的2011年,王思聪开始收购战队,此后4年多,他投资了整个电竞产业链条,从游戏开发、赛事、电竞俱乐部、直播平台,到主播和周边产品。2016年第三季度,有9家电竞相关企业获得融资,规模近10亿元。连周杰伦都在去年11月成立了“MRJ”战队。电竞行业要在资本寒冬复苏了?

    “每天100万新增用户涌入这个游戏”,端游转型手游给电竞业带来蓝海。

    马天元是在一大群年轻人的狂欢中回到圈子的。

    10月22日下午2点,上海大雨,宝山区的星球影棚已经嗨翻,3个小时后,《穿越火线:枪战王者》(下文简称“CF手游”)首届超级联赛总决赛将在这里进行,马天元管理的SC俱乐部派出5名选手上场争夺冠军。从苏州赶来的大二学生易天奇在影棚入口一眼看到数百个同龄人正在左侧台阶上玩手机,从声音听来,都是和他一样的CF手游玩家。

    穿着游戏同款战服的“灵狐者”“兰”“潘多拉”等coser正来回走动,易天奇拍下她们经过的集装箱,没来的同学在手机里激动地回复:“X!好真!运输船里面出来左翼第二个拐点。”运输船是CF手游里最经典的战斗地图之一,也是当晚总决赛用图。

    不同装扮的女主播正在直播这场“超级火线趴”。CF名将、受邀担任嘉宾解说的白鲨觉得,主题里的“趴”字特别有意思。他说,观众不仅仅是来看顶尖的职业选手比赛,学学技术,更是来参加一个大派对。他们可以亲眼看到当红的解说和主播,也可以趁机和线上认识的玩家见面。

    与宅在家里的PC游戏玩家不一样,用手机玩游戏的人更喜欢参加派对,腾讯互娱《穿越火线》发行制作人陈侃说,作为经典枪战游戏,CF在PC时代的产品设计主要针对两类人,他们要么有一定游戏基础,要么对枪支文化特别热爱。现在要面对的是普通大众,包括零游戏基础、通过设备更新或口碑相传吸引进来的人。放在两三年前,这些人也许并不是CF的目标用户,但现在陈侃的制作团队必须照顾这些用户,“这个时候挑战会非常大,以前没有遇到过”。陈侃和团队耗时三年多,直到2015年12月3日正式推出CF手游。

    制作难度增大,但用户门槛降低意味着更大的市场。陈侃说CF手游推出首月新增用户达到3000万,“相当于每天有100万新增用户涌入这个游戏”,而到2016年7月下旬,CF手游注册玩家数已破亿。

    回想起来,陈侃认为去年年底是一个非常好的时间节点:“用户已经经过大量简单手游的教育,像我们这种相对复杂的枪战手游,以前市场机会没这么好。”他说,这几年手机网络及设备更新,为手游发展提供了理想的硬件和用户基础。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手机网民中,49%在手机上安装了游戏,日均打开次数3.3次,日均使用时长32分钟。

    俱乐部职业玩家的变现手段比传统体育明星还多。

    因游戏而聚的大派对,焦点必然是职业选手,他们代表了游戏最高水准。晚上5点多,决赛开始:一个是在各大赛事斩获无数荣誉的常胜将军“SC”,一个是打法灵活的战术大师“EP”。两支队伍的成员在技术上各有优势,《穿越火线》K.D(杀敌与死亡次数比率)排行榜上,SC三位成员分别占据第一、二、四名,EP选手占据第三名和第五名;爆头排行榜上,EP两位选手以41%的成绩占据榜首,前八强不见SC身影。

    但僵持并未出现,SC以3:0横扫EP夺冠,拿下50万元奖金。SC电竞俱乐部CF手游项目经理Kuben(本名罗沛)将获胜原因归功于“我们都很团结,也很努力,所以说我们是一只潜力股”。队长Kuben也是当晚上场的五名SC选手之一。比赛前,他带领成员进行了长达数月的线下训练和比赛。2016年1月,CF手游上线不久后,他便开始在游戏里寻找队员,较晚入队的“酱油”曾参加线上战队,并在早期的比赛中获得一些成绩。

    “以前那个队是网友组在一起,一共二十多个人,五湖四海见都没见过,也没有一起训练,要比赛了就临时从里面凑五个人,线上组队。”酱油说,刚开始大家热情很足,但没有一个核心的人带着他们走,后来天天吵,他于是申请加入当时已经小有名气的SC·CFM,即SC俱乐部里的CF手游战队。18岁的酱油去年高中毕业,一直没有找合适的工作,业余玩游戏消遣解压,进入俱乐部对他而言,不仅解决了游戏里的战队纠纷,有了强实力的固定搭档,还有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他和另外3名同龄队友分别从广东、江西、安徽来到成都,每周五天固定训练,一起在游戏里练枪、研究地图、分析战术、打比赛赢奖金……

    从娱乐来看,他们有了理想的游戏搭档、充足的游戏时间,还有专人指导技术,不断为他们设定清晰的目标。从现实来看,他们不再受限于学历,做着最擅长的事情,获得远高于原来的收入和关注。最重要的是,当游戏成为一份稳定的工作,他们不再被家人担心不务正业,反而获得认可。

    10月23日,俱乐部队员获得冠军的第二天,马天元便忙着联系游戏厂商以及广告客户,他想争取更多的品牌赞助:“礼拜一约了一个公司,他们应该愿意,现在玩CF的都是用苹果,安卓的份额他们难道不想要?”马天元既兴奋又焦虑,俱乐部前期获得了一些投资,也通过直播平台的合作得到部分收入,但金额有限,要给这些优秀的选手提供更好的环境,需要更多钱。

    “SC俱乐部现在势头很好,可以跟他们讲故事,移动电竞的市场很大。”一位同行给他打气,马天元点头赞同。前一晚庆功宴时,他跟俱乐部的几个项目经理交代,最近一个礼拜之内,着手准备商务洽谈,“一定要谈成,把大家的福利搞上去”。

    陈侃认为这事不难,作为这个游戏的制作人,他和团队一直提倡“可以触摸的电竞梦想”,即玩家玩到一定程度,可以加入俱乐部成为职业选手,获得与能力相匹配的稳定工资,并通过比赛等渠道进一步发展。

    “当他成为一个优秀的职业选手,会得到我们大量的曝光、包装、明星打造,让他成为电竞偶像。那他就会有很多粉丝,在现在的生存环境下,可以像白鲨那样做主播、解说、开俱乐部,或干其他事。”陈侃说,俱乐部与选手相互支撑,他们的变现手段比传统体育明星还多,只是现阶段收入的量级还没有足球明星、篮球明星那么高。

    一场超级联赛折射出整个电竞职业生态圈。
 
    CF圈名人白鲨的经历或许不能完全复制,但他给粉丝提供了一个参照的轨迹,这是游戏厂商愿意为白鲨们创造机会的原因。“他的不同身份,能让不同人对这个游戏产生期待。有人是从关注游戏认识了他,也有人是通过他风趣的解说、他的一些新闻,关注到游戏。这是一个互补。”陈侃希望,游戏生态中的职业选手或主播等红人,通过体系中的商业化包装,至少成为CF领域的偶像。

    “他们会构成游戏生态的一环。”陈侃介绍,这些都是从整个项目的长远发展来进行的必要投入,正如当天进行的超级联赛,光从门票来看根本不挣钱,但对整个CF项目生态圈意义重大。10月22日进行的超级联赛总决赛除了场地布置特殊,还邀请了斗鱼、虎牙、龙珠、触手、企鹅电竞等直播平台共10位主播亲临现场助阵。在这之前,各直播平台陆续进行了与CF手游相关的选秀,让用户争取亲临现场直播的机会,以此活跃平台。

    游戏与直播,显然是双赢。龙珠直播副总裁赵旭枫说,做直播要考虑的最重要问题是:什么样的内容能持续稳定地产出?“像奥运会这样的爆点内容当然好,但奥运四年才一次,更重要的是日常播什么。” 赵旭枫的选择是游戏,“游戏的内容,只要服务器开着,就一直在产出,每一局都会有新的惊喜,主播也不会觉得太辛苦。相比之下,排一个话剧,效果可能也很好,但周期和投入会很大。”赵旭枫介绍,游戏能源源不断地生产适合直播的内容,并且游戏直播主播的门槛较高,占有资源后不会轻易被模仿,俱乐部及职业选手则可以由此扩大影响并获得收益。

    腾讯互动娱乐市场总监廖侃认为,赛事体系、人才培养、直播合作三个板块共同构成CF手游的电竞生态圈:在这个电竞生态圈里,品牌可以通过赞助获得玩家的关注,直播平台能获得电竞赛事内容,广大玩家则借助超级联赛提升技术,甚至实现职业梦想。

    2016年9月,CF手游职业战队联盟成立,腾讯互娱向联盟中的职业俱乐部开放招商权益。战队除了打比赛获得奖金,生态圈建立初期还能得到腾讯互娱的补助。再加上品牌赞助和直播平台的收益,马天元们的日子会更有保证。

    马天元预感,电竞行业将迎来前所未有的良好生态,有了钱,选手们可以活得更好,不用像当年那样困窘,但钱多也并非百利而无一害,毕竟打游戏最开始是为了好玩,叫“电竞”也是希望游戏和其他竞技项目一样,有一种体育精神。